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爷爷毛泽东:毛新宇赞扬爷爷骨头和鲁迅一样硬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第5页 :毛泽东野外露宿锻炼胆量

  毛泽东在一师时养成的这种不动笔墨不读书的良好习惯,后来几十年坚持不废,从现存的毛泽东读过的大量书籍中,随处都可以看到他圈圈点点、朱墨纷呈的斑斑笔迹。在延安那样的艰苦岁月中,毛泽东仍然阅读和批注了大量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著作以及其他政治、经济、哲学、历史、文学、军事和不少自然科学书刊。有的书他反复研读过多次,每读一次就用一种颜色的笔在上面圈点、勾画,作一次批语。有些后面的批语又是对前面批语的批判和补充。批阅较多的哲学著作,就有10余种,其中《辩证法唯物论教程》批注的文字最多。这部论著的两个版本,毛泽东从1936年11月至1937年4月,仅半年时间就用毛笔、红黑蓝铅笔在书眉和空白的地方写下了13000多字的批语。除批注文字外,书的原文中毛泽东都分别加了直线、曲线、曲线加直线等各种符号。所有的批注文字都是用娟秀的行草体书写的,字迹俊逸清新,书写流畅,令人惊叹。

  毛泽东躬行的这些为学之道,使他受益颇多,也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1918年夏,毛泽东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他后来回忆说:“我没有进过大学,也没有留过‘洋’,我读书最久的地方是第一师范。第一师范是一个好学校,替我打好了文化基础。”

  “特别”学生

  毛泽东在第一师范住校时,深受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特别是他那种不屈不挠、敢于抗争的性格,在一师颇为有名。毛泽东常对人说,丈夫要为天下奇,即读奇书,交奇友,创奇事,做个奇男子。同学们用谐音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毛奇”。毛奇(Moltke)是德国一个很有学问的军事家。

  在当时,第一师范也算是座较开明的学校,但学校仍奉行师道尊严;先生是绝对的权威,学生必须唯先生之命是从。但毛泽东却不是这样,他依照合己的善恶标准,绝不屈从。袁仲谦先生是前清举人,一连几年教毛泽东国文。他非常赏识毛泽东的文章,称其“大有孔融笔意”。毛泽东也很尊重他,借鉴他多读、多写、多思、多问的学习方法,还听从他的劝告,将自己梁启超式的报笔文体转变成韩愈式的古文体。但毛泽东对他守旧而专制的作风很反感。有一次,毛泽东在作文的后面写了句“×年×月×日第一次作文”,袁仲谦看后说:我没要你写这句话就不要写,强命毛泽东重抄一遍。两次催问,毛泽东都没有理会。袁仲谦便气冲冲地将那页撕了。毛泽东起立质问,并要同袁仲谦一道到校长那里讲讲理,袁仲谦无言以答。最后,在再抄一遍时,毛泽东仍加上了这一小句。又有一次,一位工友做错了事,袁仲谦破口大骂不休,毛泽东从路旁经过,深为不平,大声说道:“哪里这样恶,要这样骂人,有事可以好好说嘛!”袁仲谦只好住口了。

  驱赶校长张干更是轰动全校的一件事。1915年上学期末,省议会颁布一项新规定,秋季伊始,每个师范生要交纳10块钱的学杂费。这对大多数穷学生来说,是一个可观的数字。有人传说,这一规定是校长张干为了讨好当局而建议的,再加上原来由四师并入一师的同学要多读半年书,心里早有不满情绪,于是发生了驱赶校长张干的学潮。在九班同学发动下,全校很快罢课,并四处散发传单,揭露张干不忠、不孝、不仁、不悌。毛泽东认为这还没有击中要害,要把他从校长的位置上拉下来,就要揭发他对上阿谀奉承,对下专横跋扈,办学古板,贻误青年。于是他在一师后山君子亭起草一个传单,并派人在印刷厂印刷,清晨在学校里广为散发。省教育司派督学来校调处,要求学生复课,学生不同意,大声称“张干一日不离校,我们一日不上课”。督学无奈,只得说,“这个学期快完了,你们还是上课,下个学期张干不来了。”张干大怒,要挂牌开除包括毛泽东在内的17个带头“闹事”的学生,后经杨昌济、徐特立、方维夏许多先生再三说情,才免于开除,改为给毛泽东记大过处分。而张干最终被免职,张干离校后说,在学校只有校长开除学生,学生开除校长,这是第一次。

  另外,毛泽东除少数几门功课,比方杨昌济先生讲的课及国文课去听外,一般肤浅和浪费时间的课程,他根本不去上课,而专读自己选读的书。学校碍于校规,认为他是品行不正,也几次决定要开除他出校,都是经一些器重他的品性正派教员的阻挠,才未能实行。

  毛泽东在一师求学期间,不但受一些教员器重,而且同学们对他也十分敬佩,称他为“毛伟人”。毛泽东主持学友会的工作后,他反帝反军阀的决心,出众的组织才能和胆识,更为同学们所倾倒。最能说明毛泽东深受同学们推崇的,莫过于1916年7月全校的“人物互选”一事。“人物互选”是当时学校考查学生学业和操行的一种办法。互选的条件包括德育、智育、体育三方面近20个项目。选举的办法是:各班同学在本班教室举行,每人最多投3票,每票只能选举一人,被选对象不限本班,列举项目必须名实相符。全校11个班400多人参加选举,当选者34人,毛泽东得票最高。在德、智、体三个方面都有项目得票者,只有他一人。在德、智、体三个方面所包括的纲目中,毛泽东得票也最多,有敦品、自治、文学、言语、才具、胆识等6项。而其他当选者只有两人达到4项,多数都只在一个方面得票。“才具”一项,只有毛泽东和另一个同学得票;而“胆识”和“言语”两项,则为毛泽东所独具,评语是“冒险进取,警备非常”。

  选举结束,同学们议论开了。有的说:“毛泽东得票最多,的确是应该的。”有的说:“我们的‘毛伟人’真有‘咬菜根’的精神,不讲吃,不讲穿,心里想的,口里谈的,都是怎样改造国家社会的大事。可惜人物互选的项目,就没有哪一项包括得了。”

  后来,毛泽东在谈到这段读书生活时说:“我在这里——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度过的生活中发生了许多事情,我的政治思想在这个时期开始形成。我也是在这里获得社会行动的初步经验的。”

  忧国忧民的“时事通”

  毛泽东在湖南一师求学期间,正是中国政治局势最为激烈动荡的时期。清王朝已被推翻,复辟与反复辟、专制与共和之间的斗争不断反复,各地军阀割据一方,连年混战;在思想领域,民主与专制,尊孔与反孔新旧两派斗争日益激化,以《新青年》为代表的启蒙思想家脱颖而出,在古老的国度里勇敢高举民主、自由和科学的大旗;外部世界的局势也动荡不安,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得正酣,西方国家虽不能倾力掠夺中国,但挂着各种各样外国旗帜的船舰在湘江随时可见,尤其是东方日本对中国虎视眈眈,中华民族依然危在旦夕。怀着强烈爱国心的毛泽东时刻关注着中国和世界局势的发展和变化,时刻思考着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

  当时,毛泽东最为关注的是劳动人民的疾苦和中国社会的政治状况。为了时刻掌握时局的发展变化,他天天阅读报纸。他自己曾说:“我在长沙师范学校的几年里,总共只花了160块钱——其中包括我的许多次报名费;在这笔钱里,大概有1/3花在报纸上,订阅费每月约1元。我还常常买报摊上的书籍和杂志。父亲骂我浪费。他说这是把钱挥霍在废纸上。可是我养成了读报的习惯,从1911年至1927年上井冈山时为止,我从没有中断过阅读北京、上海和湖南的日报。”据他当时的同学周世钊回忆:“第一师范学校学生自习室的西头有一间可以容几十人同时看报的阅览室。湖南、上海、北京等地的几十种重要报纸,每天都被安置在报架上面。来这里看报的学生很多,而毛泽东每天必到,一看就是一两个钟头,并注意分析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和变化。”“他常用饭后、课余和空当时间去看报。看得特别认真、仔细;有时一张报纸可以看上一个钟头;有时把地图带到阅报室,看看报纸,又看看地图;有时把报纸上面所载各国城市、港口、山岳、江河的中文名称,译成英文。他对同学说,这是一举三得的事,就是明了时事、熟悉地理、学习英文。第一师范的同学大都称他是‘时事通’。如果有不明了的时事问题,找他一谈就解决了;如果在自习室、运动场找他不见,常常在阅报室可以找到他。晚饭后,星期天,他喜欢和同学们谈时事,他分析世界的政治、军事形势,是那么详尽,那么明晰,是那么有根有据!特别是谈及列强如何侵略中国,中国为什么被侵略而不能反抗,青年对救国应负的责任之时,同学们的情绪,随着他有感情、有鼓动力的谈话,时而兴奋,时而激昂,时而愤怒!”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世界各国列强开始相互厮杀。毛泽东由于勤于阅读报纸和书籍,掌握了大量的时事,所以同学们都喜欢听毛泽东评述国际时事政治。有一次,他与萧三在街上相遇。在返校的路上,毛泽东详细地向萧三分析了奥国皇太子怎样在塞尔维亚被杀,德皇威廉二世怎样出兵,德俄、德英、德法怎样宣战,凡尔登如何难攻,英法如何联盟,美国如何乘机大发横财,日本又如何趁火打劫对中国山东的侵略……他说得有时间、有地点、有充分的根据。萧三听了后又钦佩,又惭愧。1915年5月,毛泽东在得知袁世凯接受了日本提出的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后,他毅然在由一师学生集资刊印,反对卖国条约的言论集《明耻篇》一书的封面上写下了16个字:“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表达了自己决心雪耻救亡的坚定意志。

  湖南是南北军阀的交战地区。1916年夏,长沙、湘潭一带烽烟四起。面对这种军阀混战的局面,毛泽东心中十分悲苦,想起来“不觉泣下”。7月18日,他在给萧子升(萧三的二兄)的信中介绍了军阀混战的情况,分析了湖南各派军阀的关系,畅谈了自己对时势的看法,深为湖南的局面而“愤愤不能平于心”。

  由于毛泽东熟读报刊,对时局的发展往往能作出准确的判断和预测。1916年,日本大隈重信政府基础动摇,当时,国内报刊传出大隈重信内阁将要改组的消息。大隈重信是制造“二十一条”的罪魁,许多人希望他下台后日本的对华政策会有所改善。但毛泽东却在7月25日给萧子升的信中说:“无论何人执政,其对我政策不易。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国劲敌!”而且断言:中日之间,“20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而国人犹沉酣未觉,注意东事少。愚意吾侪无他事可做,欲完自身以保子孙,止有磨砺以待日本”。

  21年后,也即1937年,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爆发。证明了这位当时年仅23岁的师范生的预言。

  游学千里忧民众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中国古代有关治学之道上一句流传很久、影响很广的话。毛泽东,这个中国农民的儿子,在长期的劳动实践和广阔的天地中汲取过丰富的营养,更能体会到读书与行路(实践)的相互关系。1915年,毛泽东在给同学萧子升的信中说,读书,不但要善于读“死”的书本,还要善于读“活”的书本;不但要会读“有字之书”,还要会读“无字之书”。而所谓读“活”的书本,读“无字之书”,就是要深入社会实际,参加社会活动,拜人民群众为师,了解他们的生活,学习他们的经验。

  不过由此也带来一个问题,要搞社会调查就要解决出门的食宿问题。毛泽东在一师上学是最为节省的学生之一,即使这样,他身上所剩的钱也是寥寥无几,哪里够他们出门远行的呢。经济问题成为阻碍他搞社会调查的首要问题。毛泽东后来回忆说:“有一天我读到一份《民报》,上面刊载着两名中国学生旅游全国的故事,他们到达了西康的打箭炉。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想效法他们,可我没有钱,我想我应该试着在湖南旅行一番。”既然《民报》的这一则新闻大大地鼓舞了他,既然他已决定在湖南进行他的社会调查,毛泽东和他的伙伴们主要的就采取了“游学”的方式。游学,是旧社会有志读书但经济困难的学问人一种寻师求学的方式。其主要办法是遇到学校、商店或有名望的人家,就作一副对联,用红纸写好送去,求得一顿饱饭、一夜留宿或几个赏钱,其实质是一种变相的行乞。在长沙求学时,毛泽东就当过好几次“游学先生”。1917年7月的一天,毛泽东找到他的好友萧子升和准备回安化老家度暑假的同学萧蔚然,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两萧听后非常兴奋,决定第二天就去实践。这样,几个分文没有的穷学生在一天清晨,开始了他们的长途旅行。

  毛泽东一行出了长沙小西门,刚登上行程,滔滔湘江就横在他们的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怎么办?游过去!毛泽东自幼练就了一身好水性,晚年尚能横渡长江,一条湘江岂在话下!但同行者并不全会游泳,况且他们都还带着行李,弄湿了怎么办?那么,只有乘船了。当时湘江上根本没有桥梁,不会游泳,只能坐船。湘江上摆渡的小船来来往往,倒也方便,坐一次两个铜板,收费也算便宜,但即使是这两个铜板,毛泽东他们也拿不出来,因为他们身上一文钱也未带,是地地道道的“游学先生”。怎么办?他们商量了一下,先过去再说。船到江中央的时候,船舱中走出一位端着盘子的姑娘,挨个向乘客收费。姑娘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毛泽东满脸歉意地说明了情况,表示日后一定会加倍偿还。但船老大固执己见,非要收钱。这时候,幸亏几位乘客愿意代为这3个学生付上船费,才免除尴尬。下了船,毛泽东他们对同船的人们表示了谢意,继续前行。

  渡过湘江之后,他们走了一天的山路。一直走到太阳西斜,总算来到了一个村庄。山路边,开着一爿小小的饮食店。这时毛泽东和同学们打听到小店后面的山坡上,住着一位姓刘的绅士,清朝时做过翰林,后来告老还家。他对诗文很有造诣,家中生活也很富裕。于是,毛泽东和同学们便想了一个办法——写一首诗送给刘先生,用含蓄的语言表明来访的目的。经过商量,毛泽东和同学们很快地写好了一首诗:“翻山渡水之名郡,竹杖草履谒学尊。途见白云如晶海,沾衣晨露浸饿身。”诗中的“名郡”、“学尊”都表示了对刘氏的尊重,“白云如晶海”更是赞誉了他能摆脱俗事的缠绕,隐居高山云海的脱凡品格;“翻山渡水”、“竹杖草履”、“沾衣晨露浸饿身”则清楚地反映了学子们求学的艰辛和目前的处境。诗写好后,签上了他们的真名,并装在写着“刘翰林亲启”的信封里,通过门房送到了刘家。刘先生读了他们的诗,非常高兴,在书房里亲切地接见了这3个青年,同他们谈论了古典经籍及其注疏问题,并赠送给他们一个包着40个铜板的红纸包。他们拿出其中的几个铜板,饱饱地吃了一顿晚饭。

  毛泽东一行就是这样,一路走,一路想办法克服困难,继续前进。从长沙出发后的第5天,一路奔波劳累的毛泽东等人来到了好友何叔衡的家乡杓子冲。在家休假的何叔衡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老同学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何叔衡详细介绍了家乡农民的苦难。毛泽东听后,感触很深,联想到一路的辛劳和所见所闻,他感叹道:坐在课堂空发议论真是不行啊!不出来看一看,真不晓得种粮食的艰难;不挨饿,也就不晓得穷人的痛苦!

  毛泽东一行在考察中十分注意广泛接触各方面人物,深入了解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他们一行三人,来到宁乡沩山密印寺。沩山是一座佛教名山。自唐代起,这里已是香火袅袅、善男信女不断,有许多庙宇和尚。他们拜访了寺里的方丈,询问了全国的寺院、和尚的数量和分布情况以及佛教方面书籍的出版情况,还和方丈讨论了佛家的经义和老子、庄子的经典,参观了佛殿、菜园、大厨房、斋堂和寺中的其他地方。他们在这里受到了很好的礼遇。老方丈与他们共进晚餐,众僧人纷纷请他们在扇子上和卷头上题字留念。

  此后,毛泽东一行离开宁乡到了安化县的司徒铺,萧蔚然回了家,毛泽东就和萧子升两人继续“游学”。在去安化县城的路上,毛泽东和萧子升曾露宿河滩。以沙地当床,石头当枕,蓝天为帐,月光为灯,老树为柜,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毛泽东和萧子升到了安化县城,查阅了《安化县志》,到东华山瞻仰了农民起义烈士墓,调查了清代黄国旭领导的农民起义。他们在安化县还有一个三顾夏先生的故事。安化县劝学所所长夏默庵时年64岁,是一位饱学先生。他早年毕业于清代两湖学院,学识渊博,专治经、史之学,著有《中华六族同胞考》、《默庵诗存》、《安化诗抄》等,喜吟诗作对。但夏先生性情高傲,一向不理游学之人。毛泽东两次求见,均被拒绝,但他并不灰心,又第三次登门。夏先生见来人态度诚恳,只得开门相迎。但他还要试试来人学问深浅,于是写了一条原对放在桌上。上面写着:“绿杨枝上鸟声声,春到也,春去也。”毛泽东看过,便以“清水池中蛙句句,为公乎,为私乎”相对。夏先生眼看着毛泽东写完,不禁大吃一惊,对联胜过出联,而且气势非凡,还带有火辣辣的批评味道,自感有愧,连声赞好,并给他们提供食宿,同他们彻夜长谈,临别前还赠送他们8块银元。毛泽东在安化县城游览了孔圣庙、培英堂、东华阁、北宝塔等名胜古迹,观赏了古代计时工具“铜壶滴漏”,并在北宝塔的第七层塔壁上挥毫题词:“伊水拖蓝,紫云反照;铜钟滴水,梅岭寒泉。”还给县城的“鼎升泰”、“谦益吉”、“云集祥”等商店送了对联。离开安化,两人又到了益阳、沅江县城。到沅江县时正值当地发生水灾,看着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凄惨景象,毛泽东心情十分沉重。

  毛泽东和萧子升在那里待了四五天,8月16日,他们回到了长沙。打开包袱一看,还有两块多钱的剩余。为了纪念这次有意义的活动,他俩还特意穿着旅行时的草鞋和衣服照相留念。这次历时一个多月的游学,行程达900多里,足迹遍及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等地,毛泽东的收获是巨大的。他由此获得了丰富的社会生活知识,和农民也有了更加深入的接触,对中国农村的现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游学”的艰辛也使毛泽东磨炼了意志,增加了战胜困难的勇气。

  后来,毛泽东曾回忆这次经历说:一年夏天,“我开始在湖南徒步旅行”,“没有花一个铜板。农民给我们吃的,给我们地方睡觉,所到之处,都受到款待和欢迎”。他还有一次回忆说:“考察时萧子升放不下架子,只写对子,不送对子,我帮他听差,只好去送对子。人家拿钱,一块也好,一串也好,我总不争,不受对子只拿钱的我就不要。”

  在一师期间,类似的游历还有多次。1917年12月下旬,毛泽东一人从长沙步行到浏阳文家市铁炉冲陈绍休同学家里,他和当地农民共同挑水种菜,对农民宣传反对封建、破除迷信的道理。他平易近人,语言通俗,没有一点架子,远近的农民都来找他,每天晚上陈家挤满了农民,他们都愿意和“毛先生”谈心。1918年夏初,他还与蔡和森一道前往湘阴、益阳、岳州等地,徒步周游洞庭湖畔部分地区进行了一次社会调查。这一次,他们沿途了解各县的地理环境和风俗习惯以及农民的生产、生活情况,地主和佃户的租佃关系和收租、交租方式,贫农所受的压迫和剥削情况等等。回来后,他还将沿途的见闻、感想,用通俗、生动、幽默、风趣的文字,写成一篇篇通讯,寄给《湖南通俗教育报》。

  这些游学活动,使毛泽东深入广泛地了解中国社会,尤其是广大农村的实际情况,在他的革命道路上产生过积极而深刻的作用。增强了他不怕困难、吃苦耐劳的精神,培养了调查研究的作风,为他后来担负中国革命和建设的领导重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野蛮”其体魄

  毛泽东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锻炼身体的重要性。12岁那年他害了一场大病,人变得十分瘦弱,他便开始锻炼。辍学在家两年多的体力劳动,才使他变得壮实起来。以后,随着使命感的日益增强,他对身体的锻炼也日益重视。毛泽东深知,要在有限的一生中,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首先必须有一个强健的体魄。1916年12月,他在致黎锦熙的信中曾谈到德、智、体三者的关系。他提出,“德、智所寓,不外于身”,“一旦身不存,德、智则随之而离矣!”就是说,一个人的品德和智慧,都是建立在身体这个客观物质基础之上的,一旦身体不复存在,品德和智慧便无从谈起。所以,在一师期间,他既是全校最积极的体育活动的倡导者,也是全校最顽强的锻炼者。

  毛泽东的体育锻炼涉及很多方面,采取过很多形式。远足、爬山、露宿、风浴、雨浴、六段操运动这些都是毛泽东经常从事的体育活动。

  首先是远足。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经常走出校门,走向社会,走向广阔的天地,既接触了社会,学到了学校里学不到的知识,又开阔了胸怀,陶冶了情操、增强了体魄、锻炼了毅力。1917年9月16日是个星期天,毛泽东与张昆弟、彭则厚从学校出发,过河到渔湾市,然后沿铁路步行,日落时分,到达目的地昭山脚下。昭山是一座秀丽的山,山上有一座寺庙,叫做昭山寺。寺内有三四个和尚,松柏森森,钟声悠悠,香火袅袅,佛灯闪烁,非常玄妙优雅。毛泽东一行三人从山后攀石头台阶上山,来到昭山寺,希望和尚能让他们留宿山寺。和尚起初不肯答应,他们三人便打算在树丛中露宿。后来和尚突发慈悲,允许他们在寺内借宿,他们心中十分欣喜,整整一天中近50里跋涉的疲劳竟消除殆尽。晚饭后,他们三人一起从山正面跑下,到湘江去游泳。游完后回到昭山寺客房休息,但毛泽东一行三人全无倦意,在屋内说说笑笑,直到深夜。

  除了远足之外,郊游简便易行,更是毛泽东经常性的运动项目。毛泽东曾经组织过一个“星期同乐会”。每逢星期日,他就邀集一批朋友到长沙郊外的金盆岭、银盆岭、猴子石等地去散步。在中秋之夜,他和朋友们还坐上划子,绕着水陆洲,在湘江中流赏月,吟诗作赋,流连忘返,直到深夜。

  毛泽东还有意识地选择野外或校园露宿,以锻炼自己的胆量。他常邀请一些同学至橘子洲头及岳麓山上的爱晚亭、白鹤泉等处露宿。夜幕降临,百鸟归巢之后,他们便围坐在一起谈人生,谈民族国家的前途。直到夜深之后,他们才各自在草地上找一块地方露宿。睡觉时,他们彼此拉开一定的距离,以保持空气的清新。这个习惯,他们一直坚持了很久,下了霜还在进行。

  毛泽东还特别喜欢爬山,认为这不仅能扩大肺活量,增强体魄,更能激发他攀登不止、蓬勃向上的精神。长沙湘江对岸岳麓山是毛泽东经常去的地方。岳麓山挺拔奇秀,面临湘江,攀登其上,令人心旷神怡,有离尘脱俗之感。山上有一副对联十分形象地描绘了这种意境。对联是:“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有一年,整整一个暑假,毛泽东和蔡和森、张昆弟三人都住在岳麓山上,在山顶爱晚亭读书、休养,各自只带着一条毛巾、一把雨伞和随身的衣服,每天只吃蚕豆饭一顿,既废朝食,也不晚餐;既锻炼了身体的耐力,也节约了开支。每天除了锻炼身体之外,就是读书、看报以及谈论和思考问题。

  游泳可以说是毛泽东最喜欢、最擅长的体育活动项目了。游泳,不单能强健他的体魄,更激发了他的自信和意志。毛泽东很小的时候就时常在屋前的池塘里游泳。到长沙后,一师前面的湘江,江宽水深,成为他时常畅游的地方。他常常邀集蔡和森、张昆弟、陈绍休等人,到南湖巷和橘子洲头游泳。橘子洲,又称水陆洲,以盛产橘子而著名,湘江由南而北奔流,至长沙市的西南郊,被橘子洲分为东西两流,直到市的西北郊才又汇合。洲上树木葱茏,菜园嫩绿。洲的东面是长沙市,西面是郁郁苍苍的岳麓山,风景十分秀丽,站在洲上,举目四望,心旷神怡。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便经常在橘子洲头游泳,畅谈,赋诗言志。有时候一游就是一整天。毛泽东的泳技好、胆量大、耐力强,他不但能横渡湘江,还能从猴子石游到相距近10里的牌楼口去。不过,也发生过危险。有一次,毛泽东游泳将要到达对岸时,被大浪冲入木筏下,幸好被一个同学救了出来。解放后,与老同学谈及此事时,他诙谐地说:那次如果不是亏了一个同学搭救,我险些“出了洋”。

  毛泽东不仅在夏日游,而且“直至隆冬,犹在江中”。1918年的3月,春寒料峭,凉意沁人,大家的身上都还穿着鼓鼓囊囊的棉衣。这时,上海《教育》杂志主编李石岑应邀来第一师范讲演。李先生既是当时一位有名的学者,又是一位游泳专家。李先生讲演之后,毛泽东就请他到湘江现场教授游泳技术。到了橘子洲头,李先生做示范动作之后,毛泽东便带着30多个人一鼓作气地跳下水去,一下子游了三四十分钟。关于他们游泳的事,罗学瓒和张昆弟的日记中有多次记载。毛泽东后来写下的词句:“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就是对当时他和30多个同学在湘江游泳的动人场面的真实写照。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频道 http://book.sohu.com/20131211/n391619068.shtml report 117030 书封 书名:爷爷毛泽东作者:毛新宇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内容简介:对于当今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毛泽东始终是他们心目中伟大的领袖,他们生活的欢乐和痛苦、事业
(责任编辑:李倩倩)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