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重访美丽新世界:二战后人类社会命运解读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英]阿道斯·赫胥黎
  • 手机看新闻
第3页 :二 新世界的天鹅绒监狱

  二 新世界的天鹅绒监狱

  对于能从索麻得到快乐人生的人们来说,宗教是多余的。统制官蒙德对野人约翰解释说:“有人说对死亡和来生的恐惧使人们到老年之后转向宗教,但是我自己的体会使我深信,宗教情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的,与这些恐惧或幻想无关。随着年龄的增长,激情减退了,幻想和感受力变弱了,理智活动受到的干扰减少,理智不再像以前那样被物象、欲望和娱乐所遮蔽,这时上帝就出现了。”他认为,“人只有在获得青春和富裕时才能独立于上帝”,“现在我们已经获得了青春和富裕,随之而来的是什么?显然我们可以独立于上帝之外了。‘宗教情绪可以弥补我们其他的一切损失。’可是我们并没有什么需要弥补的损失,宗教情绪是多余的东西”。

  宗教是一种对人生意义的思索,可是,索麻让新世界的人们匆匆忙忙地追逐着年轻的快乐,“工作、游戏——到了60岁我们的精力和趣味还和17岁时一模一样。以前的那些老人总喜欢遁世逃避,皈依宗教,靠读书和思考度日,思考!……而现在,老年人照样工作,照样性交,照样寻欢作乐,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可以坐下来思考”。美丽新世界不能成功地消除社会里的宗教要求和冲动,却能成功地控制宗教要求和冲动。他们有仪式化的活动,他们参加“团结仪式”(Solidarity Service)的时候,感觉到了“福特幽灵”(Fordian Holy Ghost)的存在。“福特”(取名于美国工业家亨利•福特)是他们存在于遥远过去的神话符号、凝聚象征和制度祖先,“福特”(Ford)代替“上帝”(Lord),福特T型车的“T”代替了十字架,象征着新世界的幸福工程和物质文化已经彻底代替了基于宗教道德观的世界秩序。

  美丽新世界成功的幸福工程,它的目的是为了提供的一种无须思考,而只是令人飘飘然的“温馨友爱、色彩绚丽”的快乐感。这种快乐感越普遍,社会就越稳定。比起奥威尔《一九八四》中的秘密警察、苛法峻刑、暴力恐惧,新世界更有效的统治方式是通过人们的享乐欲望和不思想,让他们爱上被奴役的感觉。将极权统治的铁笼转化为天鹅绒监狱,这是新极权统治的艺术和诀窍所在。在这个转变中,功利的科学技术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幸福工程本身就是一种关于人的心理和欲望的科学,统制官蒙德说:“科学给了我们历史上最平衡的稳定。”这是一种实用主义的非道德(amoral)的科学,不仅是应用性科学,而且是科学发展观。这也是一种为新世界最高目的—绝对稳定—服务的科学。这样的科学没有它自身的价值和道德目的。这是一种完全受权力意志控制的科学。

  什么是有用的科学取决于科学对谁有用,统制官蒙德认为,就像艺术和宗教一样,科学也必须以对稳定“有用”来严格限制,因为不受限制的科学(如自由的网络技术)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科学可以减少这个社会所需要的劳动,既让下层人有事做,又让上层人能满意他们的工作。从这样的科学,我们看到一种悲观的警告:不受道德目的限制的科学可能把人类带向一种无从对抗的奴役。我们也看到一种讽刺:稳定统治的最高目的最终会扼杀科学精神。美丽新世界里的科学其实只是实用的技术,科学精神中的自由思想交流、思考乐趣和批判方式都是不被允许和难以存在的。

  压制自由精神导致人性的萎缩和丧失,技术化的科学是沉闷乏味的。统制官蒙德自己就间接承认,他的社会是一个没有思想乐趣的社会。伯纳流着眼泪恳求蒙德不要把他流放到冰岛上去。伯纳被带走后,蒙德对在一旁看着的赫姆霍尔兹说:“别人还以为要割他的喉咙了呢。不过,他如果有一点点脑子就会明白,这种处罚其实是一种奖赏。他要被送到某个小岛上去,那就意味着他要被送到一个可以遇见世界上最有趣的男男女女的地方去,那些人在世界的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能遇到。那些人都是因为某种原因而特别有个性,他们跟社会生活格格不入,对正统思想感到不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总而言之,他们每个人都不一样。我几乎要妒忌了呢。”

  统制官蒙德是开明专制的化身,是他那个世界里的智者,也是贤者。他曾经是一位不寻常的年轻阿尔法,不得不在流放去外岛和留在世界国家里之间做出选择,最后他违抗自己的天然志趣,放弃了他喜爱的科学,选择“进入统制官委员会,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继任统制官”。蒙德把为别人的幸福服务当作自己的责任,“责任就是责任,人是没法选择自己的喜好的。我对真理感兴趣,我喜欢科学,但是真理是一种威胁,科学(知识)是一种社会危害”。因此,他担当起了限制人民接近真理和知识的使命。他说,人民并不需要弄懂乌托邦的道理,但必须要有人能懂这个道理,这个人就是统制官。乌托邦必须有足够的魅力,统制官才会愿意为之牺牲自己的自由与个性。统制官自己可以有他不允许人民有的想法,这是他的特权。但是,他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他有正统之外的想法。这不是因为他虚伪,而是因为他精明,因为他知道,就算他知道乌托邦的弊端,他也没有力量去加以改变。统制官和所有其他人一样,也是被囚禁在这个乌托邦里的。他必须对他的乌托邦保持足够程度的信仰,才能用它的价值标准去限制所有社会成员的自由,并相信唯有如此才是为他们幸福服务的最佳方式。这就是极权乌托邦幸福工程的意识形态。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109/n472700090.shtml report 20100  书名:重访美丽新世界作者:[英]阿道斯·赫胥黎(AldousHuxley)译者:章艳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三辉图书出版时间:2016年7月内容简介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