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希腊漫话:罗念生带你古希腊历史与文化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罗念生
  • 手机看新闻
第1页 :基本资料+一 古希腊与中国
 

  书名:希腊漫话

  作者:罗念生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7月

  内容简介:

  “大家小书”系列丛书之一——《希腊漫话》一书作者为著名的古希腊文学与文化研究名家,是古希腊研究领域的权威,也是著名的散文家。作者曾经在希腊游学一年之久,亲身体验了古希腊的文化遗产,对于古希腊的文化与近世希腊的风俗都有非常强烈的情感。本书内容涵盖了古希腊很长一段历史,也包括作者对于旅居希腊期间所思所想,对于古希腊的历史、特色,以及古希腊文化遗产的特征,加以言简意赅的论述。本书识见俱佳,深入浅出,关于希腊文化的叙述令人信服,读来引人入胜。

  作者简介:

  罗念生(1904—1990),原名罗懋德,世界知名学者,古希腊文学翻译家、研究家。1929年,公费赴美先后就读于俄亥俄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乃尔大学,专攻英美文学和古希腊文学。1933年冬,转赴希腊就读雅典美国古典学院,选修雅典城志、古希腊建筑、古希腊雕刻、古希腊戏剧四门课程。1934年回国,先后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高校任教。一生译著和论文有1000多万字,50余种,翻译作品汇集成煌煌十一卷的《罗念生全集》。1987年12月,希腊最高文化机关雅典科学院授予其“最高文学艺术奖”。1988年11月,希腊帕恩特奥斯政治和科技大学授予其“荣誉博士”称号,以表彰他近60年来为研究和传播古希腊文化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试读内容】

  一 古希腊与中国

  我们通常都觉得东与西原是两个方向,特别是古希腊那样辽远的地域、那样古昔的时代,好像和我们完全没有一点儿关系。其实我们在古时候也受了一些希腊影响,虽然不像西方人那样全盘接受。这影响也可以从文字上看出来。记得好几年前我曾经碰到一位化学博士,这博士还没有“博”以前,沉默寡言,绝不谈什么历史文化,只会说什么二氧化碳、三氧化水。可是当他刚刚“博”了那晚上,他便口若悬河,告诉许多洋毛子说,英国文字很受了一些东方的影响,如像“茶”字转成了tea,typhon原是“台风”的译音。那些毛子听了参信参疑。我那时初初认识几个希腊字母alpha,beta,gamma,忙去翻字典查查,哪知Typhon原作Typhaon,又作Typhoeus,Typhos,这原是希腊神话里的大力神,虽然也就是“台风”,却难以担保这字的古希腊音也作“台风”,而且这“台”字也难以担保是一个古字。

  我现在要说的是中文里的古希腊字。司马迁老先生说过,葡萄是从阿拉伯输入我国的。北平燕京大学的司徒雷登告诉我们,“葡萄”二字原是希腊文botrus一字的译音。据他说,有一把汉镜上刻得有葡萄花纹,很像古希腊的浮雕。我曾经请教司徒雷登,他说得条条是道,但我问他那把汉镜保存在什么地方,他一时可想不起来,也许是跟着人家出洋去了。(后来成都华西大学的葛维汉拿了一把葡萄镜给我看,那上面雕着很均匀的一串一串的葡萄,虽然没有枝叶,但也很素雅可爱,依照样式看来,恐怕是唐代的东西)司徒雷登还说,“萝卜”二字也是从希腊文rhaphe(莱菔,中医称萝卜籽为莱菔子)变来的。此外,有一位东方人说“西瓜”二字是sikua(本义是葫芦)的译音。我初读这生字时,总记不清是什么意思,经他这样一提,我记不清也记得清了,我天天出门不就看见许多冬南西白瓜?还有石榴也是同葡萄一块儿输入我国的,只可惜rhoia一字和“石榴”的字音相差太远了,要不然,我也可冒充一个发现家。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115/n473258800.shtml report 11179 基本资料+一古希腊与中国 书名:希腊漫话作者:罗念生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年7月内容简介:“大家小书”系列丛书之一——《希腊漫话》一书作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