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资讯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独家|记忆消亡史:重构、覆盖,厉害了word脑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澳大利亚] 乔纳森·福斯特
  • 手机看新闻

  最近2部大热韩剧《蓝色大海的传说》和《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火的不要不要的,每周三、四都有一大票迷弟迷妹死守放送。美人鱼与人类的兜兜转转前世今生、记住与遗忘的爱恋,不老不死不伤不灭独自活了939年无法解脱的鬼怪与生来就为毁灭自己的少女的相遇……

《蓝色大海的传说》中全智贤扮演的美人鱼~~(ˉ﹃ˉ)
《蓝色大海的传说》中全智贤扮演的美人鱼~~(ˉ﹃ˉ)


《鬼怪》剧照中男女主~~
《鬼怪》剧照中男女主~~

  两个故事的背后都有一个东西在玩弄这他们——记忆。拥有记忆,人才之所以是这个“人”。而拥有记忆真的是一件好事吗?《蓝色大海传说》中,前世忘记美人鱼的金聃龄与今朝再“被遗忘”的许俊宰看似是被保护,但实际感受呢?《鬼怪》中守着939年记忆,目睹亲友挚爱一个又一个死自己而去、渴望遗忘和消亡的金侁……记忆似一个恶童,让他们有人欢喜有人忧愁,遗忘与记住仿佛都成了痛苦与快乐的源泉。

  上周末,读书君没守住要养肥再看的flag,一口气补完了两部剧,被又忧伤又暖人的故事圈粉之外,也引发了对“记忆”的思考。人类真的是神奇的东西,能够记住几年、几十年、甚至一生的东西,而记忆参与了人格的行程,好的记忆时刻支撑、滋养着我们,而坏的记忆可能成为一生的阴影与黑洞。记忆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记住,记忆的机制又是怎样运行的?高考、考研、考英语四六级的时候,大家一定都被安利过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这个东西真的那么鬼畜吗?还有神马其他关于记忆的研究咩?今天就让我们从牛津通识读本《记忆》([澳大利亚] 乔纳森·福斯特 译林出版社 2016年3月)一书中去寻找答案吧!

 

01 记忆会衰退,为何年老的我们却能清晰记住童年?

  人的记忆力有强有弱,发展不均衡,似乎比人的其他才智更加高深莫测。

  ——简·奥斯汀

  事实上,无论我们做什么事,记忆都在其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文将就此进行重点阐述。没有记忆,我们就会无法说话、阅读、识别物体、辨别方向或是维系人际关系。

  为什么,这一上天赐予的能力对去年的事情记得模糊,对昨天的事情记得清楚,而记得最为清楚的是一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又是为什么,年老后对童年往事的记忆似乎最为深刻?为什么复述一段经历能强化我们对它的记忆?为什么药物、发热、窒息和兴奋会令遗忘已久的记忆复苏?记忆的这些特性显得相当不可思议;乍一看来,这些特性甚至是互相矛盾的。那么很显然,记忆这一能力的存在并不是绝对的,它需要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发挥作用。弄清这些条件究竟是什么,则成了心理学家最有趣的任务。

  ——威廉·詹姆斯,《心理学原理》

  我们能记住什么?为什么能记住?又是如何记住的?人们已经对这些课题开展了大量研究,这样做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记忆是如此重要的心理过程。正如著名的认知神经科学家迈克尔•加扎尼加所说:“除了薄薄的一层‘此刻’,我们生命中的一切都是记忆。”记忆能让我们回想起生日、节假日,以及在几小时、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前发生过的其他重要事件。我们的记忆是个人的、内在的,然而,如果没有记忆力,我们也将无法从事外在的活动——比如进行交谈、辨认朋友的面孔、记得预约时间、尝试实现新的想法、取得工作上的成功等等,我们甚至无法学会走路。

02 为什么人不能随心所欲控制自己记忆,想记啥就记啥

 

  记忆指的绝不仅仅是过去经历在头脑中的重新浮现。只要某段经历在后来对一个人产生了影响,这影响本身就反映了对那段经历的记忆。

  记忆那难以捉摸的特性可以从下面这个例子中窥见一斑。毫无疑问,你平日里一定见过成千上万枚的硬币。但你能准确地回忆出其中某一枚的样子吗?

(图片来自《记忆》,请勿转载) 

  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专家就针对这一课题进行了系统研究。研究人员发现,对于像硬币这样常见的事物,多数人的记忆力其实很差。我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能轻而易举地记住这些东西——但某种意义上,这类记忆根本不存在!你可以用周围其他常见的物品来试试看,比如可以回想一下公司同事或好友的日常穿着,你将会得到同样的结论。

  这一发现的关键点在于:我们倾向于记住对自己而言最显著、最有用的信息。比如,当我们去记认不同的人的时候,通常都会记住他们的面孔以及其他变化不大又具有代表性的特征,而不大会记住那些时常变化的特征(比如个人着装)。

  以下的情形或许能更直接明了地说明记忆的作用:某个学生在听完一堂课后,在考场上顺利地回忆起课上讲授的内容。早在学生时代,我们就对这类记忆非常熟悉了。但我们或许很少意识到的是,即使这个学生没能“想起”那堂课以及课上所讲的内容本身,而只是泛泛地运用了课上所讲的内容(也就是说,他没有关于这堂课的情景记忆,他并没有想起那堂课,没有回忆起当时情景中的具体信息),记忆仍然在他的脑海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当这个学生综合使用课堂上所讲授的信息时,我们便可以说这些信息进入了他的语义记忆,这种记忆类似于我们平时所说的“常识”。同样,无论我们是否有意识地去学习,记忆都在发挥作用。事实上,我们平时很少像学生读书那样,努力往头脑中“刻录”各种信息,以便牢牢地记住。相反,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只是正常延续着每天的生活。但如果日常生活中有重要事件发生,我们特有的生理和心理模式便会开始运作,因此我们会比较容易记住这些事件。例如,多数人都曾忘记自己把车停在了大型停车场里的什么位置。但如果我们在停车场里发生了事故,撞坏了自己的车或邻位的车,我们便会产生本能的应激反应,从而把这类事件(以及我们当时的车位)记得尤其清楚。

  因此,记忆的清晰程度并不取决于人们想要记住这件事的意愿强烈程度。此外,只要过去的事件影响了我们的想法、感觉或行为,就足以证明我们对这些事件存有记忆。无论我们是否打算提取和使用过往的信息,记忆都会发挥作用。许多往事的影响都是无意间发生的,而且可能会出乎意料地“跳进脑海中”。学者们在过去几十年中的研究表明,记忆信息的提取甚至也可能与我们的意愿相左。


03 被威胁和奖赏时,我们会更容易去记忆?

 

  柏拉图将记忆看作一块蜡版,上面可以留下印记或编码,随后存储下来,以便我们日后提取这些印记(即记忆)。编码、存储和提取这三者的区分,直到今天仍被研究者们沿用。其他古典时期的哲学家还曾将记忆比作鸟舍里的鸟,或是图书馆里的书,这强调了“追忆”的难度:提取特定的信息,犹如抓到特定的那只鸟或找到特定的那本书,难度可见一斑。

(图片来自《记忆》,请勿转载)
(图片来自《记忆》,请勿转载)

  现代的理论家们已经开始认识到,记忆是一个选择性、解释性的过程。换言之,记忆不仅仅是被动地储存信息。在学习和存储新的信息之后,我们可以对其进行选择、解释,并将不同的信息相互整合,从而更好地运用我们学会和记住的信息。

  然而我们的记忆力远远谈不上完美。要在这个世界上有效地运转,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记住,有些则无须记住。前面我们已经留意到,需要记住的事情常常具有进化上的重要意义:在与“威胁”或“奖赏”相关的情形下(无论是实际存在的,还是自己认为如此的),相应的大脑机制会被激活,从而令我们能更好地进行记忆。

  沿着这一线索来思考,许多当代学者认为,记忆机制最重要的特点在于:这是一个动态的活动,或者说是一个过程,而不是静态的实体或事物。


04 鬼畜艾宾浩斯遗忘曲线:遗忘率最高的峰值竟是刚学完的时候?

  赫尔曼·艾宾浩斯曾在19世纪晚期针对记忆和遗忘进行了一系列经典的研究。

  他发现,遗忘速度大致呈现负指数规律变化,即在学习完材料后的最初阶段,遗忘进展得很快,之后,遗忘的速度会慢下来。所以,遗忘速度是呈负指数规律的,而不是线性的。这一观察已然经过时间的检验,适用于一系列不同的学习材料和学习条件。因此,如果你离开学校后不再学习法语,那么在最初的12个月里,你对法语词汇的遗忘会发生得非常快。但随着时间继续推移,你的遗忘速度将会降低。如果你五年或十年后再学习法语,你会吃惊地发现自己还能记住这么多词汇(与几年前你所能记住的相差不多)。

(图片来自《记忆》,请勿转载)
(图片来自《记忆》,请勿转载)

  艾宾浩斯还发现了记忆的另一个有趣特点。对于那些“丢失了的”信息,例如那些被遗忘了的法语词汇,你能比初学者更快地再次掌握它们(这就是艾宾浩斯提出的“节省”的概念)。这一发现意味着,这些“丢失了的”信息一定还在大脑中留存着痕迹。这也证实了无意识认知的重要性:显然我们已经无法有意识地记住这些“丢失了的”法语词汇,但研究表明,我们在潜意识里仍然留有相关的记忆。对此我们可以补充:“在有意识的记忆中遗忘了,但仍然以其他的形式留存着。”

  业内一些学者曾提出,艾宾浩斯的方法有些过于简单化,将精妙的记忆过程简化成了人造的、数学的构成。虽然艾宾浩斯采取了科学、严谨的步骤,从而将记忆机制分割为容易处理的组成部分,但这种方法的风险在于,那些真正令记忆在日常生活中发挥作用的本质方面(甚至是决定性的方面)有可能被剔除了。


05 记忆能当真咩?我们会把事情记成最期待或预设的那样!

  巴特利特对红极一时的艾宾浩斯的研究提出了质疑。他反其道而行,着重使用本身具有意义的材料,而他选择的受试者将在相对自然的条件下对这些材料进行学习和记忆。巴特利特发现每个人回忆故事的方式都独具一格。

  巴特利特认为,对于要记住的事件,人们的情感色彩和关注程度存在不同,这多少会影响实际被记住的内容。用巴特利特的话说,记忆会保留“一些鲜明的细节”,而我们记住的其他内容只不过是在原有事件的影响下,我们自己精心加工后的产物。巴特利特将记忆的这一关键特征称为“重建”,而非“再现”。换言之,我们对过往事件和故事的记忆不是一种复制,而是基于既有的预设、期望以及我们的“心理定势”而进行的重建。

  举例而言,想象一下,当两个人看同一部电影,他们对于电影内容的描述会较为相似,但同时也会存在很大的不同。他们的描述为什么会有差别呢?这取决于他们的兴趣点、动机以及情绪反应,取决于他们如何理解眼前的故事。这例子也暗示出,社会因素(比如人们心中的刻板印象)会影响我们对事件的记忆。

  巴特利特观点的核心在于,人们会为自己观察到的事件赋予意义,而这会影响他们对这些事件的记忆。


06 记忆是一种非静态活动,也不该被视为单个实体

 

  无论我们做什么事,记忆都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记忆,我们就会无法说话、阅读、识别物体、辨别方向或是维系人际关系。虽然有关记忆的个人观察和轶事颇有趣味和启发性,但这往往只是来自某一个人的具体经历,因此,这些观察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普遍适用于所有个体,是值得探讨的。我们已经从艾宾浩斯和巴特利特的研究中看到,系统的研究可以就人类记忆的功能特性带来重要的洞察。近些年,我们已经可以凭借强大的观察和统计技术来系统地分析记忆的功能特性,对于精心控制的实验所得的结果,我们已能够解读其规模和重要性。把记忆视为一种活动,而非静态的事物,是更为准确的。此外,近来最重要的科学发现之一就是,记忆是多种功能的集合,因此不应将记忆视为单个的实体(比如,“我的记忆”如何如何)。

(感谢译林出版社授权并提供文字)

|关于书|

 


作者: [澳大利亚] 乔纳森·福斯特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原作名: Memor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译者: 刘嘉
出版年: 2016-3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229/n477304512.shtml report 10622 最近2部大热韩剧《蓝色大海的传说》和《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火的不要不要的,每周三、四都有一大票迷弟迷妹死守放送。美人鱼与人类的兜兜转转前世今生、记住与遗忘的爱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