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性别是条毛毛虫:变性人于夹缝中寻找新定义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第12页 :

  在和其他变性人的接触中,我们带入了对自我存在的独特解释,而其他的变性人也毕生都在建构他们自己存在的理由。相见之时,如果我们的世界观迥然不同,那么我们就会威胁到彼此对这个世界的基本信念——我们会威胁到彼此。所以,与其不欢而散,不如老死不相往来。在我写下这一切的时候,情况已经开始改变了。变性人和其他的跨性别者终于坐在一起,彼此了解,彼此对照——而我们发现,原来是主流文化出了问题。因为共聚一堂,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开始接纳自己、接纳彼此。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开始向这个要求我们缄口不言的文化发出抗议。

  我们所处的这个文化倾向于牺牲掉经验的个性,以保障一种可被更多人接受的共性。结果,我们有了麦当劳,却吃不到真正可口的食物;我们到处修建度假旅馆,却找不到一个真正宜人的家;我们整天读着《今日美国》这样的无聊报纸,却看不到针砭时弊的时评和社论。如此情形,俯拾皆是。

  我们的灵魂充满了各种可能性,但是,我们把自己拴死在既得的社会身份和归类之上,以方便向更多人推销自己。我们使用那些最不会发人深省的头衔,也许,我们正是如此成为男人或者女人,并且对此身份甘之如饴。

  要把我们从这种文化所强加的羔羊式的沉默中解放出来,首先就要让跨性别者开始彼此交谈,诚挚提问,洗耳恭听。

  神话和迷思

  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跨性别亚文化也正在形成之中;随之出现的,是关于性别流动和性别模糊的一些常见说法。以下便是几例:

  ☆我们是神的选民。

  这是许多群体的观点,而非跨性别者的独创。这个观点让我感到不安,而我通常也会主动脱离任何一个自诩和至高无上的力量颇有渊源或者受其惠顾的群体。

  ☆我们是正常的男人和女人。

  真的存在正常的男人或女人吗?我的想法是,只存在人,而人的性别是流动的,但是关于正常的规范使得人们不停地挣扎着去相信一种幻觉,相信自己属于某一种性别。所以,如果有人经历了性别改变,然后挣扎着保持一个新的僵化的性别,那么这个人就正常了。这就是我对此迷思的理解。

  ☆我们是比原生男人或原生女人更优秀的男人或者女人,因为我们是经过努力之后才办到的。

  这个我可不确定——我认为每个人都得努力,才能成为男人或女人。跨性别者可能只是对其中辛苦更加心知肚明,如此而已。认为某些人比另一些人更优越的想法,根本就不是一种充满爱和包容的想法,而是一种旨在制造压迫的想法。

  ☆我们罹患了一种无可救药的疾病。

  并没有。

  ☆我们被错误的身体所囚禁。

  我理解很多人会如此解释自己手术之前作为一个跨性别者的生活经历,但我相信这只是为了符合文化的期待而随手采用的一种经不起推敲的比喻罢了,这并不是对跨性别感受的诚实反映。人们其实短于用喻,所以一旦有个比喻还算差强人意,人们就不再追索下去了。是时候让跨性别者开始追索新的比喻了——这样才能让更多生活在迂腐性别里的人理解我们的生命。

  ☆我们受尽了各种剥削利用。

  说这话的人真是自命不凡,而且不知人间冷暖。我是从一个还没做手术的、中产阶级白人男跨女变性人那里听到这个说法的,此人自己就还是个医生。我猜她大概不了解非裔美国人当中那些少女妈妈的悲惨生活,更别说另外一些处境更惨的族群。变性人确实在这个等级制的社会中遭受着诸多苦难,但也不要井底之蛙地以为我们是唯一受苦的人。

  ☆存在一个跨性别社群。

  有人曾问我,跨性别者的社群是否就像男女同性恋者的社群那样。我说不是,因为男女同性恋社群是基于亲密关系的对象,而跨性别就不一样了:它是基于身份——和自我相关的认同。这是一种更加内在的东西。这群人聚在一起是因为都怀着对自我的追问,这个群体的状态和别的群体很不一样。

  ——戴维•哈里森,和本书作者的交谈,1993年

  我们还处于跨性别社群的草创时期,当前,我们只能说有一小撮人在自己的生活中体现出了性别的不同形态。我非常有兴趣见证这个社群接下来的发展,尤其是当我想到哈里森上面那番对个人以及群体状况的类比。现在,反抗社会压迫的力量正在点滴积累,而且通常是和各种各样的男女同性恋社群一起存在的。

  我已经发现在一些男跨女性别逃犯的群体中存在着一种等级制度,这种等级是根据你恰好穿什么样的鞋来确定的——高跟儿鞋还是“锐步”运动鞋。

  手术后的变性人(也即那些已经接受生殖器手术,并且全部时间以另一个性别角色生活的人)高高在上地俯视着——

  手术前的“易性癖者”(也即那些全部时间或部分时间以另一个性别角色生活,但尚未接受生殖器手术的人)又瞧不起——

  跨性别者(也即那些以另一个性别角色生活,但很少或根本不打算接受生殖器手术的人)又受不了——

  人妖(我的一个人妖朋友如此自述:“大波,长发,浓妆,再加一根屌”)嗤之以鼻的是——

  扮装王后(也即那些偶尔以穿着各式女装为乐的男同性恋者)又嘲笑那些——

  公开的易装者(他们通常是些异性恋的男人,公然展示他们自以为是的女装形象)又可怜那些——

  尚未出柜的易装者(也即那些无法公开进行变装行为的人)又对手术后的变性人鹦鹉学舌。

  与上面这些中产阶级白人的例子相比,女跨男的群体以及一些我所知道的劳工阶层的跨性别俱乐部似乎在成员身份和出席要求方面都更加宽容一些,在俱乐部的规定和成员的互动方式上也不那么等级化。但是,几乎没有哪个群体可以呈现性别越界的完整光谱,很不幸地,大家仍然以男跨女和女跨男为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渴望回家,回到那个我们从未去过的地方——它半是回忆,半是想象,却在脑海中萦绕不去。社群。在那里,我们可以满怀热忱地交谈,我们不必欲言又止。在那里,人们会用坚定的握手迎接我们的到来,人们的目光会随着我们的抵达而焕发光彩,人们的欢呼会随着我们成为主人而高涨。社群意味着我们的力量会因为需要完成的工作而联结。社群意味着当我们飘摇不定,我们将能找到鼎力相助的臂膀。我们在那里得到疗愈。我们在那里享受情谊。那里是我们的自由乐土。

  ——斯塔霍克,

  《黑色之梦:魔法、性和政治》,1982年

  我很乐意哪天成为一个社群的成员。多年来我迟迟没有改变性别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将会成为一个局外人。所有类型的跨性别者在一点之上都有共通之处,那就是我们都违反了一项甚至更多的关于性别的律法:我们的共性在于我们都是性别逃犯,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把我们井然区分的企图(你是易装者,你是扮装王后,你是人妖,诸如此类),无异于把固体的定律强加给液态的物质:正是流动这一特性让我们彼此联结。正是这种不息的流变和持续的涌动,造就了这个日新月异、海纳百川的跨性别社群。

  我将会甘愿成为一个社群的成员,但前提是这个社群以这种永恒的变化作为自己的原则;成为一员意味着要遵守更多规矩,但是围绕性别而订立的任何规矩都让我心有不甘。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频道 http://book.sohu.com/20131112/n390010307.shtml report 39801 书封 书名:性别是条毛毛虫作者:(美)凯特•伯恩斯坦廖爱晚译出版社:新星出版社作者简介:凯特•伯恩斯坦(KateBornstein
(责任编辑:李倩倩)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