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资讯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老北京花炮揭秘:“炮打襄阳城”是个什么绝活

来源:搜狐读书 作者:金受申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老北京花炮揭秘:“炮打襄阳城”是个什么绝活

  近日,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发布了对1000位常住市民开展的民意调查:82.9%的被访市民表示,今年春节期间在北京不打算燃放烟花爆竹,这比去年同期上升6.4个百分点。虽然也有很多人表示,北京不放炮,基本上就没什么年味儿了。但在雾霾的进逼之下,北京市民对烟花爆竹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变。在旧时代的老北京,烟花爆竹可是春节最绚烂的标志之一。《老北京的生活》是北京民俗学家、掌故大家、曲艺研究专家金受申先生的代表作之一。全书分六部分记述了老北京的四季时令、婚丧礼俗、吃喝忆旧、消遣娱乐、旧京百业、下层剪影等风物人情,我们可以发现,春节燃放的炮仗,居然有如此多讲究。

  爆竹的来源,各说不同,大约不外驱除鬼魅一个目的。在山村数家,悬灯结彩地过年,远山相望,红灯明灭,如见孤火,有说不尽的一种风味。这时爆竹一声,起于林杪,或“双响”,或“炮打灯”,见于空中,流星相似,雷霆一般,空山回响,婉转不绝,另成一种境界。

  我在十年前曾在西山深处山家度年,小小村落,彻夜不眠,远近相继的爆竹声,曾在我脑中留下极深的印象。城市的爆竹烟花,无非争奇炫异。在前清时,“吉庆堂史家”曾承应内廷花炮,慈禧太后恩赐“官花炮作”,并准由硝磺库拨用硝磺。每当官运硝磺之时,大车上高插大黄旗,上写“恩准官花炮作吉庆堂史”。是时为姻丈史公惠林掌作(联芳家兄外舅),其后姻兄史永安君继续承应制作,现史兄已年将八十。吉庆堂花炮作在十年前曾再度失慎,炸伤工人多名,以致一蹶不振了。

  北京花炮有“本地做”和“外来货”两种,近来外来货中又有“洋庄货”,更是花样翻新。花炮大体可分为三种:(一)带响的叫“爆竹”。最初只有单响的“麻雷子”,声音洪大,可以算作爆竹的原始物,但一响便绝,毫无蕴蓄。其次继而兴起的为“二梯子”,俗称“二踢脚”,又名“双响”。第一响将药筒打入高空后,然后爆发第二响,满天轰雷,最有趣味。由麻雷子衍化成的是“鞭”,鞭是连接许多单响爆竹,燃着以后连串作响,声如机关枪。凡人家喜事,商店开张,新房驱煞,都要放鞭,所以鞭不只放于过年,平日也大有用处。

  鞭以每个大小分有“寸鞭”和“小鞭”。以每挂多少分有“五百头鞭”“一千头鞭”“五千头鞭”“一万头鞭”。以构造分有“洋鞭”“机器鞭”“鞭里加炮”。鞭里加炮是每十个或二十个鞭中间,加一个大响爆竹。鞭炮的分别,自然是声音大小之别。由二梯子衍成的有“炮打灯”“炮打双灯”“飞天十响”等,不只双响,且能在空中放出红绿色的灯光。袁项城(世凯)和徐东海(世昌)做大总统的时代,总统府燃放花炮,由庶务司陆蘅浦二兄向各庄订购。有一种特别炮打灯,第一响打入天空后,现出一寿星造像,须眉皆见,寿星下落,离地丈许,由寿星头上再发一响,打入天空,再现出一跏坐老僧,徐徐下落,发第三响,出现时装美人,手撑洋伞,如仙女凌云,冉冉没于南海水上,真是奇妙不可思议。

  还有“起花”,北京俗呼“齐货”。爆竹上缚苇秆,放时尾向天,因药力打出极远。大起花能远射数十丈,如天空流星斜渡,并且极快,所以北京人喻人行路太快为“坐起花来的”。起花虽无响声,也是二梯子衍成的,以上都算是带响的爆竹之类。

  (二)不带响的叫“花”。花的基本形式是本色白纸爆竹形,变态又作粗圆桶形。像上糊平纸而无信捻的“太平花”,以后的“盆花”,形似瓜果的花,都由此演变。讲究的将炮打灯和花混合组成大型花炮烟火,有“炮打襄阳城”,形如冥物中的金银山。还有“八角”“花盆”“葡萄架”等,放时花、炮、灯一齐飞起,最为美观,但价钱颇为昂贵。由花衍成的“滴滴金”“耗子屎”,以及“黄烟”“黄烟带炮”,都是小孩的玩物。二三十年前的小孩,每到冬季,大半喜用小刀到老灰墙上刮取灰硝,和以炭末,燃着与放花相同。

  (三)花盒。花盒以层数多、制作巧为精。近年各公园以及各商店,每届元宵节,在花炮以后,多半放一两个花盒点缀点缀。据史兄所谈清宫所放烟火花盒,精巧令人咋舌。当吉庆堂花炮史家承应内廷花炮时,以做“烟火城”曾惊动慈禧太后亲观制作,并赏史公惠林六品顶戴内廷供奉。朝鲜国王并在吉庆堂定制大批花炮烟火,派史兄永安带匠押运赴朝,监视装制燃放,可以说是花炮作一时之荣了。烟火城是一小型城池,也有城楼四门,雉堞、刁斗、旗杆及桥梁等物,城楼上并有守城兵丁,和有名无实的炮打襄阳城绝不相同。点着火线以后,城墙上“秀灯子”一齐大放光明,烟花灯火一律发作。等到城楼灯子一明,桥梁立即落下,现出满桥莲花,宛如孤城夜火,传柝戒兵一般。实兼“花”“炮”“花盒”三种做法而成的。

  史公又曾制作一座“八角美人亭”,火线燃着,亭角珠灯齐明,亭中美人动作如真人。慈禧太后因制作精巧,命内监剪下美人。起初史公以为将获罪谴,后奉到供奉的懿旨,方知上邀宸赏了。

  又曾制一大型“花牌楼”,额嵌“万寿无疆”四字,牌楼下排列狮象虎豹,呈百兽庆寿的样子。燃着火线,牌楼子一明,象身宝瓶花筒随着放出烟火,高及四五丈,以后百兽有的吐火焰,有的射花筒,兽眼皆放射莲花。至烟火放尽,百兽跪伏地上,一时灯暗烟清,牌楼依然存在,能历时数十分钟。还特制三丈五丈九层大花盒,有的每层装制一个吉祥故事,有的每层装制一出戏。有一次史公惠林用半年时间,研究出一个特别方法来,把一个九层花盒共制成一出戏,每一层一个场面,盒子连续落下,场面连续演出,太后十分欢喜,赏赐很多。史兄永安说:“领内廷官款,做一个花盒,还得了许多赏赐,足够二年用度,现在没这时光了。”吉庆堂的花炮烟火,以花炮原理加以机关方法,所以特具奇妙。近来洋庄花炮盛行,也因销路关系,只贩运价格低的小型花炮,特别引人入胜的,也不能多得啊!

  本书摘自金受申《老北京的生活》,北京出版社。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70124/n479492239.shtml report 3354 近日,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发布了对1000位常住市民开展的民意调查:82.9%的被访市民表示,今年春节期间在北京不打算燃放烟花爆竹,这比去年同期上升6.4个百
(责任编辑:朱利安 UB001)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