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东京时味记:寻常餐食的不寻常故事与文化趣谈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日】新井一二三
  • 手机看新闻
第4页 :《便当时间》

  《便当时间》

  おべんとうのじかん

  《便当时间》一书,我是跟村上春树的新小说同时买的。未料,手不释卷的竟然不是那一本而是这一本。

  摄影师阿部了和撰文家阿部直美夫妇,带着年幼的女儿,三口子去日本各地,北自北海道,南至冲绳伊良部岛,访问当地老百姓,为的是拍摄他们的肖像和自家制便当的内容,并且用文字记录下来各人对便当的所想所思。

  当初,阿部夫妇并没有发表照片、文章的园地管道,各地仍然有人愿意当他们的模特儿。后来,全日本航空公司的机舱内杂志《翼的王国》邀请连载〈便当时间〉专栏,果然颇受读者欢迎。从杂志上发表的共一百一十三篇文章里选出三十九篇来,由木乐舍出版的单行本,充满着难以言喻的魅力。于是一次又一次再版,至今卖了四万本。

  这本书里有从幼儿园儿童、高中生到大学教授、和尚、农民、船老大、保险推销员、少数民族歌手、火车驾驶员、渔女等等不同年龄、身份、职业的日本人。有人在离岛长大,有人在山区生活一辈子,也有人从城市移居农村。阅读不同背景的人讲出来的真实生活经历,可说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简直和听《一千零一夜》故事一般令人兴奋。

  加上,他们让阿部了拍摄的便当,个个都很丰富精致。在三十九个便当中,只有一个是大饭团,其他三十八个都是既有主食又有副食的套餐。那大饭团是住在群马县的土屋继雄先生自己做的。他的工作是“集乳员”,即在牧场和牧场之间开卡车,把刚挤过的新鲜牛奶收集后送到农协去。因为早晨四点钟就得离开家,不好意思麻烦太太,每天都自己做个大饭团 随身带去上班,什么时候饿了就什么时候吃一口。下班后,土屋先生也逛逛市场买点咸菜等,以便放在第二天的饭团里,还顺便给女儿买她喜欢吃的冰淇淋。

  其他三十八个便当,可能是为了给拍摄,做得比平时豪华一些了吧。在长方形或者椭圆形的铝制、不锈钢制、塑料制饭盒里,米饭占大约一半的地方。另一半空间里,塞着四到十种副食品。最常见的菜肴是黄色宜人的炒鸡蛋,其次是红色可爱的迷你西红柿。好看的便当不能没有黄红绿等鲜艳颜色的食品。所以,绿色的青花菜、青菜等出现的频率也相当高。至于肉类,有酸甜肉丸子、鸡唐扬(炸鸡块)、小香肠等。从前在日本人的便当里,不能没有的酸梅干和咸鲑鱼,如今却较少看见了。

  在《便当时间》一书的封面上,有头上戴着潜水面罩的中年女性照片。她是在东京东边的千叶县渔村做“海女”的里见幸子女士。海女是跳进海里去,采取鲍鱼等海珍的职业。日本各地历来有这一行家。里见说,她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做妈妈的不方便出去工作。所以,在家对面的大海里,潜一下找找有什么可卖的,然后按照当地规定,拿到渔协去卖了。久而久之,她说对寻宝游戏上瘾了,不能戒掉。

  沙滩上有海女们共享的小屋,里面修筑的地炉是烧起火来使海女保暖的。她们吃的午饭,只有白米饭是从家中塞在便当盒里带来的,其他副食品,如玉米是临时用海水煮熟的,烤鱼也是当场边烤边吃的,保证新鲜好吃。

  相比之下,京都造型艺术大学空间演出设计系的松井利夫教授吃的便当,给人以小巧玲珑的印象。那是竹皮包装的鲔鱼海苔卷。他说,是家里养的九只猫儿吃剩的生鱼片,主人用海苔跟米饭一起卷起来,带到大学来当午餐吃的。讲卡路里,恐怕海女便当的几分之一都不到。当然,海女和大学教授消耗的能量也不一样。

  他们两位的便当,其实都算是异数。正如,加拿大出身来日本发展的英语女老师,携带的便当盒里有源自北非的古斯米,也是异数。《便当时间》一书收录的三十九种便当中,绝大多数都以大米饭为主食,再加上几种副食品的。便当盒里塞的大米饭甚少是纯白饭,一般都是搁着芝麻,撒着鲑鱼松、鸡肉松、银鱼干等,或者本来就是跟黑豆等其他谷类一起煮的。

  我之所以买来《便当时间》一书,是因为前些时候开始,每天早晨为高中一年级的儿子做便当,想要了解一下当代日本的便当文化处于什么状态。初步的结论是:家里做便当的习惯在日本社会根深蒂固,但是便当的具体内容则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同。比方说,从前的便当里绝不会出现的生菜色拉、马铃薯色拉等用美乃滋(蛋黄酱)调味的西式食品,如今往往占住便当盒里最大的空间。这个变化反映出来广大日本人对健康饮食以及减肥的关注。

  最初我很惊讶,如今的日本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带着自家制便当上班上课去。看完对三十九个人进行的访问,我才发觉:其实在全日本,没有便利商店,所以只好带自家制便当的渔村、农村也是为数不少的。只是电视和网络的发达,把各种信息送到那些偏僻地区去,使得日本各地人吃的便当,彼此非常相似。

  《便当时间》里,也有北海道带广市的赛马场护士石井春美女士的照片。她是幼儿园儿童的母亲,自己的便当盒里也有切成心形的炒鸡蛋。她说:那本来是给女儿做便当时灵机一动就做的。那天,小朋友回家后高高兴兴地报告说了:妈妈,今天我的便当盒里塞了幸福的形状吧?可见,便当是母亲和孩子,妻子和丈夫联络感情的一种渠道。

  石井说:记得小学时候的午餐时间,学校方面提供副食品,主食白米饭就得从自己家里带去。到了中午,打开饭盒看,其他人的主食都是白色,只有她的米饭是粉红色的。那是她母亲把鱼肉香肠切成末,撒在了白米饭的表面上。班导师不认可,但是她心里很得意,同学们则都好羡慕,因为粉红色的米饭代表母亲对女儿的关怀。其实,即使在几十年前,鱼肉香肠并不是高级食品,是买不起肉肠的人才买的替代品。可见,做打动人心的便当需要的是爱而不是金钱。

  住在镰仓的津田敦子女士,每天中午跟果酱厂的同事们一起吃便当。她说:小时候母亲做的便当里,水煮蛋呈现兔子的形象,饭团上则画着小男孩、小女孩的脸孔。于是接受《便当时间》访问之前,特地给母亲打电话询问了那些究竟是怎么做的?未料,母亲笑说,都不记得了。充满爱心的便当,做的人忘记了,吃的人却久久都忘不了。女儿如今成年一个人生活,每天为自己做便当。她说:做好的便当,经常拍照而传给住在远处的姐姐看看。那是分开两地生活的姐妹联络感情的方式。

  对于小时候母亲做的便当,并不是大家都有美好的记忆。在四国高知县的马路村农协做公关的菊池史香女士说:她母亲做小区保健工作,对染过色的食品厌恶如蛇蝎。小朋友都爱吃的红色小香肠,或者常给饭盒里增色的黄色腌萝卜等,母亲都绝对不接受。结果,她做的便当,虽然保证健康,但就是不显眼,每次都令孩子失望。如今女儿早已成人,可是讲起小时候的便当来,仍然激动,心不平气不和。可见,成功的便当多年来都让孩子怀念。反之,不成功的便当就多年来都给孩子埋怨的!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207/n475164908.shtml report 10053  书名:《东京时味记》出版社:译林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年9月内容简介:日本料理就是寿司、刺身、寿喜烧?其实酱酱烧、秋刀鱼昆布卷、熏烤鲣鱼等等也是不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