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谈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刘尚希谈两会:避免“政商合流”需树全流程理念

来源:搜狐读书

  两会期间,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著名财政专家刘尚希做客搜狐演播室,接受搜狐读书独家专访,今年3月,刘尚希的新书《财税热点访谈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他多年来对中国财政改革的思考和研究。访谈中,刘尚希就PPP模式、未来能否大幅减税等备受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进行了详细解读。

 

  以下为访谈实录:

  避免“政商合流”需树全流程理念 负面清单思维

  搜狐读书:最近PPP这个词特别热,其实是说公司合作模式,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合作,参与公共基础建设。在这种机制之下,如何确定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权利、义务边界?如何避免成为“政商合流”的腐败温床?

  刘尚希:PPP实际上是公共服务提供的一种创新,过去的公共服务就是政府自己来办,它是排斥社会资本的,或者说是排斥市场的。传统理论也认为提供公共服务、公共产品就是政府的责任,市场是不能介入的。现在PPP打破了这种理论,认为除了政府,市场主体也可以进入公共服务,这本身就是一种创新。

 

  实际上,我们现在很多被称为公共服务或公共产品的领域,是可以让市场主体来做的,这些年基础设施的大力地发展,也得益于这些民营资本、社会资本的引进。比如说我们的交通基础设施、高速路与普通公路,如果用传统理论去做的话,可能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高速公路,交通基础设施也不可能建设到现在的程度,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打破了过去的条条框框。

  而现在倡导的PPP就是让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更加规范,单纯的政商合流产生腐败的问题,在过去合作的案例里头确实存在,要么是政府被社会资本绑架了,要么政府不讲诚信两者最后搞掰了,还有两者合起来损害了公共的利益比……如说是BOT(建设-经营-转让),一些BOT建设项目最后被发现不是无偿地移交了,而是政府花了大价钱回购回来了,这里可能就有腐败的问题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可能是政府事先考虑不周,也可能存在大家所担心的政商合流产生了腐败。

  所以现在就更要强化这种规范的PPP去防止它。规范的PPP就是要有一种全过程的理念,不能说是建设完了到运营段一要挟政府,政府再花大价钱买回去,这样不行,从一开始就要参与进来,要明确以后的风险、收入,要有全过程的意识。做规范的PPP,就是全周期、全过程的合作,而不是只在某一个环节合作,我觉得这是不一样的。

  再一个PPP讲究的是并非什么都要通过行政审批,要树立负面清单的思维,我们来共治、共建、共享,按照治理的理念,共同提供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让老百姓更加满意,最终的目的是在这儿。所以共治、共建、共享应该是我们PPP的理念。

  同时要加快立法,使大家有法可依、有法可循,没有法律就可能造成大家的行为失序,要尽快制定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法。法律的笼统的规定,等于是给政府部门笼统地授权。而笼统地授权就可能导致政府部门权力扩大,在这方面修改相应的法律,政府的授权要明确,不能笼统,只有这样才可能真正地使清单的管理建立起来,不然我们的市场准入还是依赖于政府的审批。

  当然还要注重部门之间怎样协调,政府部门自身要协调不要打架,怎么样减少扯皮,让真正参与PPP建设的各方感觉到有一个可以明确的预期,不会说因为领导一换这个PPP项目就黄了,不会说某个部门出一个规定,过一阵子另一个部门又出另一个规定,这个项目又搞黄了,消除这样的一些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的问题要靠法律、靠规章、靠部门的合作去化解它,还要靠PPP的协议去约定、去化解,真正做到利益共享、风险公担,使PPP发展。

  中国税负不算高:名义吓人因征管能力偏低?

  搜狐读书: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回过头来谈一下大家关心的税收,一些舆论不断强调中国是“重税”的国度,甚至有人做了“论一升汽油当中,国家抽走了多少税收”之类的数据分析,在您看来,减税是否是财政改革的大趋势?

  刘尚希:对于税收的问题,不同角度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有的企业说税负太重了,应当大规模地减税。有的企业说这不是税负的轻重问题,而是税负的不公平问题,是税负的不公平抑制了公平的竞争,这个问题比税负的轻重更加重要。

  这些我觉得都有些道理,从宏观来看,我们的宏观税负现在有好几个口径,有大口径、中口径、小口径,我们现在的税负还有名义税负和实际税负的区别,有的人说税负很重是指名义税负,看起来名义税率很高,吓死人,实际收的可能没那么重。所以名义税负和实际税负是两个概念。

  这里还要分清税负的高与低和税负的轻与重这两个概念,税负高低是统计概念,它是相对而言的,是跟其他国家比出来的,而税负轻与重不是比出来的,是一种实际感受。包括个人心理的感受,企业的经验感受,与个体的承受能力有关。所以高低和轻重这是两个层次、两个问题,我们把它混在一起了。

 

  我觉得我们要从高低来比较,我们的税负不算是很高的,按照国际通用的统计口径来衡量,我们把社保缴费加进来也就是30%的样子,从这一点来看,应当说不算很高,因为宏观税负里既有税也有费,当然还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的问题。如果仅仅是看税,也就是20%出头,我们现在是18个税种,全球来看也算不上高。有人说我们税负的痛苦指数如何高,那说的是一个名义税率,简单的加总,不足以说明问题。我们现在征管能力相对偏低,如果以后征管能力提升了,可以把税点降下来,提升征管能力、降低名义税率。

  至于说税负的轻与重,这就与实际感受、个体的承受能力相关了有的企业为什么说税负重了?因为现在大多数企业生产的产品都是低附加值的,因为靠的是薄利多销,一有风吹草动就从盈利变成了亏损,税收对它们来说是非常敏感的,这种敏感就表现为一种痛感,它的税负的承受能力就相对较低。高附加值的企业的承受税负能力相对强一些,

  尤其在当前这么一个新常态的环境下,很多企业对税收的痛感越来越强。但这里要分清楚,有些僵尸企业不能通过税收的办法再去给它复活了,不然等于是干扰了市场机制的作用。我觉得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一些创新、创业,刚刚进入还有比较脆弱的、优质企业在税收方面可以给予一定扶持、优惠,但也不是说优惠越多越好,更重要的是创造一种公平竞争的环境,否则税收干扰了价格信号,公平竞争就难以形成。

 

  所以我觉得在当前新常态的环境下,大家期待着减税,但减税或者说优惠政策要有针对性,目的要很明确。再一个要通过改革使税负更加地均衡,因为减税不能变成一种减困,这样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会起到引领作用,对减税要从两面看,不能泛泛地认为减税都是对或错。

  采访\撰稿 李倩倩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0311/n440114045.shtml report 5086 两会期间,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著名财政专家刘尚希做客搜狐演播室,接受搜狐读书独家专访,今年3月,刘尚希的新书《财税热点访谈录》在人民出版社出版,讲述了他多年
(责任编辑:李倩倩 UB002)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