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重访美丽新世界:二战后人类社会命运解读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英]阿道斯·赫胥黎
  • 手机看新闻
第4页 :

  蒙德是一个思想家、诗人、科学家和超级功利主义者,他知道,关于稳定的学问就是关于控制的学问。他的学问来自他自己阅读但不让人民阅读的古老禁书和他自己了解却不让人民知道的历史(“历史全是胡说八道”)。在他统制的新世界里,虽然有种种模糊、朦胧的“不满情绪”—因为妒忌、好奇、无聊、孤独而冒出来,却不能满足的欲望—但不会有真正的、有效的批判和反抗。新世界的人们喜欢扎堆,爱好群众体育和活动,连消遣娱乐也是组织化的。他们有欲望便能即刻得到满足,所以根本不知道“期待”和“希望”为何物。他们对不同于自己生活方式的外来思想不但不感兴趣,而且还充满了怀疑和敌意。他们十分满意自己所过的幸福生活和享受的社会稳定。域外“野蛮人保护区”的约翰想要告知他们自由的可贵,结果引起了他们的公愤和围殴,差一点引发了一场暴力的“群体性事件”。这个社会里虽然有“异类”,但不会有真正的反抗者或反叛者,异类的典型人物便是伯纳和赫姆霍尔兹。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成为小说中虽有想法但不可能有行动的“反英雄”(anti-hero)。

  伯纳是孵化和定型中心的睡眠教育专家,是新世界“大伙堆”里的一个异类。别人都喜欢体育,他不喜欢;别人都爱热闹,他爱孤独;别人都快乐幸福,他郁郁寡欢。他甚至不像所有其他人那样喜欢索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快乐,有人疑心他在试管里培育时被不小心滴入了酒精。他的不满完全是个人性质的,不是因为道德观或见解上有与众不同之处。他是一个上等阿尔法,本该生得高大英俊,却偏偏生得矮小,皮肤又黑,这与他在智力上非常优等的阿尔法身份不符。因为长相而不被人待见,他孤独、愤懑、怨天尤人,先是把一肚子的怨愤发泄在没能将他完美定型的制度身上。但是,后来因为带回约翰而受到公众注目,便又马上趾高气扬、得意忘形。最后他因为被当作异类流放到冰岛去,虽苦苦哀求饶恕,但终于难逃一劫。

  赫姆霍尔兹是“情绪工程学院”的教师,是伯纳的朋友。他是一个与伯纳不同的异类,他的与众不同是因为他太完美,不仅漂亮而且睿智,他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上等阿尔法。他不被乌托邦里的官员们信任,因为他太聪明。他成为异类不是因为个人情绪的私怨或不得意,而是因为他有自己的想法和理念,他不喜欢自己担任的宣传工作,对“大伙儿”的价值观有所怀疑和抵触。他善于运用理智,也不乏勇气。野人约翰对大家说,你们是被控制的一群。所有的人都视约翰为仇寇,唯有赫姆霍尔兹站在他一边。然而,赫姆霍尔兹生活在天鹅绒监狱里,最终也只能成为一个“无效理智”的象征人物。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思考并把思考的结果告诉社会。但是,他同时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等于零,在人人都享受无思想幸福的新世界里,一个人独自的思考不会有什么结果。他冷静地接受了对他的流放判决,提出的唯一要求是送他到一个气候寒冷的地方去,因为严酷的气候有利于他的写作。

  小说里更深层意义的异类是野人约翰,他是一个跨越两个世界和两种文化的桥梁式人物。新世界的秩序有“域内”和“化外”的区分,约翰同时游离在这二者之外。他是一个彻底的,既不属于域内也不属于化外的孤独变异,一个既不可能留在“保护区”又不可能进入新世界的陌生人。他是由人类偶然交配而生的“非孵化定型”人,同时也是一个不幸流落到“保护区”的“外来人”。双重的变异身份使得他不属于任何一种人群,被每一种人群所排斥。约翰有严肃的价值观(非常接近于基督教道德),与新世界轻松自在的幸福观相冲突。他认为很可能有一个上帝,但是,蒙德对他说,“上帝跟机器、科学的医药以及普遍的幸福是格格不入的。……我们选择了机器、医药和幸福。”约翰在社会意识和情感上也与新世界冲突。约翰有新世界“大伙儿”没有的复杂情绪和情感,他爱自己那个被新世界鄙视的母亲,但也厌恶她的性滥交。他被列宁娜吸引,却为自己的情欲感到羞愧,所以努力加以抑制。最后,当他鼓起勇气向列宁娜要求结婚时,列宁娜觉得这种情绪太荒诞,太匪夷所思。约翰忘不了列宁娜,由爱生恨,他对列宁娜的恨又转化为对自己的恨,最后终于自杀。这种复杂矛盾的人的情绪是新世界里的僵尸人物所不具备的。野人约翰无法构成对新世界的反抗或颠覆。既然他不可能在任何一个群体中生存,他的毁灭也就是注定的了。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109/n472700090.shtml report 20100  书名:重访美丽新世界作者:[英]阿道斯·赫胥黎(AldousHuxley)译者:章艳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三辉图书出版时间:2016年7月内容简介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