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谈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刘尚希谈两会:监管是否到位 老百姓会用钞票投票

来源:搜狐读书

  两会期间,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著名财政专家刘尚希做客搜狐演播室,接受搜狐读书独家专访,今年3月,刘尚希的新书《财税热点访谈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他多年来对中国财政改革的思考和研究。访谈中,刘尚希就政府工作报告、国家监管制度等话题,详细解读了今年两会与“十三五规划”中备受关注的财政热点。

 刘尚希在搜狐演播室

    以下为访谈实录:

  政府工作报告三变化:重质量、重创新、重民生福祉

  搜狐读书:每年的两会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您认为今年的两会和以往的相比,最核心的议题会是哪些呢?和往年相比,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有哪些不同之处?

  刘尚希:最近的两会社会很关注,今年又恰恰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跟以往相比有不少创新的地方。

  一个是更加强调了经济增长的质量,对经济增速的趋缓给出了有一个明确的数字指标,就是6.5%—7%,以往都是说7%左右。这一次给出了明确的信号。

  从“十三五”来讲,未来五年平均每年达到6.5%,可能有的年份高一点,有的年份可能低一点,但是平均下来不能低于6.5%,这样的话就可以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GDP比2010年要翻一番,有了这个基础,居民收入翻番也就有了保障,从这点来看,我们对速度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深化,既要保速度的同时,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这是跟以往的不同点。

  再有一点不同就是特别强调用创新来引领发展。我们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也只有通过创新才能转变现在的发展方式、提升发展的质量,也只有通过创新才能让老百姓共享发展的成果。过去那种靠资源要素投入实现的发展,带来环境破坏的同时,老百姓从中得益也不多,而且有些发展是以环境、健康为代价的,得不偿失。创新作为一个最根本的发展理念,在这个报告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是跟以往不同的地方。

  创新涉及方方面面,包括企业创新、产品创新、技术要创新,其实最根本的还是要营造一个好的体制机制的环境。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构建发展新体制,这也是要通过创新去实现的,有了发展新体制,市场的活力、企业的创新研发也能被激发出来。怎样构建发展新体制,这是政府创新最根本的任务。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有了好的发展环境,发展的活力就有了,动力也就出来了,这也是跟以前不同的地方。

  再有一点不同,就是对民生福祉的进一步地强调,而且提出了一些明确的目标,要建立国家基本公共服务的项目清单,建立健全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 社会保障制度。以前只是说要推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这一次提出了要搞一个基本公共服务的项目清单。也就是将政府的责任清单进一步地具体化了。这样使老百姓有一个明确的预期,了解政府要从哪些方面提供公共服务,而不再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有助于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目标真正落地。

  总之,这一次的政府工作报告创新点、亮点很多,刚才讲的不过是几个例子而已。

  改革已到“深水区”:中国不能总以土豪形象出现

  搜狐读书: 2016年也是“十三五”的第一年,,您之前提到过刚刚过去的是“十二五”是中国处于转折时期的五年,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相比于 “十二五”,“十三五”阶段的改革面临着哪些难点?

  刘尚希:说现在的改革进入“深水区”,这是一个通俗的比喻,大家知道水很浅的情况下就能看得很清楚,我们要过河可以蹚过去,深水区则可能有漩涡和预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这意味着中国改革的进程会越来越复杂,难度和风险也越来越大,和过去相比,改革的内涵已经有很大的区别,不再是同一个概念了。

  我们过去谈改革,现在依然谈改革,但是现在讲的改革的内涵跟过去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区别,改革的环境、条件、目标、路径、改革的共识等等诸方面都有明显的不同。

 刘尚希表示目前中国的改革已进入“深水区”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我们改革怎么表述?叫建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那是从政府与市场关系角度提出来的,主要是探讨怎样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现在提出改革的总目标,简单地说是叫国家治理现代化,不仅仅包括了经济改革:要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也包括了社会的改革、文化的改革、政治的改革、生态文明的改革、体制的改革、国防军队、党的建设等等,是一个全方位的、系统的、整体的改革,这些改革是相互关联的。所以我们过去的改革相对来说是经济改革,绝大部分的体制暂时不动,主要推动市场化的改革。现在到了这个阶段,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已经离不开其他方面的改革。

  我们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过去的发展考虑的是经济增长,更早一点是解决吃饭穿衣问题,穿衣吃饭解决了,现在就是要提高生活质量问题,提高生活品质。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发展,不是缺什么生产什么,而是要去满足老百姓新的需求。

  过去吃饱饭就叫过日子,现在吃饱饭不能算过日子了,你还要吃喝玩乐,这些方面都要有。除了物质生活还有精神生活,不能像动物一样地生存,还要有精神生活、有文化生活,这是现在的发展。不仅仅是物质层面的发展,还有精神文化层面的发展,社会道德层面的发展,这些实际上都属于发展的内涵。就像一个人的成长一样,儿童时期是长身体,进入青少年阶段除了长身体,就要注意学习怎么社会交往、学习文化知识,人格如何健全等等,这些跟国家的发展是一个道理,

  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我们现在的发展是一个全方位的、整体的发展。如果我们只是有钱,人家只会把你看成一个土豪,是不被真正尊重的。中国作为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你不能总是以一个土豪的形象出现,在其他方面也要发展,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们与发展相适应,改革就不能仅仅是经济层面的,而是全方位的去改革。我们现在讲全面深化改革,跟总目标相适应的话,那就是整个国家治理结构的重塑,我们要有一个新的国家治理结构,来包容多元主体、多元利益,使整个国家的发展更加充满活力,这就是现在的改革跟以往不同的地方。

  供给侧改变衣食住行:监管是否到位 老百姓会用钞票投票

  搜狐读书:您刚刚说到了全面的改革,今年有一个特别热的词叫“供给侧改革”,作为普通老百姓来说很多人不理解什么叫供给侧改革,您能不能给我们解读一下实施供给侧改革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会有什么影响?

  刘尚希:其实供给侧改革是一个很专业的术语,我们不一定纠结于这个概念,从我国38年改革开放的历史来看,供给侧的改革一直都在进行。农村改革解决了吃饭问题,城市改革解决穿衣问题,现在大家的消费水平上来了,生产跟不上消费需要,你不能引领消费,更不能去创造新的消费需求,所以要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使我们的供给更加符合老百姓的需要。

  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来讲,过去的供给侧改革就是解决穿衣吃饭的问题,现在的供给侧改革就是解决消费品质如何提高的问题。比如说智能手机在“互联网+”的时代会有很多新的消费需求,你要去满足他。再有我们的监管方面可能不到位,导致老百姓不放心,所以现在有人说吃的也不放心、穿的也不放心、用的也不放心,这句话就说明你光有东西不行,你得有能满足老百姓需要的东西才行。所以供给侧改革就相当于供给和老百姓的需要有机地衔接起来,不彼此脱节,我觉得这是根本。

  在短缺时期,你生产什么老百姓就需要什么,买个彩电还要找关系,电风扇只要生产出来,坏了的都有人抢购,短缺时期企业可以闭着眼睛生产,不需要看什么需求。到了现在产品过剩的阶段就不一样了,情况就复杂了。

  像奶粉的问题,大家为什么买国外的奶粉?那是对国外奶粉品质的一种信任,认为国外对这种奶粉的标准要求比较高,监管比较严格。我们在三聚氰氨事件以后标准究竟提升了没有?这需要深究。老百姓对吃的东西放不放心,其实是体现在对你的监管放心不放心,我觉得这个是关键的。不能光是政府相关部门说我们产品的质量经过检测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老百姓得用钞票来投票,他肯买你的东西就是对你放心了,老百姓不买本国产品而去买洋品牌,说明他还是不放心。当然这里面有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怎么让老百姓获得这种信息呢?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内容。其实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吃、穿、住、用,消费在各个方面更满意了、更放心了、更满足了,意味着供给侧改革就成功了。

老百姓对商品是否放心体现在对监管的信任度
老百姓对商品是否放心体现在对监管的信任度

  也就是按照总书记所说的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这个获得感应当说包括了更多的收入,更便利的服务,还有更安全的商品。有了这些老百姓的获得感增强了,民生福祉就改善了。所以结构性改革不单是一个供给问题,要把供给和需求结合起来考虑,我们不能简单地从概念本身说话,甚至望文生义地去理解,那样可能会产生很大偏差。

  企业供给如动力 政府监管才是汽车方向盘

  问题是怎么样让供给符合老百姓的需要,一要靠企业创新,提高产品的品质。同时政府也要改革自身,政府有的方面改革不到位妨碍了市场去配置资源,妨碍了市场的一些创新,有的是好心办了一些坏事,比如说政府为鼓励创新,拿很多钱去补贴创新行为,但因为流程不规范,漏洞很多,一些企业不但不去创新,反而掉过头来去套取政府部门的补贴资金,这就不是鼓励创新了,反而就变成了抑制创新,异化了企业的行为,适得其反。

  所以对现有的扶持鼓励创新做法要进行评估,到底起没起到作用?不是说我们把钱花了就算鼓励创新了,这要在政策上进行调整。

  刚刚说到的情况,与其说一些老百姓是对消费品没有信心,还不如说是对中国的监管缺乏信心,怎样使老百姓对监管部门恢复信心呢?我觉得这依赖于监管体制的改革,不光是天天说加强监管,要落到实处,监管实际上无处不在的,怎么真正做到检测监管不留死角,没有空白点。让老百姓吃的、用的、穿的、行的统统都是能放心的,那么这个监管恐怕不是说抽查一下,而是要运用大数据对所有生产的商品、所有提供的服务都进行监管。

  我们的监管我感觉是不到位的。传统的食品的监管就不到位,大量的服务更是如此,比如说医患矛盾这么突出,医疗服务质量到底怎么样?因为治疗专业性很强,老百姓也搞不懂,都是医生说了算,如果政府有严格的监管,我相信医患矛盾可以得到一定的缓解。比如说我们的教育质量到底怎么样? 这个监管不是我们过去讲的狭义的吃穿问题,也包括了服务方面的监管怎么跟进到位。未来服务消费的比重会越来越高,比如说养老问题,这个监管怎么到位。这也对我们整个监管的体制,对政府监管能力提出了挑战。

  政府的监管就是汽车的方向盘,企业的供给就是动力,这两者得结合起来,光是企业有动力,但生产出来的东西粗制滥造,甚至是假冒伪劣,监管能力又不到位这是不行的。现在是分工越来越细化的时代,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要依赖于他人,而且每一个人对他人的依赖的程度是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监管就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我觉得供给侧改革政府需要在这些方面真正下功夫、下决心改革,全方位地提高政府监管的能力和水平。

  消费者主权时代来临:咋从经济大国转型经济强国

  搜狐读书:您有一点提得特别好,就是老百姓对商品放不放心,其实是体现在对监管的信任程度,那么怎样避免监管的形式化,为什么一些商品的监管会让消费者失去信任?

  刘尚希:这里头有个理念的问题,因为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从过去短缺的时代到相对过剩的时代,这个时间并不长,因此我们长期有一种倾向,就是说生产者比消费者更重要,对生产者的保护看得更重。因为你要生产,要创造GDP、创造税收,各个方面很自然地就把生产者放在一个更加重要的位置上,这就出现了一点偏颇。到现在我们从保护生产者的角度转变为更加强调、注重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我们的屁股不能总是坐在生产者那边,两者要摆平了。现在的社会要更加强调消费者主权,只有真正在整个社会从理念、规章制度到法律,都把消费者主权摆在首位,政府的监管会才能真正地强化,生产者也不敢再麻痹大意。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国外的一些报道,对于给消费者造成了一些损害的厂家,罚款是非常重的。

美强生婴儿爽生粉致癌被判赔偿7200万美元  图为受害者杰奎琳和养子合影

    我最近看到一个强生奶粉致癌被诉的新闻,说一个女消费者因为三十多年来一直都用强生的爽身粉导致最后得了癌症,起诉了强生公司,结果强生公司赔了很多钱。这样的案例要是拿到我们国家,可能会因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了。认为你爽身粉都用了三十多年了,怎么能确定就是它导致的癌症呢?但是在国外司法的判例上,好像采取的是宁可信其有不会信其无,对强生公司进行了处罚。会更加偏向于消费者的诉求,反过来对公司提供的产品也好、服务也好,要求是非常严格的,甚至有点苛刻,这是因为整个社会的环境,包括法律司法都是这样。

  中国的监管也是如此,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全社会都应转向一个消费者主权,而不是生产者主权的时代,我们过去穷怕了,所以好不容易办个企业要保护它,保护企业家、保护企业,保护他们正当的权益那都是应该的,但是任何企业提供的产品、提供的服务不能以损害消费者的权益。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一个企业的生产如果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这样的企业就不应该存在,应该淘汰。

  我觉得要形成一个大的环境,让大家对产品、服务真正地放心、满意,甚至让全世界都觉得中国的标准、中国的监管是很严格的,让全球都放心,那么中国品牌从整体上就树立起来了。不能老是说中国是世界老二,经济上跟发达国家比肩了,那是规模的概念,质量上跟人家比却只能做二流、三流的产品,这样你就成为不了经济强国,我们现在是经济大国,要真正成为经济强国,你的标准、监管也应当是全球领先的,这方面是需要我们去强化的。

    采访\撰稿 李倩倩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0309/n439876436.shtml report 8031 两会期间,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著名财政专家刘尚希做客搜狐演播室,接受搜狐读书独家专访,今年3月,刘尚希的新书《财税热点访谈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他多年
(责任编辑:李倩倩 UB002)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