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重访美丽新世界:二战后人类社会命运解读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英]阿道斯·赫胥黎
  • 手机看新闻
第6页 :四 幸福工程造就僵尸社会

  四 幸福工程造就僵尸社会

  僵尸社会是社会中人的自由被剥夺的结果。社会僵尸化越普遍越彻底,极权统治就越成功越稳定。僵尸社会里人们的最大特点就是思想懒惰。人的思想懒惰是没有止境的。一方面,一个人思想越是懒惰,就越是容易接受暗示,受幸福工程的宣传影响,觉得心满意足。另一方面,一个人越是觉得心满意足,也就越是会得过且过,安于现状,失去寻求变化的意愿。随着求变动力和意愿的丧失,行动能力最终也会减退和丧失。民主制度不能由思想懒惰者建成,也不能靠思想懒惰者来运作。赫胥黎强调民众思考在民主制度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他对普通人思考能力的估计与民主社会对普通人现实人性的认识颇为一致。他认为,“人类绝对不像18世纪的乐观主义者认为的那样具有理性和天生的正义感。同时,他们也不像20世纪的悲观主义者相信的那样缺乏道德和理智。……大多数男人和女人还是有足够的道德和理智来决定他们自己的人生目标。”社会去僵尸化需要每个人能决定他自己的人生目标,而不是像在美丽新世界里那样,由统治权力来统一规定。这是社会需要自由和政治必须保护公民自由权利的理由,也是民主与专制的根本分野。

  每个人思考都需要信息,信息的传播就是宣传。赫胥黎认为,有两种宣传手段,一种起到正面作用,另一种起到负面作用。他说:“宣传手段有两种—一种是理性宣传,这种宣传提倡与宣传者和被宣传者的开明式自利一致的行为;另一种是非理性宣传,这种宣传和任何人的开明式自利都不一致,它听命于激情,并催发激情。”正面的宣传是理性的,它讲道理,诉诸被宣传者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价值判断。负面的宣传是非理性的,它煽动情绪,借助暗示,利用受众自身的心理弱点和盲目欲望,用欺骗的手段达到宣传者一己的自私目的。

  理性的宣传是民主社会所需要的,也是民主社会所必不可少的,它让人们获得参与公民政治所必需的知识和信息。赫胥黎引述美国建国之父之一的杰斐逊的话说:“如果一个国家希望保持无知和自由,这样的愿望以前没有实现过,以后也永远不会实现……无知的人民是不可能获得安全的。只有在一个新闻自由,人人能阅读的地方,一切才可能安全。”在讨论非理性的宣传时,赫胥黎所用的例子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煽动家”希特勒。理性宣传与非理性宣传为之服务的不同政治—民主和独裁—在赫胥黎所举的例里就已经判然有别了。

  赫胥黎在《重访》里用两章(“独裁统治下的宣传”和“洗脑术”)来讨论极权统治所使用的宣传手段。以今天我们对洗脑宣传的认识来看,他为读者提供的只是一些提示,而不是系统的分析和总结。他所论及的一些群众心理,如情绪冲动、反复无常、意气用事、缺乏主见、容易接受暗示和传染、随众趋同等等,早在19世纪末勒庞的《乌合之众》(1895)一书中就已经有了远为详细的论述。20世纪许多关于群众和宣传的论著里更是有许多社会学和心理学研究的新成果和系统讨论。然而,赫胥黎对极权宣传还是提出了两个重要的洞见。

  他提出的第一个富有启发的洞见是,独裁宣传不仅给普通民众洗脑,也给“领导者”洗脑,当然,他所说的领导者主要是“底层领导者”,这在《美丽新世界》的阿尔法们那里已经有了具体的描绘。在《重访》里,赫胥黎则是用当代具体现实为例来论述他的这一观点,他说:“在我预言的美丽新世界中,科学技术的发展早已超越了希特勒时代的水平,和纳粹统治下的人们相比,美丽新世界中的命令执行者更不具备批判能力,他们对那些发布命令的精英更加驯服。而且,他们的基因被标准化,他们的胚胎接受了执行服从指令的条件反射设置,所以他们的行为几乎可以和机器一样被准确预测。……‘低层领导者’的条件反射设置已经在独裁统治下得到了实施。苏联不仅仅间接利用科学技术的发展,他们还直接作用于低层领导者的生理和心理,使他们的思想和身体都接受无情而高效的条件反射设置。”在这些当代国家里,对低层领导者洗脑,用的当然不是基因标准或胚胎指令的办法,而是通过组织控制、思想灌输、限制外来信息来实现。这样的低层领导者—一个巨大的既得利益阶层—构成了从社会基层开始,全面控制人们各个生活领域的官吏网络,其有效性让希特勒的纳粹统治望尘莫及,“纳粹没有时间,也许也没有足够的聪明才智去给他们的低层领导者洗脑,对他们进行条件反射设置。这也许就是他们失败的原因之一”。

  赫胥黎提出的第二个洞见是,宣传是利用语言在人非自觉意识的状况下,对他们进行操控。今天,控制思想的艺术已经日渐变成了科学,而思想控制的手段也日益艺术化和娱乐化了。这二者的结合对宣传洗脑控制群众情绪并操纵他们的社会行为发挥了很大作用,成为幸福工程的软实力。宣传的科学化不仅是指“广播、扩音器、移动摄像机和轮转印刷机”(当然还有电视和网络)这样的硬件部分,而且也包括关于群众心理和行为的专门知识,“宣传者、说教者和洗脑者在应用心理学和神经学领域都已开展了大量工作。过去,从事这类改变人们思维工作的专家都是经验主义者,他们通过反复试验的方法研究出一系列技术和程序,这些技术和程序可能很有效,但他们并不明确地知道为什么有效。今天,控制思维的艺术已经日渐变成了科学,实践者们不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也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用于指导工作的理论和假说都是在大量实验数据的基础上得出的。由于他们的新发现,以及这些新发现带来的新技术,‘在希特勒的极权统治中无法实现’的噩梦将很快成为现实”。

  宣传借助大众娱乐和大众文化,包括电影、电视、歌舞晚会、各种纪念仪式、游行庆祝、节假购物、美食节、旅游和“圣地”崇拜、运动会等等。这类活动寓政治宣传于大众娱乐,让人欢愉、和谐、幸福、亢奋,身不由己地接受宣传的各种暗示。他们肤浅、简单但可能颇为强烈的情绪正是《美丽新世界》里人民的典型感受方式。统制官蒙德说:“多么幸运的孩子们啊!为了不让你们在生活中受到任何情绪(emotions)的折磨,我们费尽了心思,只要有可能,就不让你们产生任何情绪。”听了这话,孵化室主任在一旁轻声念叨:“福特保佑,天下太平。”心理学家华尔特•皮特金(Walter B. Pitkin)在他的《人类愚蠢历史简论》(A Short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Human Stupidity)一书中说,人类所有的情绪都包含着睿智或愚蠢,都指导人的行为,“情绪是行动的模式……如果把情绪与行动分离,那就永远不可能把握情感的作用”。 了解一个人的行为后面的情绪,不仅有助于了解他的行动倾向,也有助于了解他对周围环境的认知。控制了一个人的情绪就是控制他的行为,改变人的行为必须从改变人的情绪方式开始,这是许多反乌托邦作品的一个常见主题。

  宣传利用大众娱乐和大众文化操纵群众的情绪,它的艺术手法和技巧可以非常专业和精妙,让人以为是在欣赏艺术,对自己的艺术品位自鸣得意。赫胥黎在《重访》中预言:“随着操纵的艺术和科学越来越被人了解,未来的独裁者无疑将学会把这些技巧运用到永无止境的娱乐中,这些娱乐提供给我们一个与现实生活无关的世界,进而威胁着对于维护个人自由和民主体制至关重要的理性宣传。”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109/n472700090.shtml report 20100  书名:重访美丽新世界作者:[英]阿道斯·赫胥黎(AldousHuxley)译者:章艳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三辉图书出版时间:2016年7月内容简介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