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性别是条毛毛虫:变性人于夹缝中寻找新定义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第11页 :

  我们为何不发问

  我知道一定还有其他的孩子——不论男孩或女孩——曾经站在卧室的镜子前,被这个充满懊恼的地狱俘虏。但我们自己无法理解这一切,无法将所作所为诉诸言辞。于是,人们给我们造出了替身,并且很快渗透进了艺术和传媒的各个角落:诗歌、舞蹈、音乐、雕塑、绘画、电视、电影——在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当中,都可以见到性别暧昧不明或者性别与众不同的人的形象,这些形象全都不是我们自己塑造的,这些形象从来无法表达我们的心声。

  主流文化倾向于通过强化刻板印象,来对少数群体实施殖民和管控——对跨性别群体亦是如此。我们遭到取笑,但我们不会因此恼怒,我们不会团结起来发出抗议之声,因为,我们还是散沙一盘。这一切即将改变。

  我们从来不曾适应男性/女性、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的文化二元论。我们是些小丑,是性的客体,是无数小说中神秘不可捉摸的人物。我们是精神病患者,是凶手,是充斥电影的犯罪天才。观众们很少亲眼看到跨性别者的真实面容。他们听不到我们的声音,看不到我们书写的文字。太久以来,我们跨性别者都在玩着一种躲藏的游戏,戴着面具出现在城镇中,并且在被发现真实面目之前逃遁。我们绝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们是谁,因此,我们也从来无法发现彼此。这一切现在即将改变。

  你瞧,当我们走进一家餐馆看见另一个变性人,我们把头转向一边,假装我们不存在。我们没有会心一笑,也没有暗中眨眼,没有给个信号,或者握一下手。我们无法那么做。我们仍然在孤独中颤抖,害怕被识别出来,我们甚至在自己同类在场的时候,也仍然感到孤独。

  沉默等于死亡。

  ——ACT-UP① 口号

  温驯羔羊的沉默

  仅仅呼吁“出柜② 吧出柜吧,不管你身在何处”是无法让不计其数的跨性别者真正出柜的。在我们声称出柜是一种选择之前(而我也相信出柜是必然的一步,我们都会有跨出这一步的那天),必须先让跨性别者开始相互交谈。向他人出柜的第一步乃是向自己的同类出柜。

  在我开始处理自己的性别转变之前,我在主流文化当中算得上是个金卡持有者。从所有的表象来看,我是个异性恋、白人、身体健全、中产阶级的男性。正是我在男生更衣室里听到的那些讥讽,让我一直和自己的变性欲望作着斗争。我看到人们在谈起像雷妮•理查兹或克里斯丁•乔根森这样的变性人之时,笑得发抖。我太了解《花花公子》杂志对温迪•卡洛斯的采访是多么让人感到恶心。我目睹了卡罗琳•科西是如何被北美和欧洲的媒体糟蹋得一文不值。杀鸡儆猴。我们当然沉默是金。

  1969年夏天,我开车穿越美加两国,一路就睡在我的大众牌旅行车里,我把这辆车叫做“疯子约翰”,约翰是我的表演课老师。那时的我是个嬉皮男孩,长发过肩,衣着绚烂:珠子项链,束发带,喇叭裤。在南达科他州我开进一个州立公园想在那儿露营过夜。一群小混混出现在我的营地上,开始找我搭讪。我没理他们,他们便走开了。那天深夜,我在睡袋里醒来,发现一只手放在我胸口,一把刀横在我眼前。“也许我们想操你一把,姑娘。”这个男人说。他用刀滑过我的脸,我能感觉到它的寒冷和锋利。“也许你应该在我们操你并且揍扁你之前从睡袋里出来。”之后,我独自一人待在黑暗里,只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我收拾营地离开了。

  第二年夏天,我又一次开车旅行,这次开的是辆大众面包车。我避开了人烟稀少的路线:吃一堑,长一智。但是,更多的跨性别者却没我这么容易就逃过一劫。

  作茧自缚

  另一个让跨性别者保持沉默的原因则是我们的文化将变性欲望视为一种疾病,一种只能被沉默所治愈的疾病。

  以下便是这个过程:我们被告知我们是真的生病了,我们得的是一种可以被诊断而且有可能被治愈的疾病。由于这种对我们境况的医疗化,“易性癖者”必须接受精神医师的治疗,之后才能获得接受进一步的性别重塑手术所必需的医学许可。一旦我们去看医生,我们就会被告知,只要我们成为两性之中的任何一员,我们的疾病就将得到治愈。我们被教导不要泄露自己的变性人身份,除非一些涉及私密的特殊情况。这一切难道不奇妙吗?在这个文化中寻求精神治疗的“易性癖者”被置于一种体系当中,这个体系给他们贴上了疾病的标签,而对变性欲望这种疾病的治疗方式,居然就是谎言、躲藏或保持沉默。

  好几个咨询师和另一些跨性别朋友都告诉我,我必须要自己发明一个曾是小女孩的过去,我必须要编造一系列作为小女孩的童年往事,我必须要学会这么说:“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小女孩,我一辈子都在撒谎,为了成为那个男孩、成为那个我早就知道我当不了的男人。现在,我正在朝着自我同一迈出巨大的一步,我好不容易才能正视自己的变性欲望,这才能够开始接受精神治疗,而此时,我被教导说:“死也别承认你变过性。”

  对变性欲望的治疗方法就是撒谎。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们无法细述自己的生活、细述我们对性别的感受;在精神治疗过程中,我们无权认为自己是变性人。

  或许另一种疗法会对我更有帮助。要是我没有念念不忘如何成为一个女人,要是我的精神医师没有对我生命中那些手术永远改变不了的部分耿耿于怀,那么,我可能会对变性经历更加坦然。但结果是,最后媒体的曝光迫使我去谈论自己变性的事实,这种面对真相的方式痛苦至极。

  ——卡罗琳•科西,《我的故事》,1992年

  另一个促使跨性别者保持沉默的原因则是跨性别亚文化本身的一种迷思。这个迷思认为,两三个变性人聚在一起,别人就更容易识破他们是变性人——这样他们就无法蒙混过关了。我可不信这一套。

  我认为,变性人相互回避,因为我们都戳到了彼此的痛处。

  我们每个人,不论是不是变性人,都从小形成了一种世界观——以此让我们的经验变得可信,使我们的存在变得合理,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具备的疯狂辩护。不是变性人的大多数人可以把自己的世界观泊靠在文化的规范之上,而所有的杂志、电视、电影、电子讯息公告栏以及与日俱增的无数传媒手段都会宣扬这种世界观。

  而变性人在这个文化中既得不到媒体公正而准确的呈现,也得不到社会的尊重,所以我们的世界观是在孤独中形成的。孤独之中,我们摸索得出自己遗世独立的缘由。迄今为止的所有关于跨性别经验的文献都无法帮助我们形成一种与其他跨性别者一致的跨性别世界观,因为迄今为止的所有性别理论和变性理论都不是由变性人自己写成的;不是变性人的作者们,无论多么出于善意,也不过是在努力让我们嵌入他们的世界观之中而已。而跨性别者早在幼年就已开始学习如何向自己解释性别了。

  十岁或十一岁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在地下室玩儿,藏身角落,无人打扰。那里有一把旧椅子,我在上面安上了各种电线、盒子以及仪表:它是我的性别转换机。我会坐在椅子上,拨动表盘,只需轻轻一按,我就开始了一场想象中的冒险。我幻想自己是个小女生,而且通常是个豆蔻年华的女同性恋,就像南希•德鲁或者长袜子皮皮那样。

  多数变性人选择相信世界上只有男人和女人、没有中间地带的理论:他们赞成性别体制。曾几何时,我亦如此——我只是知道我必须二选其一——因此,在我的世界观里面,我觉得自己是个错误:一件需要被修理的东西,修好了才可以天衣无缝地放进其中的一个类别里。

  变性人自己发展出来的世界观有着非常微妙的差异。只需和几位跨性别者交谈一下,你就会发现,从前看似寡淡无味的性别概念,其实是多么丰富而细腻。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频道 http://book.sohu.com/20131112/n390010307.shtml report 39801 书封 书名:性别是条毛毛虫作者:(美)凯特•伯恩斯坦廖爱晚译出版社:新星出版社作者简介:凯特•伯恩斯坦(KateBornstein
(责任编辑:李倩倩)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