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海风下:卡逊十年写就北美东海岸海洋百科全书

来源:搜狐读书
  • 手机看新闻
第4页 :春迁

  卡逊的勇敢和不畏强权、维护真理,面对诽谤和人身攻击毫不妥协的精神在人们的纪念和持续不断的研究中,进入到大众文化中,帮助公众提升了环境意识。而大众环境意识的提高才是保护环境的真正力量。如果卡逊的在天之灵知道她身后仍然具有如此重要的影响,这位美丽的自然女神大概会感到宽慰。

  李大光(中国科学院大学 教授)

  春迁

  庞大的西鲱群通过水湾进入河口的那个夜晚,候鸟大规模迁入海湾区域。

  在黎明潮水涨到一半时,障壁岛海滩上的水仍暗不见底。有两只小三趾鹬在水边奔跑,它们紧紧地贴近潮水边缘上薄薄的浪花。这两只苗条的小鸟,身披栗红色和灰色的羽毛,黑色的小脚在硬实的沙地上跑得十分轻快,脚边沙地上一个个膨胀的气泡和海水泡沫如蓟花的冠毛般滚动着。这两只三趾鹬所属的鸟群由数百只滨鸟组成,当晚才从南方迁徙到这个岛屿。迁徙大军在大沙丘的庇护下休息了一夜。现在,天渐渐变亮,海水也渐渐退下,它们被吸引到了海边。

  那两只三趾鹬在湿沙里找寻小型薄壳甲壳动物,它们尽情地享受捕食带来的兴奋,全然忘记了昨夜长途飞行的疲惫。当下,它们忘记了自己必须要在不久以后到达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有广袤的冻土、填满白雪的湖泊和极昼。“黑脚”(Blackfoot),迁徙大军的首领,已经是第四次从南美洲的最南端迁徙到北极的筑巢地了。在短暂的生命中,它飞翔了六万多英里,南追北赶地跟随着太阳,在春秋两季,迁徙的距离将近八千英里。而那只在沙滩上与它并肩奔跑的三趾鹬,是一只刚满一岁的雌鸟,首次踏上回归北极之旅。它上次离开北极是在九个月前,那时它还只是一只刚会飞的雏鸟。和其他年长的三趾鹬一样,“小银条”(Silverbar)也脱下了冬天那点缀着珍珠色的灰色羽毛,换上了红褐色的繁殖羽。所有要回到北极原始栖息地的三趾鹬都是这种颜色。

  黑脚和小银条在海浪边缘寻找鼹蟹。沙滩上布满了鼹蟹的洞穴,沙地被它们弄得千疮百孔。整个潮汐地带的食物里,三趾鹬最爱的就是这些卵形的小蟹了。海浪每次退下时,湿沙上的蟹穴都会冒出气体,鼓起泡泡。如果三趾鹬的动作够快够稳,就可以在下一次海浪到来前用喙将鼹蟹从洞穴里取出来。许多鼹蟹抵不住湍急的海浪的冲击,被冲到了海水甚多的沙洞里,只得猛蹬挣扎。这时候,三趾鹬通常都会把握机会,在这些不知所措的鼹蟹拼命挖洞隐藏自己时将它们抓住。

  在小银条靠近回流时,它看见两个闪亮的气泡将小沙粒推开。它知道,下面一定有蟹。虽然那时小银条在守着气泡,但它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在杂乱无章的碎浪中有一个大浪正在逐渐成形。它一边颠簸着往沙滩上跑,一边估计着大浪的速度。透过水流低沉的声音,它在浪峰拍岸时听到了更加轻微的嘶嘶声。几乎在同一时间,鼹蟹那羽状触角也露出了沙面。如山一样高的绿色巨浪卷了起来,小银条奔跑于浪尖的正下方,张开喙猛烈地插入湿沙,将鼹蟹拖了出来,在海浪打湿它的脚之前,小银条赶忙转过身逃回到沙滩上。

  在阳光仍然平射水面时,三趾鹬群里的其他成员加入黑脚和小银条,来到了沙滩上。不久,沙滩上便布满了小滨鸟。

  一只燕鸥沿着碎浪带飞了过来,它低着头,露出了头顶的黑色,它的双眼紧盯着海里鱼的动静。它在密切注视着三趾鹬群,伺机通过吓唬落单的小滨鸟来逼它交出捕到的猎物。当那只燕鸥看到在海浪中快速奔跑的黑脚成功地抓住一只鼹蟹时,它气势汹汹地侧身往下飞,通过尖锐、刺耳的叫声来发出威胁。

  “啼—吖—啊—啊!啼—吖—啊—啊!”燕鸥叫道。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227/n477102484.shtml report 10905 作者:[美]蕾切尔·卡逊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原作名:UndertheSea-wind译者:方嘉文内容简介:《海风下》是卡逊的处女作,是著名的“海洋三部曲
(责任编辑:李倩倩 UB002)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