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爷爷毛泽东:毛新宇赞扬爷爷骨头和鲁迅一样硬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第6页 :创立新民学会

  冷水浴也是毛泽东在一师时养成的良好习惯。这个习惯得益于恩师杨昌济先生。杨昌济先生不但学识渊博,思想开放,而且在生活方式上,反对腐朽糜烂的封建生活方式,提倡民主科学、奋发向上的新生活。他常年行冷水浴,冬天也不间断,得到一师许多同学的效仿,毛泽东就是最坚决的仿行者,在一师的几年里,他几乎一年四季坚持不懈,纵然是天空下雪,池水结冰,仍然坚持进行。有人问他为什么能坚持不辍,他说,只要有决心和毅力,就能坚持到最后。

  六段操运动是毛泽东融各种运动之长,在实践中创造的一套运动操,包括手、足、头部、躯干、拳击与跳跃等动作,共6段27节。每天清晨,做完冷水浴后,他做一遍,临睡又做一遍,天天如此,终年不绝。毛泽东还坚持雨浴、风浴、雪浴。有一次,在一个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的夜晚,毛泽东鼓起勇气,顶风冒雨,登上岳麓山,然后又从山顶跑下来,遍体湿淋淋地来到了山下蔡和森的家里。蔡伯母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这是为了体会《诗经》上“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勿迷”这句话的情趣,并借以锻炼身体和意志。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则静立于旷地,任凭雪落。

  1917年下半学期至1918年上半学期,毛泽东担任第一师范学友会总务(实际负责人)兼教育研究部部长。他主要倡导两件事:一是学术研究,一是体育锻炼。为了把体育活动开展起来,毛泽东想了很多办法,提了很多好的建议。由于他办事有方,善于发动和组织群众,终于使学校的课外体育活动搞得生气勃勃。

  毛泽东在青年时代不仅顽强刻苦地进行体育锻炼,而且还孜孜不倦地进行体育理论的探索和研究。说来很有趣,毛泽东这样一位后来举世瞩目的革命家、政治家、思想家,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却是体育论文。1917年4月1日,《新青年》上刊载了一篇《体育之研究》,全文约7000字,署名二十八画生。这个“二十八画生”,就是毛泽东,是杨昌济把他的文章推荐给陈独秀的。他在文章里开宗明义,把体育和国力联系起来。他认为:身体是知识和道德的载体。在中学和中学以上,应该实行德、智、体“三育并重”。针对重文轻武的颓风,他提出一个口号:“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可以说,《体育之研究》主要不是对体育这个运动形式的研究,毛泽东是想借此提倡武勇世风和充满朝气的奋斗向上的人生观。

  这期间,他在日记里写下了后来十分著名的话:“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许多年后,他对自己在一师期间所进行的顽强的体格和意志磨砺,记忆犹新:“我们也热心于体育锻炼。在寒假当中,我们徒步穿野越林,爬山绕城,渡江过河。遇见下雨,我们就脱掉衬衣让雨淋,说这是雨击浴。烈日当空,我们也脱掉衬衣,说是日光浴。春风吹来的时候,我们高声叫嚷,说这是叫做‘风浴’的体育新项目。在下霜的日子,我们就露天睡觉,甚至到了11月份,我们还在冰冷的河水里游泳。这一切都是在‘体格锻炼’的名义下进行的。这对于增强我的体格大概很有帮助。我后来在华南多次往返行军中,从江西到西北的长征中,特别需要这样的体格。”这一切,也造就了他的伟人品格,形成了他担负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重任的基础。

  浑身是胆

  辛亥革命后,军阀逐年混战,地处南北军事要冲的湖南受了兵荒马乱之苦。长沙更是首当其冲。毛泽东在长沙求学时期,就曾亲自经历过许多次兵灾战祸,他沉着果断,不畏强暴,组织领导一师校友智缴了北洋军阀败兵的枪支,首次显露了他的军事才能。

  1917年7月,孙中山率海军南下,在广东成立军政府,树起“护法”旗帜,与段祺瑞的北洋军在湖南展开争夺。在这种你来我去、兵马不停的环境里,长沙省城自然是很不安全,一些贼匪也趁机作乱。应时势所需,学生们也不得不拿起武器来“护校”。早在1916年秋,为奉行所谓“军国民教育”,第一师范就曾组织起一个营的学生自愿军,进行一些简单的军事训练。毛泽东有过半年正规军事生活的经验,对自愿军的训练很积极,也很在行。1917年下学期,毛泽东就被选为学友会的总务,负责领导全校的学生自愿军,“分夜梭巡,警卫非常”。但当时的所谓“自愿军”的武器不过是一些上操用的木枪。

  1917年11月,段祺瑞政府的北洋军傅良佐部在桂军的压迫下弃城逃走,长沙一时成了真空,城里没有任何军队,只有一些警察。市内一夕数惊,学生、教员同市民一样深恐发生意外变故。正当此时,北洋军第八师王汝贤的部队由湘潭、株洲向长沙溃退,这些溃兵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市民闻讯后十分害怕。11月15日战事逼近长沙,情况极为紧张。省城及四乡秩序大乱,北军三五成群,公开奸淫掳掠。一师地处长沙南门,紧靠铁路旁,溃军正要路过这里。这时有一部分北军约3000人,退到猴子石地方,在河边徘徊。猴子石离第一师范只20来里路,形势是很紧急的。学校里大家颇为慌张。一师全校同学集中礼堂,听学府作报告:南郊有作战危险,全校师生须集体到城东5里外阿弥岭暂避,速做准备,听号令出发。但是过了很久,出发号令取消。后来才知道,是学友会总务毛泽东力言留校可保险,离校倒有危险;并且说,学校如果空虚,败兵就会进来。大家听从了他的主张,没有外出避难。这时毛泽东挺身而出,把“学生自愿军”,特别是同学中的体育运动员们组织起来,保卫学校。他们把教室里的桌椅板凳都搬出来,堵住所有的门,作为障碍物,准备应战。胆小的同学们及某些教职员都伏在后面寝室的天井里,不敢动一动。全学校的人员都听从毛泽东的指挥。

  溃兵为什么仅在城外徘徊而不入城?毛泽东分析后认为,他们不了解城里的情况,不敢贸然行动。这些溃兵又慌又累,可以设法将他们赶走。于是,毛泽东联络附近的警察分所的警察,利用他们仅有的几支真枪,以少数人扼守校后妙高峰上,并迅速组织学校自愿军中胆子较大的一部分人,拿着木枪,分成3队,绕道分布在猴子石附近的几个山头上,对溃兵形成居高临下的包围之势。黄昏时候,等溃军距离不远时,毛泽东命令警察放一排枪,其余持木枪的就鸣放爆竹,并且向溃军大声呼喊:“傅良佐逃走了,桂军进了城,你们快缴枪吧!”溃军不明虚实,经过派人交涉,为数3000余人的部队,终于将枪缴了。毛泽东派人将溃军引到第一师范前坪,并亲自喝令他们放下武器,又命令他们全体后退几十步。于是全校几百个同学都来收拾枪支,搬进校舍去,结果堆满了一礼堂。当晚溃军就在学校前坪露宿,第二天早上向商会(商人害怕溃军进城抢劫)借得现银,给溃兵每人分发4元,遣散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北洋军混成旅就这样被解决了,不仅第一师范校舍没有破坏,全长沙城也得以免于骚扰。事后,学校的师生们都说:“毛泽东浑身是胆。”但毛泽东的大胆却不是盲目蛮干,而是基于对情况的明了和事先的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同班同学邹蕴真曾问他:“万一当时败军开枪还击,岂不甚危?”毛泽东回答说:“败军若有意劫城,当夜必将发动,否则,必是疲惫胆虚,不敢通过长沙城关北旧,只得闭守于此,故知一呼必从,情势然也。”很久以后,在一次闲谈中,毛泽东笑说,自己搞军事,恐怕那才真是第一次哩。

  有了这次经验后,1918年南北军再战,张敬尧部侵入长沙时,毛泽东更是从容地领导同学们组织“警备队”,他担任队长,警卫全校。在城中秩序混乱,南军溃兵行劫时,“警备队”曾经准备联合其他学校组织学生保安队,巡逻街市,维持秩序。后来因张敬尧已率部进城,才没有组织起来。在这几次大的兵灾中,第一师范的学生自愿军,还组织了一个“妇孺救济会”,到街头救济遭受兵灾的妇女和儿童。1918年4月间,湘东战事仍很紧张,长沙城内风声鹤唳,居民都不敢睡觉。毛泽东又领导由学生自愿军所组成的警备队负起保卫学校的责任,学校才得以照常上课。《一师校志》上曾有一张当时护校学生的照片,载“学生捍卫学校异常得力,因摄影以留念”。这张照片上还写着:“戊午上期,本校教职员学生弦歌不辍,几不知有兵祸云。”就是对当时毛泽东领导学生自愿军保安护校所取得的良好效果的记载。

  创立新民学会

  自辛亥革命以来,中国的政局像走马灯似的变幻莫测。在经历了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护国战争、护法战争、军阀混战和帝国主义列强的蚕食鲸吞之后,中国已是四分五裂,极其黑暗和混乱。在如此内忧外患、风雨如磐的局势面前,毛泽东没有彷徨,没有失望。他不仅博览群书,广泛地吸收新知识、新文化,而且开始从事大量的实践活动,为他思想的进一步升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1913年至1918年,毛泽东在湖南第四师范和第一师范连续上学达五年半。当时,由陈独秀发动的新文化运动正逐步进入高潮。此时,在思想界和知识界影响最大的是一份叫《新青年》的刊物。这份由北京大学教授陈独秀主编的刊物是在1915年9月15日创刊的,原来的名字叫《青年杂志》,从第二期起改名为《新青年》。《新青年》以它旗帜鲜明的“民主与科学”的口号成为文化思想界的一面旗帜。毛泽东是在老师杨昌济的介绍下喜欢上《新青年》的,并很快就成为它的热心读者。在《新青年》的影响下,毛泽东的思想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逐渐认识到,要救国,以前他崇拜的康梁变法是行不通的,社会必须要进行根本的改造。他特别赞赏的是陈独秀、李大钊在反封建斗争中的勇敢和彻底的精神。他曾说:“《新青年》是有名的新文化运动的杂志,由陈独秀主编。我在师范学校学习的时候,就开始读这个杂志了。我非常钦佩胡适和陈独秀的文章。他们代替了被我抛弃的梁启超和康有为,一时成了我的楷模。”

  随着新文化运动影响的日益广泛,各地开始陆续出现一些进步社团。北京有邓中夏、王光祈创立的“少年中国学会”,武汉有恽代英、黄互生创立的“互助社”。在长沙,毛泽东认识到了组织社团的必要。早在1915年秋,毛泽东就以“二十八画生”的署名,向长沙各个学校发出《征友启事》,征得了一批追求进步的青年朋友。当时省立女子师范学校的校长还误认为这个启事是为了找女学生谈恋爱的,后来还特意打听才得知“二十八画生”原来名叫毛泽东,是个品学兼优、受到师生称赞的好学生。征友是为了共同寻求真理,救国救民,改造社会。他们这一批志趣相投的知心朋友经常在一起纵论古今,交流心得。他们探讨的中心问题就是“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在这样严肃认真的反复讨论中,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国内的新思想、新文化已经发展起来了,再过静的生活和孤独的生活是不对的,应该追求一种动的生活和团体的生活。于是在1917年冬,由毛泽东提议,大家一致赞同成立一种新的严密的组织以利于更深入地讨论时政,特别是能通过这一组织来更好地推动社会的发展。

  1918年4月14日,是个星期天。在和煦的春风中,13个青年聚集到了岳麓山下刘家台子蔡和森的家中,这里有和毛泽东一起“游学”的萧子升,也有毛泽东通过《征友启事》征来的罗章龙,还有他们的老大哥,已经执掌教鞭的何叔衡等人。一个崭新的革命团体——新民学会,在毛泽东等人的精心筹划下诞生了。会议通过了由毛泽东等起草的章程,确定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还提出了“不虚伪,不懒惰,不浪费,不赌博,不狎妓”等信条。同时,章程还对学会的组织机构、会务活动、会址、会费及新会员入会手续等具体问题作了规定。在讨论发展会员时,毛泽东说:要人多,力量才大,会员应该多发展。不过,会员的标准不能降低,一定要品格好、志向好、学问好、确有向上要求的青年,我们才欢迎他入会。大家都同意他的意见。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以他们满腔的热情探讨着未来学会发展的方向。他们热切地渴望着以组织的形式汇入滚滚向前的社会进步大潮中,真正参与到社会改造的实践中去。会议一直开到下午才散会,此时太阳已渐渐偏西,金黄色的光线柔和地照在每一个热情洋溢的青年人的脸上。微风掀拂着江中的绿波和江岸的碧草,送给到会诸人的脑里一种经久不灭的印象。会议还选举萧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陈书农为干事,不久,萧子升去法国,会务便由毛泽东主持。

  新民学会成立了。但此时的中国,正处在风起云涌的大变革的前夜,中国的改造应该从何处着手,新民学会应该如何发展?一直是毛泽东思索的问题。这时,会员多数已经从学校里毕业或即将毕业。选择什么样的职业才能更好地施展抱负呢?学会成立之初,讨论得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许多人不愿“堆积”在湖南一地,想散到中国乃至世界各处去学习和考察。毛泽东也认为,这样做每个人都可以去开辟一个方面,对将来大有好处。“向外发展”,成了会员的共识。恰逢这时收到在北京大学任教的老师杨昌济给毛泽东寄来的一封信,告知北京正筹组赴法勤工俭学事宜,并希望毛泽东等人能利用此次机会在湖南把勤工俭学的活动搞起来。毛泽东看后十分振奋,他开始积极地筹划湖南青年赴法勤工俭学的活动。由于毛泽东等人在湖南的积极倡导,通过新民学会的组织,湖南赴法勤工俭学活动达到了高潮。在1919年至1920年全国赴法勤工俭学的1700多名学生中,湖南的学生就去了430多人,是各省之冠。在北京曾有人这样说:“毛润之,此次在长沙招致学生来此,组织预备班,出力甚多,才智学业均为同学所钦佩。”

  新民学会成立后,即决定派罗章龙等到日本学习。临行前,学会会员在长沙北门外的平浪宫为他饯行。毛泽东特地写了一首《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理。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馀子。平浪宫前友谊多,崇明对马衣带水。东瀛濯剑有书还,我返自崖君去矣。

  在诗中,毛泽东抒发了献身革命的豪情壮志,表达了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心,展示了“要将宇宙看稊米”的雄伟气魄,反映了“胸中日月常新美”的广阔情怀。后来,毛泽东曾经赶赴上海,送走了两批赴法勤工俭学的青年,但他自己却留在了国内。毛泽东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认为:新民学会向外发展的方针是对的,但长沙是学会的重要基地,学会的基础应立足长沙,所以,学会有限的人员应做合理的分配,并不赞成过多的人去法国。那样学会便没有了后方。他曾劝罗学瓒、何叔衡、陈昌立足于本国的教育工作,以培养更多的人才,不必一定出国。至于如何求学探求救国之道,毛泽东说道:“我觉得求学实在没有‘必要在什么地方’的理,‘出洋’两字,在好些人只是一种‘谜’。中国出过洋的总不下几万乃至几十万,好的实在很少。多数呢?仍旧是‘糊涂’,仍旧是‘莫名其妙’,这便是一个具体的证据。”他还说:“我觉得我们要有人到国外去,看些新东西,学些新道理,研究些有用的学问,拿回来改造我们的国家。同时也要有人留在本国,研究本国问题。我觉得关于自己的国家,我所知道的还太少,假使我把时间花费在本国,则对中国更为有利。”毛泽东就是这样,一切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出发,深深植根于中国的土壤里,以便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了解社会。

  1919年4月,毛泽东送走两批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后,从上海回到长沙担任修业小学历史课教员。这时,西方的各种新思潮、新学说纷至沓来。变革的风雨就要到来了,毛泽东以他对国家未来的艰苦的探索,以他勇敢、坚定的必胜信心毅然投入到这场风雨的洗礼之中。而新民学会的成立,无疑使毛泽东和其他新民学会的会员的前途与国家的命运前途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事实恰恰也是如此,新民学会在湖南,乃至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都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在新民学会的70多个会员中有不少的人后来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有的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建党骨干。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陈昌、张昆弟、罗学瓒、向警予、蔡畅、李富春等都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后来毛泽东曾作《沁园春•长沙》一词表达了自己和会员们在此段时期的豪迈心情: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师生情深

  一师求学期间,在学习方面,毛泽东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和独特的风格。他历来十分重视自学,认为自学能扬长避短,是获得有用知识的有效方法。但是,毛泽东从不轻视教师的作用。他十分尊重老师,注意虚心向老师求教,听取老师的意见,与很多老师建立了终生不渝的深厚情谊,并从许多老师良好的思想、品格和言行中,受到了深刻的影响。

  在第一师范读书时,毛泽东同杨昌济、徐特立、方维夏、王季范等老师都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同时从他们身上获得了深刻的教益。其中对毛泽东影响最深、关系最为密切的当数杨昌济先生。

  杨昌济,又名杨怀中,因其世居长沙东面的板仓,又被称为“板仓先生”。他出身书香门第,外祖父出身进士,做过清朝国子监学录。早年曾在乡里教书,1898年入读岳麓书院,其间积极参加谭嗣同、唐才常在湖南组织的维新运动。为进一步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1903年他与陈天华、刘揆一等人一起东渡日本求学。临行前,他给自己取名“怀中”,意思是身在异邦,心系中土。在日本,他相继在东京弘文学院和东本高等师范学院学习教育学。1909年,他又在杨毓麟、章士钊的推荐下赴英国学习4年,并考察游历了德国、瑞士等国。1913年,为致力于祖国的教育事业,在海外留学近10年的杨昌济回国执教。杨昌济一方面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很深的造诣,有着“第一师范的孔夫子”的声誉;另一方面又留学10余载,对西方资产阶级的启蒙学说有着比较悉心的研究。他的博学和高尚人格,吸引了一批进步青年在自己的周围。他总是努力鼓励学生立志做有益于社会的正大光明的人。

  在湖南第四师范的时候,杨昌济初识毛泽东就喜欢上了这名学生。他曾这样记述过毛泽东:“毛生泽东,言其所居之地为湘潭与湘乡连界之地,仅隔一山,而两地之语言各异。其地在高山之中,聚族而居,人多务农,易于致富,富则往湘乡买田。风俗纯朴,烟赌甚稀。渠之父先亦务农,现业转贩,其弟亦务农;其外家为湘乡人,亦务农也。而资质俊秀著此,殊为难得。余因以农家多出异才,引曾涤生、梁任公之例以勉之。毛生曾务农二年,民国反正时又曾当兵半年,亦有趣味之履历也。”反映了杨昌济对毛泽东的欣赏。

  杨昌济深深喜爱着这个“资质俊秀”的学生,他有心进一步来造就毛泽东。他不仅自己向他传授知识,还积极地为毛泽东推荐一些有识之士与毛泽东交流探讨,尽力为毛泽东创造一个广阔的学术氛围,希望他能打下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将来为国家效力。那是1916年的暑假期间,杨先生在板仓家中度假。一天,毛泽东冒着酷热,从长沙城出发,步行了12里路,到杨先生家中拜访请教。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去板仓。他以极大的兴趣浏览了杨先生的藏书,特别是杨先生所订阅的新书报刊,并向杨先生请教了一些学术问题。谈话中,杨昌济问起他最近在研究什么问题,毛泽东回答说在研究体育问题,杨昌济马上告诉他,距板仓40多里路的地方,住着一位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柳午亭先生,是一位体育运动的热心倡导者和实践者。毛泽东听杨先生一说,心中十分兴奋,于是,他便在第二天,请了一位农民带路,前去拜访柳先生,受到了柳先生的热情接待,他们进行了广泛的交谈。后来,毛泽东怀着喜悦的心情向杨昌济先生说,此行收获颇丰,柳先生在体育的研究和实践上都有很高的造诣,许多地方值得效法。

  在读第一师范的几年间,毛泽东无论在科学文化知识,还是在思想认识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从杨先生身上学到了许多许多。毛泽东在回忆他的恩师时曾深情地说:“给我印象最深的老师是杨昌济,他是一位从英国回来的留学生,我后来同他的生活有密切的关系。他讲授伦理学,是一个唯心主义者——但是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他对自己的伦理学有强烈的信仰,努力鼓励学生立志做一个公平正直、品德高尚和有益于社会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我读了蔡元培翻译的一本伦理学的书,而且在这本书的启发下写了一篇题为《心之力》的文章。我当时是一个唯心主义者,杨昌济老师从他的唯心主义观点出发,高度赞扬我那篇文章,给了我100分。”显然,杨昌济的思想、品格、学识,对毛泽东世界观、人生观的形成产生了重大的影响。1915年7月,毛泽东在给友人的信中评价自己的老师说:“弟观杨先生之涵宏盛大,以为不可及。”

  在一师时,给予毛泽东影响较大的还有徐特立先生。徐先生曾在一师教教育学、各科教学法、修身课等,还兼任教育实习主任。他是当时有名的教育家,被誉为小学教育界的“长沙王”。上课时,他善于联系社会生活和学生的思想实际,经常以古今中外的英雄模范人物和自己的生活体验来启迪学生。他那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艰苦奋斗、谦虚谨慎的作风对毛泽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937年1月,毛泽东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在祝贺徐老师60岁生日的信中说:“你是我20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还是我的先生。”

  在一师,还有一位在政治上给毛泽东以深刻影响的老师,就是方维夏先生。方先生曾留学日本,在一师教博物、农业并担任学监。他常以民主精神教导学生,并代表学校领导校友会的活动,充分发挥学生的自治才能。他于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英勇牺牲,是一位深受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尊敬的老师。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频道 http://book.sohu.com/20131211/n391619068.shtml report 117030 书封 书名:爷爷毛泽东作者:毛新宇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内容简介:对于当今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毛泽东始终是他们心目中伟大的领袖,他们生活的欢乐和痛苦、事业
(责任编辑:李倩倩)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