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谈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刘尚希谈两会:不能让交易行为扩展到所有领域

来源:搜狐读书

  两会期间,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著名财政专家刘尚希做客搜狐演播室,接受搜狐读书独家专访,今年3月,刘尚希的新书《财税热点访谈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他多年来对中国财政改革的思考和研究。访谈中,刘尚希就宏观调控与宏观管理、社会制衡市场的关系等备受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进行了详细解读。

 

  以下为访谈实录:

  调控不能代替市场 我国宏观管理长期缺位

  刘尚希:其实政府的宏观调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必须的,但宏观调控不等于宏观管理,宏观调控本身性质上是短期的、带有应急性的,而宏观管理却是长期性的、日常性的。你不能等事情出来了再去宏观调控,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强调宏观调控,忽略了宏观管理,甚至把宏观管理划到宏观调控圈里去了,有一些需要长期考虑的问题,我们往往以短期的思维、应急的思维去做,事情肯定就做不好。

 

  比如说短期内经济出现了明显的波动,就需要政府采取一些调控政策,这是属于应急性的。而比如说城市布局、生产力布局的问题、环境问题、土地的问题等等,就不能一会儿增一会儿减,不能随着宏观调控的节奏去考虑。以前就出现过这种现象,为了眼前的发展,对企业排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起来经济增加了,老百姓的权益却受损了。

  宏观调控、宏观管理是两个层次的问题,从大方面讲,宏观调控应该属于宏观管理的一个部分,我现在搞倒了,反而把宏观管理问题放到宏观调控里去搞,导致了很多问题难以解决。我们谈到现在最时髦的词就是供给侧,我们过去其实打着宏观调控的名义干了很多供给侧的事情,电多了限电,后来电又少了;说猪肉价格涨得快,政府就采取比如说老母猪补贴,养猪大户补贴等这么一些刺激性的政策,这都是对供给侧采取的一些办法,只是以宏观调控的方式去做,但这就涉及到一个周期性的问题,因为猪肉的供应不是说有就有的,从母猪下崽再养大再出栏有一个周期,供给能力的形成是需要时间的,更多的要长期考虑,而不能仅仅着眼于眼前。

  如果说这样来搞的话,可能不是因为市场的能动性导致了过剩,而是政府失当地干预,政府自以为是,认为这个是先导产业、这个是主导产业,要尽可能去扶持,结果一扶扶多了,实际上调节作用受到抑制了,这样就导致一会儿多了,一会儿少了。政府倡导什么的时候大家一哄而上往往就形成了过剩,过剩之后再去产能,这方面耗费的人财物力是很大的,代价也是很大的。

  比如说钢材的问题,虽然意识到钢铁产能要控制,但到现在产能还在不断地扩张,这是完全由市场造成的吗?我认为这里面更多的是体制的因素,是个别地方政府干预导致的,因为大的钢铁企业出来是要“准生证”的,没有政府的干预是出不来的。宏观调控有时候演变为了一种行政干预,行政化色彩很浓,当然不能排除有些时候在紧急情况下我们需要采取行政措施,但不能老是采取这种行政化的手段,或者说把宏观调控变成了一种行政化的调控,而不是通过经济参数的变化去调整市场的行为。

  真正的宏观调控应当说是间接地调控,而不是直接调控。是在需求这一侧去产生间接的影响,而不是打着宏观调控的名义干供给侧的事,直接干预一些项目,多了就限产,不高的时候就鼓励,这就造成了经济波动很大。所以宏观调控要归位,政府宏观管理要到位,才不会导致经济的起伏不定。

  社会制衡市场:不能让交易行为扩展到所有领域

  搜狐读书:一个社会想要均衡地发展,政府、市场和社会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目前中国改革的主角是政府和市场,社会的角色在哪里?如何从社会角度出发,弥补政府与市场间的嫌隙,规避可能发生的社会风险?

  刘尚希:其实我们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社会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重要,我前面谈到过,除了物质生活以外,我们还要追求精神生活。精神生活其实也与社会相关。人毕竟不是经济动物,实际上他是一种文化类动物,有很多精神的、伦理的、道德层面的需求,这就需要加强社会的建设。

 

  我们现在讲的经济问题,其实有些是社会行为导致的,比如说大家都在谈诚信,这显然是一个社会问题,但它对经济成本就有很大影响。我们现在社会上有一种明显的现象,就是有契约但没有契约精神,订了合同、扯皮、不履约打官司,导致企业的成本急剧上升。要降低企业成本与社会性密切相关,如果大家不讲商业伦理、职业伦理,只是讲钱,一切以钱来衡量,而且只讲眼前,这样的企业就做不大,也走不远,这个成本实际上就下不来。

  不讲诚信其实是一种互害的生态,你害我我害你,这种互害的生态一旦形成就是所有人倒霉。企业也是一个社会主体,在社会环境里企业也有它的社会责任,必须有基本的商业伦理、职业伦理。如果社会建设缺位就会导致企业不讲良心,没有企业家的精神。

  现在一些做得比较好的大企业,也会强调企业和企业家要讲社会责任,但是从整体来看,这方面的建设还是缺位的。要形成一个诚信的社会环境,我觉得一方面政府要设法发挥作用,但更多地还要依靠社会的作用,要靠社会的建设去抑制市场的边界无限地扩张,不能让市场的交易行为扩展到社会各个领域,甚至一个人掉到水里了,首先讨价还价,你给我多少钱才救你。这样的社会实际上就是缺位的。

  如果社会缺位,大家就没有安定感,哪怕物质财富再丰富,也觉得不幸福。所以到了中等收入水平阶段以后,社会建设变得更加重要,很多经济问题也要靠社会建设去解决。

  其实在社会领域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人力资本,大家公认民生是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但民生是什么?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比如说教育、医疗,这些问题就涉及人力资本。人的生产、再生产是在社会领域进行的,劳动力怎么来的?是社会提供的,再从劳动力市场进入经济领域参与经济的循环过程,而人的生产恰恰是在社会领域,人的生产、再生产的数量、质量就取决于社会建设,所以我们说保障和改善民生不能简单地说是提供福利,也包含了提升人的能力,实现人力资本的积累。民生改善、保障的力度越强,意味着我们积累的人力资本越多,也就给我们的发展提供了更加充分的优质的劳动力。

  社会对市场很多行为可以起到抑制作用,有人的道德感、良心、负罪感,过去讲做买卖童叟无欺,就是社会力量在抑制市场盲目的力量。只有市场和社会之间形成一种制衡,市场才是健康的,法治是很重要,但也离不开社会制约,我们对社会功能的理解还要加强认识。

  鼓励社会组织发展 社会建设要走群众路线

  说到社会建设,面对越来越多的社会矛盾和利益冲突怎么去解决?要学会让老百姓自己管自己,不能什么事情都是政府去管,人民群众要自我约束、自我管理,充分发挥自治的功能,这就需要要形成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体。

  从广义的角度来看,企业、家庭、个人还有各种非经济性的社会组织、行业自律性的协会,这些都是社会主体,要发挥作用。社会主体本身就具有一种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能力,很多问题让社会自己去解决,就像生态能自我化解一样,这样政府的职能也可以交给社会,社会的面貌就会大大改善,老百姓感觉自己真正在参与社会,比被动地去执行要好得多。

 

  我们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怎样正确处理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比如科教文卫这些事业单位,既不是行政组织,也不是经济组织,而是属于官办的社会组织,它是公益性的,涉及公共服务的提供。创新驱动的很多研发的源头都来自于它们,高校、科研院所,要让它们有积极性,在科学方面、工程技术方面有更多的创新,有了源头的活水,整个社会的创新也就出来了。这就涉及到政府与社会的关系,这也涉及到社会改革。

  搜狐读书:我之前也采访过一个学者,讲他在美国时的经历,提到很多退休以后高学历的市民会主动参与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像您刚刚说到的,要发展我们社会的建设,个体自我管理是一方面,有一定的组织引导也是必要的。

  刘尚希:对,社会要组织化,因为人是社会的人,社会不能原则化、必须组织化这个组织当然不能都是政府组织,很多应该是民间的组织。就像我们的经济改革一样,除了要有国有企业,还要有很多民营企业,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们应当鼓励公益性的社会组织的发展,鼓励这种有自律性的行业组织的发展。其实人都是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组织之中,这样才能稳定,一旦处于原始化状态,对社会稳定的威胁会更大。

  人是社会的人,必须组织起来,通过让他们参与各种各样的组织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比如说现在很多家庭养狗,养狗的协会就能起到约束作用,成员会自发的遵守一些规矩,遛狗后把环境收拾干净。现在的各种民间组织形式五花八门,老百姓的创造力是很强的,我觉得要发挥我们的传统,就是走群众路线。我们搞经济建设是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展群众,让群众去配置资源、创造财富,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群众路线,放开、分权,让老百姓自己去做,政府来规范、搭建这么一个平台。社会领域也应当走群众路线,要发动群众、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相信群众自己管自己,很多事情是能管好的,当然在法治建设方面我们强化依法治国,社会组织、社会建设也要依法治理,这一方面是要去做的。

  不能因为现在这方面还不完善,就处于抑制的状态,我们现在这些方面的认识上我认为还是不到位的。怎样进一步地解放思想,把群众路线运用到社会改革、社会建设上来,对整个国家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社会的活力决定了经济的活力。

    采访\撰稿 李倩倩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0311/n440096697.shtml report 6388 两会期间,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著名财政专家刘尚希做客搜狐演播室,接受搜狐读书独家专访,今年3月,刘尚希的新书《财税热点访谈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他多年
(责任编辑:李倩倩 UB002)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