搜狐网站
读书频道 > 书友会

于建嵘:中国政体改革应从县级政府突破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作者:李国盛
2010年11月06日16:20

  编者按:最近“群体性事件”引起多方关注讨论,已经成为社会现象。让我们透过于建嵘的双眼观察中国社会最为敏感的地带。本期《抗争性政治》读书会另外几位嘉宾为:张弘、张耀杰、秋风。

    于建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曾在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浸会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进行过学术交流。已发表和出版过《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中国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等大量著述。

于建嵘

  于建嵘: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在于县

  于建嵘: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在于县,县级政权改革怎么改?从人大制度,人民代表开始。根据现在的法律规定,县级人民代表是选举的,共产党完全可以实行这一条。另外县级的权力,工商税务国土管理全部下放,但是法院和检察院的权力一定要上收,县一级和市一级法院的权力一定完全脱离地方,要通过司法制约我们地方党政。》》

 

现场网友

  于建嵘:各个地方过分强调了稳定压倒一切,我认为难以持续

  于建嵘:我想以信访制度为例,稳定压倒一切的思路当时是邓小平在国家特别的情况下提出来的。当时邓小平同时提出两个压倒一切,改革、发展压倒一切,但是各个地方过分强调了稳定压倒一切。为了这个稳定,各个地方政府投入大量的资源搞稳定,有的地方建了“飞虎队”,所以这一种稳定的状况下,我认为难以持续下去。》》

 

  张耀杰:抗争性政治是一个文明社会的一个基本的常态

张耀杰

  张耀杰:抗争性政治是一个文明社会的一个基本的常态,一个文明社会是允许抗争的。每一个人的权利受到侵害,他有权利申述、表达、抗争。不要认为抗争性政治多么可怕,它是一个常态的文明的是允许任何人用合法的,法律允许的方式抗争的。》》

 

  张弘:当公众生活中处处不满,泄愤事件控制不了

张弘

  张弘:于老师所说的社会泄愤事件,不是一个偶然性的事件,它是一个社会群体共同的情绪到了某一个临界点的时候,一种集体的爆发,所谓的事件只是触发的偶然很小的力量,人们把这种心理和情绪全部爆发出来了,然后有了一些不理性的行为。当一个社会群体,当他的不满情绪,比如在生活中处处都让心里极度不满的时候,所谓泄愤的动机就出来了,偶然的机会触发的时候就会把这种情绪爆发出来,不管多重的控制,我想是控制不了的。》》

 

  秋风:大多数学者有充足经费而不愿面对社会现实

秋风

  秋风:大多数学者仅仅是因为他们拿到了充足课题经费不愿意面对这些社会现实问题。学界对于时代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背着身,而没有像于建嵘教授这种始终面对这个问题。》》

 

  于建嵘:地方政府动用武警的理由是保护重点工程

  于建嵘:90年代农民抗税的时候有地痞流氓黑恶势力介入。那个时候农民税费最多几百块钱。农民抗税的时候,中央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动用警力。现在因为有巨大的利益,地方政府会动用武警的权力,他动用的理由是保护重点工程。另外,现在我们有些人讲维权并没有为农民利益着想,很多人想把事情搞大了为了自己出名或者获利,这个时候就感觉到农民是一个工具了。》》

 

  于建嵘:乡村选举没什么意义,县级自治是关键,台湾也是如此

  于建嵘:乡村选举没有多少意义,讲心里话,因为它不是一个完整政府结构,中国的县是一个完整政府结构,有法院、检察院,所以我倒认为中国要改革要从县一级开始。当年孙中山改革的目标就是县政自治,台湾也是这么做的,台湾全部做县一级自治,这又是方向又是策略。实际上我们这些人是基于我们真正判断,不是怕炸坝。炸坝现在也炸不了,没办法。》》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李国盛)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我要找书 原创    连载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