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资讯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独家|朝阳吃瓜群众指南:科学看化学药品诱服力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阿道斯·赫胥黎
  • 手机看新闻

  纵览每天的社会新闻,我们总能看到一两条和毒品、酒精相关的事件发生。虽则它们看上去危害性相距甚远,但实则都是兴奋剂。我们仿佛一面理智的对兴奋剂严厉的说不,一方面又难以抵挡它的诱惑。

  从新石器时代起,人类就迷之沉浸于兴奋剂中无法自拔,从古代印度神话传说中也能一窥一二,并且其往往都会成为宗教仪式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物品。

  化学药品为何对人类这样充满邪恶的诱惑?人类使用或制造过哪些兴奋剂,你能想象它们中有很多实则我们每天都在接触吗?为什么即使知道其对身体有害,人们仍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当镇静剂作为药物被使用时,他们就是可以安全的嘛?险的兴奋剂同政治、宗教又有怎样的联系?

  英国著名作家、学者、剧作家、诗人阿道斯·赫胥黎1932年发表反乌托邦经典之作《美丽新世界》中,曾描述了一个没有我们所熟知的兴奋剂的世界,而后他在其作品《重访美丽新世界》(三辉图书/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6年7月)一书中对这种设定和其背后的思考进行了再次解读,并深层向大家介绍了人类兴奋剂制造史,兴奋剂背后所存在的伦理与哲思,现代兴奋剂的药用研究及利弊等。

  知道这些,才能更好的当好朝阳吃瓜群众啊!

 

  01 古印度:带来极端幸福体验的兴奋剂索麻是至高特权象征!

  在我寓言式的《美丽新世界》里,没有威士忌,没有烟草,没有非法海洛因,也没有走私的可卡因。人们不抽烟,不喝酒,不吸毒,也不注射毒品。任何人任何时候感觉情绪低落或身体不适,他就可以吞服一两片被称为“索麻”的化合物。我的这种假想中的药品名称源自一种无名的植物(可能是一种马利筋属植物),它是入侵印度的古代雅利安人在最庄严的宗教仪式上服用的一种东西。在隆重的仪式过程中,僧侣和贵族会饮用这种从植物茎叶中提炼出来的麻醉液汁。据《吠陀经》的颂歌记载,饮用索麻的人在很多方面都会得到保佑。他们的身体可以变得强壮,心灵会充满勇气、快乐和热情,他们的智慧将得到启迪,在飘飘欲仙的体验中他们得到了长生不老的保证。但是这种神奇的液体也有缺点。索麻是一种危险的毒品,它的毒性太大,连伟大的天神因陀罗(读书君:换过说法大家就知道是谁了,帝释天帝释天帝释天!)有时也因为饮用了它而生病。一般的凡夫俗子如果饮用过量,甚至会丧命。但是饮用索麻能让人体验常人无法获得的幸福和启迪,所以这被视为一种极高的特权。为了获得这样的特权,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日本漫画《圣传》中的帝释天与阿修罗王
日本漫画《圣传》中的帝释天与阿修罗王
《圣传》中最后成为破坏神的小阿修罗
《圣传》中最后成为破坏神的小阿修罗

  和索麻相比,啤酒是一种最简单、最不可靠的麻醉剂。在让人间变天堂这种事里,索麻的效力和酒精的效力相比,就像酒精的效力和弥尔顿的神学观点产生的效力相比一样。

  02 鸦片从史前就是镇静剂?现代脑化学领域研究如何药物控制意识?

 

  1931年没人感兴趣的领域(脑化学领域)在27年后已经成为生物化学和行为医学研究的热点。控制大脑活动的酶现在正得到研究。身体里原来不为人知的化学物质,如肾上腺色素和血清素(佩吉博士是合作发现者)被分离出来,它们对我们的心理和身体功能有着重要影响,这些已经成为研究对象。与此同时,新型药品正在被合成——这些药品可以强化、纠正或干扰各种化合物的反应,借助这些药品,神经系统在控制身体和意识方面会产生神奇的功效。从我们的观察来看,这些新药最有趣的特点是,它们可以暂时地改变大脑的化学作用和相关的大脑状态,但不会对整个有机体造成损害。在这个方面,它们和索麻很相像,而和过去那些改变人的精神状态的药品完全不同。例如,过去用得最多的镇定剂是鸦片,但是鸦片是一种危险的毒品,从新石器时代到现在,它使很多人吸食成瘾,危害了健康。酒精作为一种传统的兴奋剂,也有类似的问题,《圣经》中的赞美诗说它“让人心愉悦”。但不幸的是,酒精不仅让人心情愉悦,如果用量过多,它会让人生病上瘾,在过去的8000至1万年间,它一直是犯罪、家庭矛盾、道德沦丧以及意外灾害的主要诱因。


  03 改变大脑活动状态的老套路:

  ※ 可卡因、安非他命:产生无数爬虫啃食幻觉&暴力犯罪偏执

  感谢上帝,还有一些常见的兴奋剂,如茶、咖啡和玛黛茶,几乎是无害的,它们的刺激性很弱。可卡因和这些“可口但不令人酩酊”的饮品不同,它是一种非常强烈而且危险的毒品。那些服用可卡因的人虽然会感到很舒服,觉得自己在身体和心理上都无比强大,但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他们会感到无比痛苦的沮丧,会产生被无数爬虫包围的幻觉,甚至还会出现导致暴力犯罪的偏执妄想。最近新出现的一种刺激品是安非他命,更多的人知道它的商标名“苯丙胺”。安非他命的效果很好,但如果被滥用,则会严重损害身心健康。据报道,日本大约有100万安非他命的瘾君子。

  ※ 致幻以获升仙体验?印第安人宁可呕吐也要在宗教仪式上咀嚼龙舌兰

大家好,我们是3棵巨型龙舌兰
大家好,我们是3棵巨型龙舌兰
印第安人在采摘龙舌兰
印第安人在采摘龙舌兰
  在能产生幻觉的常见毒品中最著名的是墨西哥和美国西南部的龙舌兰以及遍布全世界的大麻。根据最可靠的医学和人类学证据来看,龙舌兰远不如白人饮用的杜松子酒和威士忌有害。印第安人在进入天堂的宗教仪式中会使用这种东西,这会让他们感觉自己和心爱的部落群体融为一体,为了得到这样的体验,他们要付出的代价只是咀嚼这种味道难闻的东西,并且在一到两个小时内感觉恶心呕吐。大麻是更加无害的毒品,完全不像那些耸人听闻的人所说的那样可怕。1944年,纽约市市长委托医学委员会专门调查大麻问题,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经过认真调查,大麻不会对社会造成威胁,即使是对于那些吸食成瘾的人来说,它也只是个讨厌的东西而已。

  04 安全新套路:3种镇静剂治精神疾病,不会上瘾基本无害?

 

  看完这些传统的改变大脑活动状态的方法,我们再转向行为医学研究的最新产品,其中最为人熟悉的三种镇定剂:利血平、氯丙嗪和甲丙氨酯。前两者对于治疗某些精神疾病具有很好的疗效,虽然不能根治,但至少可以暂时消除某些明显症状。甲丙氨酯对于神经衰弱的病人也有类似的疗效。虽然这些药并不是都完全无害,但是它们对于身体健康和心智活动的影响都很小。在一个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的世界里,镇定剂的副作用和效果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氯丙嗪和甲丙氨酯还不是索麻,但在某些方面已经非常接近那种神秘的毒品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可以暂时缓解神经紧张,但是不会对机体造成永久性伤害,在药性发作时,只会对智能和体能产生极小的伤害。作为麻醉剂,它们可能比巴比妥酸盐更好,因为后者会使大脑迟钝,如果使用剂量过大,会引起很多意想不到的心理生理症状,甚至会导致完全上瘾。


  05 强力无害新致幻剂:1/40000克就带人进入美妙新世界

进入新世界???
进入新世界???

  药学家最近在LSD-25(麦角酰二乙胺)中发现了索麻的另一个作用——提高刺激感应力并产生幻觉,从生理学角度来说,这是完全无害的。这种神奇的致幻药只需要1/20000克,甚至1/40000克的微小剂量就可以把人带入另一个世界(和龙舌兰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下,麦角酰二乙胺可以带我们去的那个世界美妙得像天堂,但有时也可能是炼狱甚至是地狱。但是,不管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几乎所有使用过麦角酰二乙胺的人都认为这种体验让人神往。不管怎么样,能够以很小的代价就能改变大脑的状态终究是一件神奇的事。

  索麻不仅仅是一种致幻剂和镇定剂,它还是一种(毫无疑问这是可能的)能刺激大脑和身体的兴奋剂,能产生积极的快感,也能产生消除焦虑和紧张后的消极快感。


  06 最可能的理想兴奋剂:嗑了不睡觉,精力旺盛、思维敏捷、能力提高,还无害……

要有多兴奋?
要有多兴奋?

  理想的兴奋剂既要有效又要无害,这样的兴奋剂还尚在发现中。我们已经看到,安非他命还远不如人意,它的副作用太大。更有希望发挥索麻作用的药品是异丙烟肼,这种药品现在被用来帮助病人摆脱忧郁,活跃情绪,从总体上提高他们的心理能量。据我熟悉的一位药学家透露,另外一种可能更有效的新药品还处在试用阶段,它的名字叫醋氨苯酸二甲氨乙醇(Deaner)。醋氨苯酸二甲氨乙醇是一种氨基醇,可以用来提高身体内乙酰胆碱的生成,从而提高神经系统的活动和功能。服这种药的人需要较少的睡眠,感觉精力旺盛,思维速度和能力都得到提高——所有这些在短时间内都对机体没有伤害。这样的好事听上去简直不可能。

  我们知道,虽然索麻现在还不存在(也许永远也不会存在),能够发挥索麻某些方面功能的替代物却已经被发现了,比如说便宜的生理镇定剂、便宜的生理致幻剂、便宜的生理兴奋剂。

  07 1958年美国人每年镇静剂处方费已达4800万美元,靠药物快乐?

  今天,烟酒到处可以买到,人们在这些并不令人十分满意的欣快剂、准兴奋剂和镇定剂上花的钱比用于孩子教育的钱还要多。再来看看巴比妥酸盐和镇定剂。在美国,这些药品只需要医生的处方就可以买到。美国大众对城市工业化环境有太多不满,他们需要大量这类药品才能生活下去,因此医生每年开的各类镇定剂处方费用达到了4800万美元。而且,大部分这类处方都会重复使用。一百剂量的快乐不够,到药房再要一瓶,吃完了,再要一瓶……如果镇定剂可以像阿司匹林一样便宜易买,那么它们的消费量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以十亿计,而是要以百亿、千亿计。物美价廉的兴奋剂也一样会得到广泛使用。

  08 不是魔法!现实版吐真剂:多国警察用其引导顽固罪犯坦白

掀开面纱吧~不要隐藏
掀开面纱吧~不要隐藏

  在独裁统治下,药剂师会随着环境的变化根据指令改变他们的产品。在国家出现危机的时候,他们会努力销售兴奋剂。在危机之间的时期,民众可能警觉性太高、精力过剩,对独裁者不利。这种情况下,就应该鼓励民众买镇定剂和致幻剂。在这些让人宽慰的糖浆的影响下,他们绝对不会给当权者惹任何麻烦。

  照现在的情况看,镇定剂可以避免人民制造麻烦,不仅是不给统治者惹麻烦,而且还可以避免人民制造内部的麻烦。太多的压力会让人生病,没有压力也会让人生病。在有些情况下,我们必须紧张,这种时候太镇定是绝对不合适的(特别是强行使用化学药品后的镇定)。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关于甲丙氨酯片的研讨会,会议期间,一位著名的生化学家开玩笑地建议美国政府向苏联人民免费赠送500亿份这种最受欢迎的镇定剂。这个玩笑非常意味深长。苏联和美国这两个国家,一个不断受到威胁和承诺的刺激,不断接受单方面的宣传,另一个则沉浸在电视和镇定剂中,这样的两个对手哪一个能取得胜利呢?

  我寓言小说里的索麻有镇定、致幻、刺激以及提高暗示感应力的力量,可以用于加强政府宣传的效果。现在的药学辞典里已经有几种药可以达到这个目的,虽然效果还不够明显,而且会产生一定的生理副作用。例如,东莨菪碱是天仙子中的一种活跃成分,如果用量很大就会产生剧毒,还有喷妥撒和阿米妥钠。因为某种奇怪的原因,喷妥撒被冠以“真相之液”的绰号,很多国家的警察都用这种药品来引导顽固罪犯坦白(或者是暗示他们应该怎样坦白)。喷妥撒和阿米妥钠可以降低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障碍,因此在治疗“厌战症”时效果很好,这种治疗在英国被称为“情绪发泄疗法”,在美国被称为“麻醉综合治疗”。

  与此同时,药物学、生物化学和神经学都在发展前进,我们可以肯定,在未来的几年间,我们可以发现更新更好的化学方法用于提高暗示感应力,降低心理抗拒力。和人类的其他发明一样,这些新发现可能被合理使用,也可能被滥用。它们既可以帮助心理医生对抗心理疾病,也可能帮助独裁者破坏自由。更有可能的是(因为科学是绝对公正的),它们会同时既让人沦为奴隶又让人获得自由,既治病救人又毁灭人类。

(感谢三辉图书授权并提供文字)

|关于书|

 

作者: [英] 阿道斯·赫胥黎
出版社: 三辉图书/中央编译出版社
原作名: Brave New World Revisited
译者: 章艳
出版年: 2016-7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61230/n477423119.shtml report 11763 纵览每天的社会新闻,我们总能看到一两条和毒品、酒精相关的事件发生。虽则它们看上去危害性相距甚远,但实则都是兴奋剂。我们仿佛一面理智的对兴奋剂严厉的说不,一方面又
(责任编辑:樊雅和 UB00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