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性别是条毛毛虫:变性人于夹缝中寻找新定义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第8页 :

  男性变装者既是同性恋又是娼妓,这是一个常见的错误概念。事实是,我所认识的大多数变装者都有一份主流的工作、事业或专长,结了婚,而且是异性恋。

  主流文化倾向于将它周围的亚文化拼接成一些便于管控的单位。因此,主流文化的成员常常把非传统性行为的实践者和非传统性别角色及性别身份的扮演者视为同类(就连性行为和性别亚文化的成员自己也会有这种观点)。任何企图瓦解性别系统的努力,都需要考虑这些人为的亚文化联合体,如果剪断了导致这种联合体的概念纠葛,这个联合体本身自会瓦解。

  无论如何,只要我们相信性倾向的分类仅仅是由性别决定的——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那么我们就是在探寻真实的性偏好的过程中自欺欺人。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相信性别的分类仅仅是男与女的二元构造,那么我们就是在探寻真实的性别身份的过程中自欺欺人。现在,就让我们暂时把性行为放到一边,回过头来谈谈性别吧。

  欲望

  从前,我并非一个没有魅力的男人。人们对我变性的反应往往包括一句抗议式的语言:“你以前好帅啊!”现在,当我已经在不男不女的地带逡巡多时,仍然有人被我吸引。刚开始,我的反应是恐惧,我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才会被我这样的怪人所吸引?”而当我克服了那种对于跨性别的内在恐惧之后,我开始对欲望、性以及身份感到好奇。当我谈论抛弃性别的必要性之时,听众们常常一脸惊恐,仿佛在问:“那欲望和吸引怎么办!”他们想要知道:“你怎么可能具有跟性别无关的欲望呢?”他们振振有词地说,性行为和性别的概念是和欲望现象盘根错节的呀。所以,我开始探索我和欲望之间的跨性别的关系。

  当我开始以女性身份生活五个月之后,有一天早上我醒来,觉得状态很棒。我穿好衣服准备去上班,出门前照了一下镜子,我喜欢我的模样——终于!我开门出去,发现有两个工人在走廊上,其中一个正要敲门。他看见我时神情一振,“哇”,他说,“你今天看起来真漂亮!”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卡车前灯猛然照射的鹿。我真的尚未做好准备去接受人们的恭维。直到那一天,我都还不懂如何回应一个被我吸引的男人——这是我从未学过的一种仪式。

  对我而言,欲望就是想要体验某种不曾体验过或目前不在体验着的事物或人。通常,我需要一个和体验所发生的情境相匹配(或正好不相匹配)的身份。这种情境可以是任何东西:一次浪漫的交往,一场网球比赛,或者运河上的一次乘船旅行。在运河船游中,我可以恰如其分地作为乘客,或者船员。在网球比赛中,我可以作为选手、观众、特许经销商、裁判、场地工作人员。而在一次浪漫交往中,我为了获得一个恰当的身份而需要做的事情似乎不那么明确,但我仍然需要某种身份。鉴于这个文化中多数的浪漫关系或性事都是由伴侣的性别来定义的,所以,浪漫关系中最恰当的身份是性别身份,或者相当于性别身份的东西,比如性别角色。性别角色可以是T、婆、上位、下位——这些都是进行表演的方式。因此,即使没有性别身份本身,某些行得通的身份也可以拿来用。而当我们游戏身份之时,我们也是在游戏欲望。为了让自己在某人面前显得有魅力,我们会调整我们的身份,或至少是身份的外表——这其中也包括性别身份。

  我喜欢没有身份,它给我很大的玩赏空间;但它也让我感到晕眩,没有着落。当我厌倦了没有身份之后,我就会找一种身份;具体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只要它可以被别人辨识就好。我可以是个作家、是个恋人、是个心腹密友、是个婆、是个上位、或者是个女人。我退居定义之中,就当是在标示我的领地,告诉自己“退一步,海阔天空”。通过承认“我是什么”,我也宣布了“你不是什么,所以你不在我的领地之内”。我就这样获得私人空间。性别身份是自我定义的一种形式:一个我们可以退居的去处,从中我们偶尔拾得些许独处,同时也能够有限地操纵欲望。

  我们的文化对欲望着了迷:欲望驱使着我们的经济。我们直言不讳地声称要刺激对商品和服务的欲望,所以我们每天都被商业广告狂轰滥炸,不挑起欲望不罢休。在生活的各个角落,对欲望的强调都在泛滥,这毫不令人惊奇。当我建议消除性别这个系统之时,听众们一片惊恐,这也毫不令人惊奇。性别定义着我们的欲望,而我们一旦没有了欲望就会不知所措。或许,文化越是看重欲望,性行为和性别之间就越多纠缠。

  作为一种练习,你能够回想起上一次遇见一个性别暧昧不明的人,是在什么时候吗?这个人是否对你有吸引力?而如果你得知这样的人自认为非男亦非女,那么,被这个人吸引的你又算是什么呢?甚至如果你们将要接吻?做爱?那样的话,你会因此变成什么人?

  我记得在旧金山的一次男女同性恋作家大会上,我在一个小组讨论中问了和上面相同的问题。因为听众都是男女同性恋者这么一个以性倾向来定义的群体,我于是打算和他们开个身份的玩笑。我问道:“如果我戴上假阳具和你做爱,那会让我变成什么人?”参加讨论的卡罗尔•奎因脱口而出:“你是怀念从前了吧。”

  05

  幕间:女同问题

  《问题》:有件事真的很让我惊奇,就是当你还是个男人的时候,你是异性恋者,至少以身体的性别来讲的话。你以前觉得自己是个藏在男人身体中的女同性恋吗?

  凯特:我并不觉得自己像个男人。从来没有。我只是在“当”一个男人,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从各方面来看,我都只是在扮演男人的角色罢了。扮演一个男人的社会角色。社会身份上我曾经是个男人。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男人。

  《问题》:相较于以前和异性恋女子在一起,你现在和同性恋女子在一起的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凯特:真是个好问题!在我仍在“当”一个男人时,我和女人的关系中有更多人为设定的“男性角色”和“女性角色”,而且这种角色是一分为二的。多数时候,我们都假定有一种模式,一种特定的异性恋模式,而那种模式现在看起来挺愚蠢的。现在,我和伴侣之间存在更多的协商,更多的对话,而女人的角色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同时,异性恋关系中存在一种距离,人们会觉得另一半到底不是自己人,所以深入不下去,贴心不起来。但是在一个女同关系中——我猜想男同关系也差不多,虽然我不能确定——伴侣之间有更多的相似性,所以更为亲近。

  《问题》:男人对你有过吸引力吗?

  凯特:我曾经对男人有过幻想。但有没有被男人吸引过?有过一个(看着贾斯廷,两人都笑了)。那是一场暗恋,连我自己都搞不懂。“这是什么?”我那时无可救药地迷上了贾斯廷,简直着了魔。我对他的感情到此为止,我明白自己很爱他,觉得自己和他很亲近。但是更进一步,没有。我从来没被男人吸引过。手术之前我和男人有过性经验,手术之后当然就没有了,我并不喜欢。但我仍然有幻想,而且很有趣,有时我和女朋友做爱也会轮流戴上假阳具——这不同于当个男人或者演个男人——而我会低头看看,然后说:“哎呀我记得这个东西!”(全场爆笑)我的恋人则说,和她别的女朋友比起来,我对这玩意儿更在行。反正就是很好玩。(笑)

  女同社群中的接受度

  《乳胶之味》:女同社群对于你作为一个变性人女同性恋者的态度是怎样的?你希望被接纳吗?你得到接纳了吗?

  凯特:有一群女同性恋者,她们五六年前曾经和一名变性人女同性恋有过不愉快的经历,然后她们遇到了我。之前的那个变性人曾经企图挑起一场权力斗争,以便掌握当地那个规模不小的女同组织。这一举动遭到了强烈的反弹,有人回敬道:“你不就是个男人嘛!”后来我又出现在她们面前,所以她们的反应可想而知了:“小心,又来一个!”一开始别人不知道我是变性人,等她们发现了,她们就会说:“哦,我懂,不就是男人的过剩能量嘛,我都能从你身上嗅出来!”那当然不是很好的态度。比我年轻的女同性恋者倒是更接受我。那些二三十岁的人,她们不像我自己这一代人那样,老是吹毛求疵。

  现在这个倒是不那么重要了。看不惯我的人我就不和他们玩。仍然有人有意见,他们说:“你不是个真女人。”我答:“没错。”然后他们问:“那你怎么可能是个女同性恋呢?”而对我来说,这些问答才是重要的。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人们思考:什么是女人?什么是男人?我希望有人能为我回答这个问题——那会让我的日子好过许多。我可以开始另一种游戏。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而实际上也不存在简明扼要的规则。

  规则还是存在的,而且,还能找出规则手册呢。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频道 http://book.sohu.com/20131112/n390010307.shtml report 39801 书封 书名:性别是条毛毛虫作者:(美)凯特•伯恩斯坦廖爱晚译出版社:新星出版社作者简介:凯特•伯恩斯坦(KateBornstein
(责任编辑:李倩倩)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