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狐书评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一位充满激情的教学引领者:《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创意设计》品读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 手机看新闻

  郭景华(文学博士,教授)

 


  昌才兄又要准备出书了,不过,这回要谈的,不是《梦回唐诗千百度》,也不再是《恋上大唐诗生活》,还有《宋朝那些诗生活》。他在《踏梦犹唱蝶恋花》之后,腹有诗书气自华,他要说说《那些经典,温暖光阴——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创意设计》(以下简称《创意设计》)。昌才兄与我相识多年,我俩都曾在某县城中学里教过书,虽不在同一所学校,但昌才兄对中国古典诗词那份热爱,对中国传统文化那份深情,却是远近闻名。除此之外,我跟昌才兄的结缘,就是因为我俩还有曾同县里一帮兄弟,一起相互砥砺,共同复习考研的经历。倏忽二十余年过去,如今我在家乡一所地方高校教书,昌才兄也已成为名校名师。我知道,这么多年来,昌才兄在中学名校教书,虽然教学任务繁重,但仍不改初心,继续徜徉在古典诗词的艺术世界,不时有洋溢着激情的大著问世,这叫我深为感佩;而且难能可贵的是,昌才兄自己对于中国古典诗词的那份挚爱,并不只是潜藏在内心体验、感悟、把玩,他就像一个大海边拾贝的孩子,还一直怀有一颗赤子之心,总想把他所见所想所得,告诉给身边的人。《创意设计》正是他作为一名教师,把自己的文学阐释体验传递学生,引导着学生去发现中外文学经典的风景,感受着大师们留下的生命光阴的温暖,同时也是在享受着学生青春生命情感回馈的产物。

  这部《创意设计》,是昌才兄在雅礼中学从事中学语文课堂教学实录,称它为教学笔记亦可。收录在里面的篇章,既贯穿着他对一篇篇课文从预习到篇章分析引导等各个教学环节的精心设计,还有他对课堂教学设计实施实况作有心记录后的思考和总结。昌才兄把自己多年来的中学语文课堂教学经验和设想,命意为“创意设计”,这充分体现了他不同凡俗的教学理想和追求。我们知道,凡是能够入选中学语文教材的课文,都是经过时间淘洗,在思想和艺术的结合上都臻于上乘的佳篇杰作。怎样在新课标的规范中,积极引导学生对课文形成科学的认识和理解,让学生在听、说、读、写等基本能力都得到培养和锻炼,这是他创意设计的基本出发点。为此,昌才兄在课堂教学中进行了广泛的探索,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他所追求的“创意”,在激发了学生语文学习兴趣的同时,也拓展了学生的思维能力,从而在不同程度上提升着师生的文学素养。阅读昌才兄的这份书稿,有几点比较深刻的印象,这里提出来说一说。

  首先,《创意设计》非常注重发挥“两个主体”的能动作用,一方面,每篇课堂教学设计,教师主体对课文的题材、体裁、主题等特色了然于胸,因此根据不教学目标,都有不同的教学设计。例如在小说教学上,对于《祝福》的创意设计,就扣住传统小说阐释的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巧妙地抓住“三”字做文章,设计教学,既节省了授课时间,又抓住了小说的要害,同时也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而对于《墙上的斑点》这样西方现代派的小说,他只是引导学生粗略梳理了小说的情节、结构与人物之后,将时间交给学生,让他们就自己感兴趣或是有感触的文段字句说说自己的阅读体验或是心灵启示。针对学生在讨论中看不惯、看不懂现代派小说的质疑,他及时引导大家要关注现代作家的独特创作理念和精神追求,“作家否定传统意义上的真实,否定客观现实,主张或是倡导内心真实,意识真实。重视精神、思想,鄙视平庸琐碎的物质现实与生活,作家之所以由一个斑点联想开去,并久久沉浸在思考与想象带来的快乐之中,这无疑告诉我们她是一个注重内心世界,注重精神生活,追求思想尊严的人。”另一方面,在激发学生主体在文本探究兴趣方面,《创意设计》也能别出心裁,或设计改动课文标题(《安东诺夫卡苹果》),或讨论改动情节(《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或改动意象和语序(《雨巷》),或讨论文字与图像(《装在套子里的人》),或品味细节(《桥边的老人》),等等,总之,教师的创意设计,就是发挥学生主体能动方面,千方百计把课文(文本)造成适度的“陌生化”,造成学生的审美阅读期待,引起文本探究欲望,同时做到对语文的基本训练同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做到有机结合。这样,通过对名篇的“手术”,让学生直观名篇的肌理,通过比较,自然而然也让学生感受了名篇的魅力,从而进一步激发学生阅读文学经典的兴趣,克服一些时尚“浅阅读”的弊端。当然,课堂教学设计,发挥“两个主体”作用,是在设计者充分估计基本学情的基础上进行的,因此若干篇章都有“学情估计”的步骤。

  其次,《创意设计》充分利用自己的学术素养,引导语文教学向中国文化传统发力,《创意设计》的许多篇章可以说是设计者向几千年中国优秀文学传统致敬的产物,这也与设计者长期浸染古典诗文受其潜移默化有关。毛泽东的《采桑子·重阳》课堂教学设计,从诗句的化用,意象的传承,情与景结合的差异,展示诗词背后曹操、李贺、黄巢、辛弃疾等诗人强大的文学传统背景;《沁园春·长沙》课堂教学设计,承继古人“以诗(词)解诗(词)”阐释范式,引入柳宗元的《江雪》,以及作者自己的《沁园春·雪》,求同辨异,强化了学生对诗词主题的理解,也以新知巩固了旧学;《声声慢》的教学设计,通过“四品”(品词眼、品意象、品词语、品深情),突出诗词语言,重点在于“培养纯正的文学趣味”;而对《雨霖铃》的课堂设计,在引导学生品味诗词画意美、语言美、风格美的教学目标中,广征博引,极力突现出柳词的特色所在。可以说,《创意设计》在古典诗词的教学上,基本实现了设计者教学理想:“学习古诗词,不要让学生产生隔膜,不要让课堂枯燥沉闷,不要让思维停滞堵塞,师生互动,学生参与,思维活跃,气氛融洽,教学相长,其乐融融,这是我所追求的课堂。”

  第三,设计者在课堂教学中,注重温故而知新,或以新知而温故。例如在教授《林黛玉进贾府》时,在引导学生品读“宝黛初会”的场景中,设计了三个问题:(1)宝玉为什么要问“字”? (2)为何要送“颦”字?这表明什么? (3)宝玉和探春关于“颦”字的出处问答,折射出宝玉怎样的思想性格?为了让学生对封建或旧时代女子和下等人的社会地位有一个认识,设计者让学生重新回顾了鲁迅的《孔乙己》、《祥林嫂》、《阿Q正传》等名篇,让他们领会这些小人物的无名无姓无字,并追究其原因,由此再回到贾宝玉对林黛玉的“问字”和“送字”,从而体会作者设置此细节的深意。在教授《寡人之于国也》时,让学生回顾初中所学孟子《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等文,让学生对其仁政思想、王道主张以及语录体散文的语言风格、论辩技巧有所认识。

  总而言之,这部《创意设计》从某种角度说,是一种特殊的文本阐释过程设想。这个过程的实现,我认为,其实就是设计者充分利用自己的学术素养,同时结合学生的原有知识积累和语篇实际,如何尽可能地重建课文(文本)阐释语境。刘勰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文学创作和文学鉴赏是不同的过程,作者以自己对人生和历史的认识和理解,运用文学语言丰富的表现力,体现着自我独特的创造力,给我们创作了一个独特的艺术世界;而接受者却是要在文本的世界中追寻着作者情感的痕迹,体验着作者在文本中留下的生活认识,感悟着生命的意义。如何实现接受者与作者、文本世界的“视界融合”?这就需要师生除了细读文本,还要做些“功夫在诗外”的努力,这样才能完成整个文本阐释语境的构成。总结《创意设计》对于课文(文本)的阐释语境,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写作的语境、文本的语境、接受的语境。“写作的语境”即是对文学作品写作境况的认识和阐释,“知人论世”是其基本的要求,因为文学创作是作家与其人生经验遇合的产物,作家所处的时代及其人生经历,对其作品有深刻的影响,此外对于文学传统给予作家的影响也予以格外关注。“文本的语境”即是对文学作品字、词、句、篇的认识和阐释,这和一般文学理论把文本认识和理解从语言层、形象层、意蕴层这三个目标层次去分析和把握是一致的。“接受的语境”用在课堂教学上,就是教师作为教学引导者,根据实际教学要求,充分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实现传统的“要我学”向现代的“我要学”转变,例如为了拓展学生思维能力,课堂设计者有意设置一些开放性的问题让学生充分探究思考,而答案不追求统一,这些都是值得赞赏的。

  以上是我对《创意设计》的简单观感,也是多年来我对昌才兄文学经典阐释路向的一种理解。新世纪以来,中学语文教学改革,提了许多教改的思路和设想,也产生了许多形形色色的概念,诸如“大语文”“翻转课堂”之类。但我认为,无论怎样改,万变不离其宗,只要立足于教材,发挥教师与学生两个主体的能动作用,都能改出名堂,改出效果。

  2016年10月写于夜郎斋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频道 http://book.sohu.com/20170221/n481314000.shtml report 3910 郭景华(文学博士,教授) 昌才兄又要准备出书了,不过,这回要谈的,不是《梦回唐诗千百度》,也不再是《恋上大唐诗生活》,还有《宋朝那些诗生活》。他在《踏
(责任编辑:宋晨希)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