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书活动
阅读中国 | 读书会 | 书见风云 | 看图说书

原白宫学者黄征宇清华开讲:如何塑造国际化精英

来源:搜狐读书
  • 手机看新闻
黄征宇主题演讲
黄征宇主题演讲

  2017年5月3日晚,原美国白宫特别助理、著名投资人黄征宇携新书《征途美国——站在金字塔尖看美国》做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伟伦楼,做了一场“如何塑造国际化精英”的主题演讲。并在随后的圆桌论坛中,和主持人、清华经管学院市场营销系郑毓煌教授,启德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官黄娴女士展开精彩对谈,并回答了现场观众和直播网友的提问。

  《征途美国》以黄征宇在美国名校、世界名企、白宫以及华尔街投资的亲身经历为背景,讲述了站在美国金字塔尖1%的人如何进行政治角逐,如何接受名校教育,如何在企业工作,如何高明地投资,以及华人作为一个必须抱团的群体应该如何提升在美国的政治地位。为读者全面展现了美国学界、政界和商界精英们的思维方式与成功秘诀。

 

  以下内容,据活动现场实录整理。

  郑毓煌:大家晚上好,我是清华经管学院市场营销系的郑毓煌老师,也是营创读书会的创始人,今天晚上这个活动是营创读书会的第16期现场分享和直播,整个活动由学堂在线、营创学院,清华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中信出版集团给大家一起来分享这么一场精彩的活动,尤其感谢原来的白宫特别助理黄征宇先生,大家以最热烈掌声欢迎!

清华经管学院市场营销系郑毓煌主持活动
清华经管学院市场营销系郑毓煌主持活动

  我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黄征宇老师,黄征宇老师的履历真的太精彩,非常非常丰富,提其中几个,大家能被震憾到。是英特尔前董事、总经理,他在英特尔有七年时间主导英特尔公司跟中国政府的项目合作,也是亚洲协会的21世纪青年领袖,考夫曼基金会的学者。他十岁的时候就移民美国,后来在斯坦福大学获得学识学位和硕士学位,在哈佛商学获得MBA学位,典型学霸。2009年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授权下进入白宫,成为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白宫学者,并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国际开发数署长特别助理。完成白宫学者任期后,回到中国创办“宇沃资本”等多家企业,今天是著名的投资人。所以我想更多地把时间留给黄征宇先生,让我们再次以最热烈掌声欢迎黄征宇先生,给我们做精彩的演讲。

 活动现场

  黄征宇:谢谢郑老师,谢谢清华所有朋友们,今天晚上还能抽空来听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心得。在我演讲之前,我想先说一个点,这个字叫做FLOW,英文字意思是流水,但是有另外一个含义,它的含义就是全神贯注或者全身心投入,FLOW在美国是专门作为一门课来研究的,芝加哥非常有名一位教授写了一本书就叫FLOW,他研究发现,最成功的那些人士其实是在FLOW的情况下,有他最好的成就,而且每一次最有创造力的时间都是在他FLOW当中。FLOW这个概念其实每个人都有体验过,有些朋友们是玩游戏,进入FLOW,游戏打得非常投入,甚至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睡觉,忘记了周围任何一些事情,我个人比较喜欢看书,看书的时候,可能也进入FLOW这个境界,而忘记了周围所有的事情,感觉自己处于书里的虚拟的世界。所以在这次我们开始演讲之前,我希望大家稍微想想,上一次FLOW的那个经验,是什么时候?喜欢的甚至可以闭上眼睛回想一下,因为那个经验如果可以现在重新抓回的话,这样的一个技巧可以用在任何一个情况下,因为只有我们进入FLOW,我们才能真正地全神贯注,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回报才会最大。因为我们现在知道,我们有个非常好的朋友,也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智能手机,在美国的科学家做过研究调查,社会学家,发现一般性年轻人平均每天打开手机两百次,亲朋好友、父亲甚至爱人,可能都一天没有时间花两百次跟他们沟通。更重要的是,微软赞助过一项研究,在美国一个成年人平均注意力集中是八秒钟,比金鱼还少一秒,我们知道,想做任何一件大事,想改变自己人生的话,没有真正的投入,没有真正全身心投入,是不可能有最好的成就。

  所以我们手机是我们最好朋友,打开了一个非常大的数据时代,我们可以有各式各样的数据,各式各样的信息,但是也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因为我们没有真正的时间,或者注意力,或者精力,投入我们最想做的事情。虽然有很多信息,但是我们真正有没有智慧,真正有没有把注意力放到最想做的事情上。

  这次演讲我希望大家可以练习一下FLOW,可以放下自己的手机,集中注意力,我希望可以听到有一个点,或者两个点,甚至三个点,是对大家有益的,甚至我建议,如果觉得有一两个点对大家有帮助的话,可以写下来,更重要是今后三十天可以试试能不能把这几个点用在自己身上,从而改变自己。因为我写这本书主要是因为我发现在美国推动整个社会是一些精英的机构,不管是斯坦福,或者哈佛,或者白宫,或者华尔街,或者硅谷最优秀的那些企业,因为我有机会有参与,在那里也工作过,我有机会看到那里最优秀的这些领袖,他们是他们思维方式是怎么样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怎么培养下一代领袖,总结了这么很多让我想到我应该写一本书,把这些心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一直深信成功是会留下痕迹的,而我觉得我碰到的很多美国最优秀成功的哪些人,他们可能背景不一定来自很好的家庭,他们很多可能还没读过名校,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一样东西我们在座每一位都有,那就是每天二十四小时,他们不比我们多一分一秒,他们唯一跟我们的差异就是他们的思维。

  而且我们知道,很多人有固有的思维的话,维持一辈子,不会有任何改变,但是如果想真正改变思维的话,其实我们也知道,需要多少时间?一刹那,真正愿意改变自己的话,其实是一刹那。以这个起点,我可以先说一下一些大家都已经知道的,一些事情,那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它的定义就是变化,唯一的常规就是变化。而这个变化主要来自于两个点,第一个就是国际化,另外一个点就是科技的不断改变。

  因为国际化和科技的不断改变,我觉得出现了两个趋势,第一个就是所谓国际精英的这个突起,有一批所谓的国际精英,他们可能会多种语言,他们可能居住多个不同国家,而对他们来说,他们的范围和领域不是只限于一个国家,是整个世界。另外在美国看得很清楚,前百分之十的精英,他们拥有的财富是整个国家的40%以上,这样一个趋势其实现在在越来越多国家出现。

  所以我觉得对我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就是我觉得可能在座很多朋友也会问到的问题,就是说在这个变化这么快的世界里,在这个有这样精英趋势的世界里,我究竟怎么样子不仅生存,而更加成功,在这个点上,我想等会儿有机会跟郑教授、黄娴一起谈谈创新思维,大家知道,国际化和创新思维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创新思维,不可能在变化这么快的世界里面生存的。

  中国人传统理念是稳中求进,我们很多父母都会说,读好的学校,好学校毕业之后找份稳的工作,找份稳的好的工作之后,再图一些进步,我就说一下在美国,我们觉得传统上最稳最好的一些工作,医生、律师,其实也受到了面临了一些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有个很好的朋友,我高中同学,也是斯坦福本科同学,他斯坦福毕业后做了一个医生,影象医生,代表大学之后还读了12年书和学习,四年医学院加八年实习,传统来说,作为一个医生,在美国是很好的一个职业,因为很有可能五工作几年后自己开一个私人医学,可能年薪上百万美元,近几年变化非常快,尤其奥巴马医疗改革推动后,很多医院开始整合合并,变成了联盟,所以很多私人一生逐渐逐渐变成了受雇者,他们年薪可能就是十万到二十万美元,我朋友他的妻子也非常优秀,斯坦福本科,到哈佛法学院读了一个JD(音),现在是在一个很有名的法律事务所做合伙人。律师这个行业在美国传统来说,也是非常优秀的,但是近几年来,受到的冲击也特别大,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大公司开始不愿意聘请律师,或者常年的律师顾问,导致很多所谓非名校毕业的毕业生都找不到工作。那些思想哈佛、耶鲁这种名校毕业的律师,他们年薪起步16万美元,工作五六年后,可能升到35万美元,想想我这位夫妇朋友们,他们年薪加起来一百多万美元,听起来很不错,但是付了税之后,减去55%,而且他们有两个孩子,为了让孩子读好的学校,买了一个很贵的房子在好的学区,所以每个月当他们付完他们的学费、生活费等等,其实剩下的钱不多,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位跟我说很担心,万一哪位失去了工作,或者生病了,不能就业,其实他们就比较危险。你想想,这些最稳的这些行业这些所谓受过高等教育所谓的精英,他们其实面临的因为国际化,因为科技所带来的这些挑战也一模一样。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在硅谷建立一个公司,(olivation inimo音 英文公司名),他的目标在五年内,让五百个金融行业的工作消失,他是我的朋友,我很希望他成功,我们也可以认识到,如果他类似的公司成功的话,会对,不仅是我们平时听到很多开汽车的或者做服务业的那些人群有很大冲击,其实所谓对精英人群也有非常大危机的冲击。在这样环境下,我们怎么样子能改造自己,让自己不仅有竞争力,而且成为一个领袖。

  我觉得大家在出生在这个年代,尤其在中国,其实我觉得非常有幸,因为我觉得中国已经走了两个阶段,接下来肯定是第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国际资本跟国际企业进入中国,第二个是中国的本土企业跟资本突起,第三个肯定是中国资本中国企业国际化。在这个大环境下,中国更需要的是一批全方面的有国际视野的那些领袖,因为只有这样的领袖,才能帮助中国这些企业资本真正走向国际。在这个大环境下,就像中国人说的危机危机,虽然有危险,有很多机遇,最主要看我们自己怎么打造自己。

  在中国,常常有人会跟我说,资源,有这个资源有哪个资源,但是这个资源这个字在英文上说的是resource,最重要的不是资源,现在这个社会没人饿得死,最重要的是就是有能力获取资源,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知道,一个人成功失败不是他因为没有资源,而是他觉得我自己获取不了资源。如果有自信,有能力能去获取资源的话,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可以阻挡你。

  我最近成为哈佛大学的面试官,所以在一个话题上花了很多时间跟学校谈,自己也想,哈佛究竟想招什么样的学生,但是更重要一个点,我们讨论的是哈佛究竟想塑造什么样子的人才,因为我们可以看看,大学本身其实也在演变,我们知道,哈佛17世纪创建的时候,目的其实是培养一批神职人员,牧师,经过之后两百年,逐渐逐渐地成为了培养一批全方面的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才。最近这几十年,因为我刚刚说到的高科技变化,国际化,它认识到,他们需要培养一批所谓的全方面的有世界视野的领袖。在这个点上,其实像斯坦福、哈佛有很多争论,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在慕课的出现,大学也会讨论到,今后十年五十年一百年甚至两百年,我们还有必要存在吗?为什么有这么多学生愿意花这么多钱去一个陌生的国家在那里待四年?如果因为技术的存在,我可以在家里就可以接受同样的好的老师的课程的培训,如果我以后有(VR缩写 音)马上带上一个仪器进入一个虚拟世界,跟其他同学互动,为什么还要去一个比如哈佛、斯坦福,它的存在在哪里?这个点上那些好的大学讨论了很多,这其实我也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因为归根到底,它说的,可能我讲得比较快,所以这个大家就看着做参考。

  归根到底,其实是两个点,第一个点,这些最顶尖的大学他们想看到的是你这个学生很优秀,但是有很优秀的学生太多了,像哈佛95%被拒绝的学生,可能在他们的学校都是排名前百分之十的,像斯坦福今年的收学生的比例只是0.46%,所以优秀其实不够,这些最顶尖大学看的是哪两个点,第一个是这个学生可以带给其他学生什么价值,第二个点是这个学生他的加入能给整个团队整个群体整个学生社区带来怎么样更多的价值。你想想,如果一加一等于三,这样一个算术乘以一千个学生,这样一个群体是没有任何互联网的技术等等可以代替的。因为这是人与人之间互动才产生的,所以在这两个点上,我就要说一个很重要的,因为我觉得现代中国社会,竞争非常激烈,所有的同学们注重的是我的成功,我怎么样获得更多的资源,我怎么样更成功。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的想法也是一致,怎么成功更成功。而当我开始比较成熟之后,而且作为面试官,对学校有更深入的时候,我才更加认识到所谓的付出,中文说是付出,付出其实这个点对我越来越多认识到,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不仅这些顶尖大学有看重,白宫也有看重。我当时记得我去白宫工作的时候,每次见到总统副总统,部长级,他们每一个见到我们第一个话就是说,谢谢你的服务。我想很奇怪,我什么事情都没做,而且这也是个非常大的荣誉,他谢谢我干吗?

  后来我才认识到,其实在美国我们知道,从政的话,回报其实不是很高,所以他觉得如果你在商业界做得不错,比较优秀,愿意放弃,加入政府,为政府贡献的话,其实是一种付出。而越来越多我认识到其实真正最成功的人是付出和取得是相结合的。因为我们知道,不管你多成功,不管你挣多少钱,总会有另外一个人比你更成功,赚的钱更更多。光成功不代表有幸福,真正想全方面成功,我们真正想得到所谓幸福,一定要加入这个所谓的付出,不管是白宫、哈佛、斯坦福,他们想要的都是这样的一个人才。他们想塑造的也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才。

  我在这个点上,其实我希望在之后一个小时之内,跟大家还有更多的一些案例的分享。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开始打开自己的思路,开始想一想,我怎么样子可以更上一层,因为我们知道有一点,就是如果你做同样的事情,其实你很可能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真正最成功的人,他们肯定做事跟我们有点不一样,而他们的不一样一点,可能在表面上看不出太多,我们有想过吗?为什么世界上最有钱的那些富翁像比尔盖茨、巴菲特,他们愿意在自己有生之年把所有的财富都贡献出来,他们肯定是很爱钱的人,因为如果不是很爱钱的人,会累积这么多钱吗?为什么愿意付出?因为他们其实在成熟一段时间里面,认识到,其实他们真正的成功是包括付出的。我们在哈佛商学院的时候,有五年校友聚会,十年校友聚会,二十年校友聚会,在这些时间的时候,我们都会互相讨论,然后也会有教授来再给我们上一次课。我记得在五年校友会上,教师们给我们上一次课非常有趣,就是把五年十年二十年回来的那些校友的日记跟大家分享。大家可以想到,哈佛商学院都是一批非常竞争性非常强的人,五年的时候,大家写的都是我又升级了,我公司又上市了。我赚了更多更多钱。很有趣的是,到十年的时候,差不多千篇一律有转换了,绝大多数的都提到,我开始有时间跟我的家庭花更多的时间,我开始有时间参加我孩子的橄榄球赛,我开始可以跟我的妻子一起去旅游,一起花时间在周末。

  到二十年更有趣,发现越来越多说到的是我现在有机会投入我的社区,我有机会投入到环保,我有机会投入到艺术等等等等,你知道当时我第一次回去聚会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这些人老了?雄心不再了?但是当我越来越成熟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他们的成功的定义更加成熟了,他们的成功的定义更加包括他们整个人生,所以在这些点上我希望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说打开自己的思路,看看这些最成功的人,他们的想法是怎么样子,而且如果我们自己虽然现在不是,如果我们自己可以有同样的思路的话,我们会做怎么样不同的事情?我们的习惯会怎么改变,自己对自己规划怎么样改变,因为我们知道其实很多时候最成功,让你最成功的一些特点,其实也是你自己的现实,对不对?我们知道,如果就是为了成功而继续努力的话,在每个成功上,是一个很大的限制,我们也知道,有些人因为成功自己身体垮了,或者他的家庭不是很美好,而如果我们想要的是真正的全方面成功,其实只要我们打开这样的一个思路。

  我今天个人不多说了,我希望在之后的圆桌论坛上,我们可以听听其他两位的对创新、国际化和所谓付出和真正的成功的定义,有一个很好的对话。也希望大家之后可以有一些好的问题,我们可以回答。谢谢大家!

圆桌论坛,左起:黄娴、黄征宇、郑毓煌
圆桌论坛,左起:黄娴、黄征宇、郑毓煌

  郑毓煌:非常感谢黄征宇老师在短短的二十几分钟时间里跟我们分享了他的贡献,接下来环节是一个圆桌论坛。整个圆桌论坛环节由我来主持,黄征宇先生跟黄娴女士一起来参与。我跟大家介绍一下,黄娴女士是启德教育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在此之前她还是全球最大的教育集团之一培生,大家知道培生吧,你们买的教科书就是培生的,掌声欢迎黄娴女士。

  我想大家可能最感兴趣的黄老师还是留了很多没讲出来,我今天想问一些小秘密,尤其白宫里面的一些小秘密,我想今天非常期待,在正式我们待会儿有很多问题之前,先偷偷问黄老师一个问题,您在白宫作为学者作为美国国务院特别助理情况下,有没有特别印象深的一件事情,觉得某个领袖也好,或者是其他国家的领袖等等,任何您觉得印象深刻的小事情,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黄征宇:好的。我就记得我第一次跟奥巴马总统见面,因为大家知道,奥巴马是第一位黑人总统,其实是很有历史意义的,他当时来的时候,主要讲的就是变化,想根本上改变美国政府和美国,所以很多人对他期望非常大。

  我加入白宫的时候正好他第一年差不多要结束,当时跟他对话的时候,问他一个问题,总统先生,你现在就任了一年,你最大的心得是什么?当时他突然沉默了下来,我刚刚沉默大概只有一秒钟,已经感觉到蛮长的,他沉默了大概四五秒钟,很长的,那时候我有点慌了,问错话了吗?然后他说,他觉得他作为总统,每一个到他桌上的问题,都不是能解决的,因为如果能被解决的问题不会到他桌上的。他接下来又说,他说每次我开会的话,我都认识到我其实不是在做最聪明的人,因为在他旁边有个能源部部长,诺贝尔得奖者,另外一边有各国家部长,还有一位大家都知道的,国务卿是前总统夫人,所以他说我知道我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有经验的,但是有一点我认识,而且我非常深信,就是我有能力总结这些非常优秀的人想法和建议,然后做出我觉得是对的决定,所以在这个点上我听了之后我还是很敬佩的。

  郑毓煌:有没有什么不敬佩的呢?没关系,今天奥巴马已经下台了。

  黄征宇:其实我觉得见了很多这些所谓的政治领袖的话,我发现他们跟CEO有很大差异,因为在美国的这些CEO可能黄娴知道很清楚,他们都会有一句话,叫做不管有什么问题,最后责任在我这里。我作为一个企业的CEO我得承担责任,而在美国,在这些政客的话,我几乎没有见大任何一个会说,这是我的责任。总会有理由的,是反对党的问题,是一些小的利益集团的问题,但是很少有政客站出来有勇气说,这件事情我没有做到,我得把它改正,这也是最后我们可以看到,奥巴马来的时候,别人对他非常有希望,觉得因为他改变都有可能。但是最后很多美国人都失望,因为他没有做到,因为我们知道,真正想改变,尤其是改变这么大的一个机构,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定要有勇气,一定要有勇气站出来说,我可能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我有勇气去尝试,去失败,去调整,去继续尝试,继续失败继续调整,直到我成功而已。但是很多政客我觉得他没有这个勇气去失败,而承认这个失败,而说这个失败是我成功必走的一条路。只有这样的勇气才能带领整个国家走向成功。

  郑毓煌:我们来点掌声。这可能真的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深刻的总结。其实我们每位政治家,又有多少位能在全世界全国人民面前承认自己的不足,很少。所以希望清华同学们,以及所有的在座的都要记住这样一句话,就是这个国家的责任是担在我们肩上的,将来不管有多大成就,一定要记住今天晚上这样一个,如果你能当上政治领袖,要造福整个国家,造福整个老百姓。

下面说一点切合实际一点的,不能每个问题都谈奥巴马。待会儿新闻审查机构都要来了,我想其实有个很重要的话题就是这本新书里面其实是站在金字塔塔尖看,非常有诱惑力,黄征宇的经历大家知道,黄娴做过大中华区总裁,几千人首席执行官,请你们两位分别说说,能不能给他们一点建议,你觉得学校里也好,或者已经毕业了,在职场也好,那一点你觉得最重要,对你未来整个职业,对你的人生的发展。尤其先从职业开始,你的职业发展,能给一条建议,好吗?咱们黄征宇老师先来,黄娴女士第二个。

  黄征宇:一句话,做自己的CEO。我有一位导师我很敬佩他,名字叫沃尔斯坦(音),年轻时候是一个职业球员,之后成为白宫学者,服务过五位总统,也管理过十七个企业,当中五个有带领这些企业上市,结了婚有七个孩子,现在年纪比较大,已经有30多个孙子孙女了。他应该说是一个全方面的一个成功人士吧,而他自己主张的一个词就叫做三百六十度的成功,三百六十度的领袖。

  所以其实我一直就在找这样的人,我刚刚跟大家说过,我觉得成功是留下痕迹的,我就想,真正找到这样的人,跟他有深度的沟通,学习到,我觉得他不同的地方。然后他就是跟我分享,他说两个点,一个就是说最重要的成为自己的CEO,成为自己的CEO什么意思?我给大家一些具体的东西,就是说如果我们看我们自己的时间,可能会做四种不同的事情,第一种是很急很重要的事情,第二种是很急但是不重要的事情,第三种是不急也不重要的事情,第四种是不急但是很重要的事情。

  可以仔细想想,绝大多数人肯定先做很急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很急也很重要。但是接下来绝大多数做的都是很急但是不重要的事情,因为觉得很急,所以得做,虽然不重要。

  然后再接下来发现绝大多数人做的是不急也不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做不急不重要的事情呢?因为很多时候容易,做好之后有成就感,而做得最少的就是不急但是很重要的事情。在这个世界变化这么快的时代里面,我们知道一个点很清楚,只有我们抽出时间把我们的注意力用FLOW的方式投入到看起来不急但是很重要的事情,才会成功。哪些企业真正最后倒闭?没有照顾到很重要来不及的事情,当那些事情开始遍及的话,已经来不及了。人生也是这样,没有策划好那些很重要,现在看起来不急的事情,到那个时机来的时候,没有能力抓得住,或者我们失去了一些很好的时机,没有机会真正更上一层楼。作为自己的CEO,我之前说的,我们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时间,最重要就是抽出时间抓住自己的注意力,在那些很重要但是现在看起来不急的事情,做真正的自己的CEO,自己的CEO,不需要像黄娴管几千人,不需要像JAFINO( 音)可能管几十万人,更不需要像总统管几百万人,现在可以做起,这样能力现在就要具备。

  黄娴:刚才一直默默地学习,如果我的分享会是说,保持好奇心。激发你自己最大的热情。我想说我们的学习,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大学也好,真正的正规学习,只是我们漫长人生的一个很小的部分,但是真正将来影响你能去到什么样的位置,或者能不能做成你自己心目中想要做的事情,其实更多的是在你心中的那个好奇心,我自己会有一个习惯,就是说我可能去到什么样的商店,我都会去研究一下,这个很行业这个商店是怎么样一个商业模式,它的这个目前的模式里面,或者是它跟它店里面一些做法,你自己会不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想法?我的好奇心也经常放在跟同事们开会,出去听,就像我刚才听黄老师一直讲的,就是说你怎么样通过你自己的好奇心更好地去吸收别人的一些想法,重要的不是说他错还是你错,还是怎么样,更多的是你怎么样通过这个好奇心了解跟你一样的世界他们的运行他们的想法,这些人的一些不一样的想法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你自己没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很多很多的为什么不停的为什么,其实是很好的能帮助到你,建构一个更加完整的思维模式,更加系统化的一个想法。

  这些其实都是将来做管理的时候,你能更好地去了解你的做的一些事情,或者是所谓的管理的一个公司。从这个过程里面,能怎么样去长期地保持,我觉得也是跟个人的一个热爱是要有很大很大的关联,我相信人的潜力确实是无限无限的,你怎么样去长期地保有这种热爱跟好奇心,会能真正带你走得很远我觉得能坚持跟支持我每天这么高兴地上班,这么高兴地去虐待我的同事,其实就是心目中真正的那一份很热爱的,也因为这份热爱,让我对教育所有的事情保持这个高度的好奇心,所以这个我想是今天跟大家分享的第一点。

  郑毓煌:这个我觉得听的真是真知灼见,第一个做自己的CEO,还记得黄老师刚才用2乘2,MBA典型的2乘2,做自己重要但是不紧急的事情。你跟着别人的路你将来成就不会特别大,那是一级级走,如果你想走一条可能是最敢冒险的路,就是要认识贵人,想请黄老师多说一句,怎么个认识贵人?贵人是什么意思?能说一下吗?

  黄征宇:好的,我先说一下我的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个故事,五因为我知道大家尤其在大学时候找工作,几种方式,第一种在国内很多爸爸妈妈好工作嘛,比较稳。或者是旁边的同学们,或者朋友们说,这个工作看起来很不错,应该做,但是其实如果你问一些工作了不少年的人,都会说,选择一个工作,最后离开一个工作,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老板,而我接触过所有最优秀特别成功的人,都是因为他们年轻的时候有一位所谓的贵人提拔他们,给他们一些可能他平时得不到的机会,像中国人传统有说贵人相助,很多朋友们都会说,贵人相助好像是可遇不可求,但是我个人感觉这是个错误的,在这方面其实我们可以做的很多,美国有个优名的作家,杰夫贝佐斯,普林斯顿毕业,最后到普林斯顿教学,一趟课非常有趣,让每一个同学写下三到五个最想接触和认识的名人,比如说总统,有名的球星,有名的明星等等,当每个人笑嘻嘻写下之后,他会说,我给你两个星期的时间,你去跟他们联系上。

  一听这个话,普林斯顿学生比较优秀,一听这个话不可能啊,为什么人家总统要跟我联系,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学生,但是当他们真正打开思路去尝试的话,几乎每一个都联系至少一个甚至更多在他们名单上,因为我们知道什么呢?就是再优秀的人,如果他感觉你有这样的执着,你愿意不断失败,而且你愿意不断尝试,他们很多时候是很愿意跟这样的人沟通的。因为你问任何成功的人,他们说他们最重要的一个工作,不管去问马云,或者问杰夫贝佐斯或者问全世界最成功的人,我最重要的一个工作是找人才,培养人才。

  如果这样的人才在他们面前出现,他们的反应是什么?很好,我愿意花点时间,找贵人不难,最重要的是愿意花这个时间。

  举个的案例,当时在斯坦福有个教授叫赖斯,之后成为国家安全顾问和最后的国务卿,他当时有教一门课,是讲前苏联的,当时我在想,前苏联好像没什么兴趣,我有个同学他去上了这门课,跟赖斯成为很好的朋友,之后赖斯去了白宫,也把他带过去了,从此改变他的人生。

  郑毓煌:大家知道,就是有些时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中国古话真的有道理,你特别急功近利去做,我们看得太清楚了,就是每年招聘季大家狂投简历,刚才说到你投简历投个啥,最后人力资源经理看你的简历,看你纸长得厚不厚,直接扔了,一千份简历,你想想你有多少机会。很多人觉得我应该先应付考试,求职老老实实递交简历,都是最错误的,你应该直接可能比如说跟马云发一份求职信,马云上次来,你们有多少人想争取跟他要个名片,有没有?你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不可能?

  大家一定要知道,你做事情不要特别功利,为了考试去考试,为了找工作去找工作,得到不是最好的,反而平时积累是最好的。我想在这里再问第二个问题,今天很多人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是九十年代或者以前,想都不想,直接就去美国,那时候在美国洗个碗比在中国挣钱都多。所以包括郑老师我那时候也是直接奔着洗碗去了,但是今天很不一样,很多人遇到这个选择的时候,包括清华很多学生都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选,到底我是在国内好呢?还是出去好呢?很多包括中学生,很多在座的如果是企业家,对子女选择,到底我让孩子去美国发展好,还是在中国发展好?如果是希望在中国,如果去美国,肯定美国发展美国读书好,如果是在中国,是不是去美国的学校读的就缺少人脉,国内这些等等的,所以这点上我还想听两位分享一下,您怎么看待对中国的学生、年轻人怎么选择这个未来,怎么选择是不是去美国接受一点额外的教育等等,这个您怎么看?

  黄征宇: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会问我自己,我究竟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其实有很多朋友会说,你是中国人,你还是美国人?直到最后,我认识到,直到最后我不一定需要这样的,更重要是我想做一个桥梁,经过一段时间是非常想,中国最需要的人才就是一个个桥梁,不管留在中国,还是去美国,还是在任何国家,我希望大家都成为这样的桥梁,因为只有具备这样的桥梁,才会以后在国际化竞争非常激烈变化特别快的环境里面,非常成功。

  黄娴:对,我自己也会特别赞同有机会出去走走,我觉得我当年自己去英国留学的时候,也经历过一个很大的挣扎,在怎么样的一个环境底下能力下去自我求生的这样一个过程,我会这么想,其实美国当然有它非常吸引的地方,其实重点不在于说你一定去哪一个国家,而是你自己在那个地方,你怎么样独立地改变你自己,看一看别人的好,也看看别人的不好,就回到刚才我们所说的其实很多时候是开阔你自己,接纳一些别人的思维跟方式,改变一下自己的一些原有的想法。所以我会非常非常地赞成说有机会长时间也好,短时间也好,都出去看看,然后回来更加地去坚定的知道,什么样的才适合我们自己,适合我们自己的国家。

  郑毓煌:所以两位老师都给了一些建议,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解决你们的问题。我个人觉得其实如果真的这个问题是个问题的话,其实还是在于你太急功近利,因为很多人的规划包括清华学生有这样一个传统,就是都希望在最短时间里,实现成功。很多今天你经历的事情,都会帮助到你在将来。没有哪条路说是最好的最不好的,不要那么急功近利,这是给大家的建议。

  第三个问题,我想开放给现场的观众,幸运点将,已经有位美女举起手来了,那好你就是第一位。

  同学:我有一个问题,您是在美国十岁就过去了,一直接受比较好的教育,我就想请教一下您,因为美国是个在世界来说是综合实力比较强的一个国家,我有点紧张。

  郑毓煌:不是比较强,是第一强。

  同学:非常强的一个国家,您在那边接受这些比较好的最好的教育的时候,您觉得它这边的教育这种对精英的塑造对咱们有什么启示吗?或者说您最大的感触是?

  黄征宇:这问题问得很好,刚刚一开始有说到创新,但是创新有个很必要的一个点,就是一定要有失败,我们知道,没有做任何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是不可能有失败的。所以不仅要接受失败,而且要拥抱失败我们回想跟世界上最伟大的一些人做过最伟大的一些事情,他们一开始做的时候,别人都觉得他有点疯狂,想想如果不疯狂的话,大家都接受的话,不可能是件伟大的事情。所以不仅要接受别人觉得他疯狂,而且他要接受一开始他注定会失败,他唯一能做的是失败、学习、调整、再失败、再学习、再调整,这样一个理念,我觉得其实是美国精英文化当中的一个最优秀的一个点。我们在失败这个点上,我还想讲一个很有趣的点,其实小时候我们是非常接受失败的,而且我们的家长也非常接受失败,为什么?一个小孩子不会走路,肯定是爬着站起来,跌倒站起来再跌倒再站起来再跌倒,直到可以走路。那段时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失败有什么不好,那段时间我们的父母都鼓励我们,不断去尝试,直到我们成功。但是进入了比较传统的教育机制之后,可能失败很多人告诉我们,代价比较大。对不对?可能老师家长会说,考试一定要考好,考不好的话成绩不好的话,不能做一二三四,以后没希望了。所以失败成本非常大,但是我们知道如果真正要创新的话,不仅要接受,而且拥抱失败。在斯坦福的话,我们教授都说过,你真正创业的企业90%以上都是失败了,甚至更多。

  但是如果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理念,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做一些疯狂的事情,而且能不仅接受而且拥抱失败,我觉得成功是必然的。因为只要你能学习,失败其实给你最好的一个机会。

  黄娴:我觉得黄老师刚才讲得非常好,在这个过程里面,其实你是在一个过程里面去享受跟去学习,我觉得另外一个可能比较明显的东西方的教育理念,相对来讲我们东方教育会是比较功利一些的,我们奔着考试、分数奔着一个过程,很少去照顾到这个过程,其实还是回到刚才说的,其实人的一生是持续不停的学习,如果说我们要愿意持续地去学习的话,其实过程里面的那个兴趣还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我自己在国外的念书的日子里面,我觉得感触比较深,激发你对于学习的兴趣,在过程里面怎么享受知识不停扩充,别人的一些看法,这个是非常好的部分。毕竟在今天这样年代,可能知识点跟知识的含量不会是很长久地去帮助到我们,或者是我们大家都会问,当年我们在大学念了什么?忘了,但是其实你是在这个过程里面,怎么样去把自己的一些能力持续学习的能力,甚至于说我们叫做学会学习的能力培养起来,我觉得这个会是一个很大的差别。

  郑毓煌:下面再给第二个机会给现场的。

  同学:老师们好,我有一个问题,也是想问郑教授,我之前听郑教授分享过,郑教授也是从福建农村经过很痛苦的考学经历考出来的,黄老师是十岁的时候通过移民去的美国,这种不同的教学经历,造就了您现在在同样一个讲台上给我们来讲课,我想问问究竟是什么创造了,我觉得算是一个奇迹吧。

  郑毓煌:请黄老师说一下回答这个问题。

  黄征宇:跟我之前说到一个点,跟这么多所谓最优秀精英接触之后,我发现他们的背景可能都非常不一样,有的是在美国上百年的家族出生的,有的是第一代移民,有的是白人,有的非白人,有的就是小时候很多坎坷,有的是一路读名校,差异非常大,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思维非常一致,他们同样带有我们所说的这种全球化的理念,这种不断创新的理念。就像郑教授我们虽然刚刚认识,发现有很多共同点,他现在也是一个创业者,也是个企业家,因为这种理念其实是根深蒂固的,这也是我希望大家认识到,表面的东西重要但是不是最重要。真正别人拿不走的真正自己可以改变的,是自己内部,自己内部的东西可以决定自己成功不成功。我有一个导师他说一句话说得我觉得很有道理,他说人生不是每天都有很大的起伏。如果我们回想我们的人生,其实就是那几个特别的点,那几个特别的点,可能决定了我们的一生,而你一辈子所做的就是做准备工作,等到那几个点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有能力抓住它,从而有很高的提升,也是刚刚说到为什么是每天花时间做看起来不是很急,但是很重要的事情,当那些机遇来的话,当贵人找到你的话,当有机会体现你的话,有没有能力抓住这些机会,靠不了别人,靠自己,这些准备工作其实应该从现在开始做起。

  郑毓煌:今天这个掌声特别热烈,真的是这样。就跟今天这么满满的,我也分享一点,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个人确实觉得学过的东西其实都忘了,中国教育系统偏死记硬背,硬式类的,那个优秀不是真正的优秀,真正的优秀是内心的驱动力,我个人体会是不管在哪儿,我从我的老家农村也好,到我们县城的小学到中学到情话,就是你得有一课永远追求卓越的心,人还是有一定的,你是希望有一定竞争的。

  姚明到NBA才能更优秀,你希望去一个竞争性很强的环境里,边上都是老虎,你会起得很早,跑得更快,边上都是温顺的羊,你当然觉得不需要跑。这个我觉得很重要,不管在哪儿,要希望争取做到同辈中比较的佼佼者,不能满足。在座很多清华学生,来到清华后一切必须归零,不能说我是清华我很牛,其实不是的,因为你已经来清华,你身边全是清华的,必须还得比别人更努力,在这里已经不测试智商,每个人进清华智商都很高,这个时候测态度、努力情商,这些是清华人有些时候比较缺的。刚才跟两位黄老师说到,清华人缺情商,我自己本科时候也是这样,你不理解怎么跟接人待物,觉得自己很牛,有一天会发现,甚至一本没上的同学成就比你好,因为人家懂得调动资源,人家跟小布什一样能当总统,认识很多人,不需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把全年级人都认识,也是一种本领。刚上学不理解这些东西,觉得社交那个人很油滑,到处认识人,不好好学习,也是一种本领。我想分享给大家,在任何时候要懂得归零,重新再往前跑,重新前行。

  第三个问题,有一位女生已经第一个举手了

  同学:首先感谢这个机会,让我今天听到了各位老师的讲解,很受启发。黄老师您刚刚说,人生中有一些很重要的点,这些点会觉得一个人生,这也是斯蒂夫詹姆斯在某个大学演讲说到的,我突然想到我的同学,他现在有个困惑,想问下您,他确实人生中有很多的点,有个点当时选错了,进入到一个错误的行业。这个不重要,他进入到一个错误的行业,他现在想回归到正确的行业,但是因为两个行业基本没有太大的关联,然后他这几年工作经验没办法进行一个帮助,转行的帮助。现在就是转行一个困境就是作为信行业他没有相关经验,没有相关经验不是不接受这种社会人士,社招要社会经验,最近比较困难,想问下老师,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启发?如果您建议比如说像考国内国外研的话,比如出国深造,可能还会考虑比如工作经验对所要申请的内容需要相关经验,也不是很占优势,想问下各位老师在这方面能不能给一些建议吧?

  黄娴:具体的一些很具体的背景不知道,但是我自己的看法会是如果你已经认为那行你是入错了,我真的觉得赶紧转,因为其实支持你一直往下走下去的肯定还是你自己热爱的一个事情,不然的话我会觉得就是说你在一个你认为已经错了的事情里面你会不停地再去回过头来看,每天很多事情都会觉得说它错了,每一个事情都会觉得不好。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说,另外一个这个就要看这个人能不能倒过来看,为什么我认为是错的。我这个认为是不是真实的一个判断,或者是其实我能换一个角度,把这个所谓的错的事情真正找到一个新的角度。但是如果说你找不到这个新的角度,我会认为真的应该是要做一个改变,因为毕竟人生还长,然后你的那个只要你的热情有在的话,我相信后面追回来的速度应该还是挺快的。

  黄征宇:大家觉得现在有多少人可以在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企业工作的时间,你觉得不适合,换个工作的。应该很多很多吧?现在其实在美国更提倡的一个理念叫做什么意思?就是说以后不仅是我们会换很多工作,我们甚至会有很多不同的职业,可能我这十年二十年是工程师,之后的十年二十年我是个作家,再过十年二十年,我可能又是一个不同的职业,可能是个艺术家,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很多技术的先进,让我们有机会就像刚刚两位老师说到的,我一定需要有专业的知识,只要具备这样的思维方式和学习方式,我是很快投入到一个新行业。现在看到最成功的人,他们已经有两个甚至三个一辈子不同的职业。

  所以当然是一个大的回答,但是从细节来说,你的朋友可以做很多很多,因为天下没有任何身价的人对这个行业有直接的行业经验的,其实在现在就业的时候,就是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方法去那个行业,虽然不工作,学到那个行业需要的东西,重要可以在那个行业里面认识人,就算不在那个行业里工作,其实个人游很多价值可以提供给哪些人,实际上仔细想想,哪些人需要什么东西?我又能提供什么价值给他?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找到你想一起做事的人,又能给他提供一些价值,久而久之你又愿意学习这个行业,你很容易就是可以,不仅跨行业,甚至在这个行业里面成为一个领先的人才。所以在这样一个方面,有些很传统的事情可以做,读MBA,可以读一个新的学位,我觉得这些都可行了,我希望不只是为了读书,为了去换行业而读书。我觉得因为真的想换行业的话,其实现在可以做很多事情。只是他愿意打破自己的思维。

  我有一个我朋友讲过一个故事给我,我一直记得很深,他说在印度我以前在印度也工作过一段时间,他说在印度有很多多少朋友去过印度?有一些,反正你们知道在印度有很多人是训大象的,大象很小的时候可以在象脖子上绑一根绳子,钉根钉子,钉在地里面,小象很顽皮,东玩玩西玩玩,久而久之这些大象觉得自己的范围就这么大,当大象长得很大的时候,那个驯兽师根本不把钉子钉到地里,大象这么大,钉在地里没用,把绳子套脖子上,钉子放地上,大象就不动,为什么?大象觉得他脑海里面的事情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就这么点,希望你的朋友打破思维,因为他会找到真正的成功。

  郑毓煌:这个比喻太生动了,我们其实每个人身上可能都或多或少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精神在那儿,误以为我们没有办法做出改变,其实可以。所以刚才这位同学,我觉得问题特别具有普遍性,很多学生都在问,我该考研还是该找工作?我进错了应该怎么办?其实真的我觉得两位黄老师都说了,人生是马拉松,千万不要急功近利看这样的问题,说我错了。这个错你不去试怎么知道你错了?这个错也是你的经历。一定要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现场最后一个问题,给那位女士。

  同学:感谢郑老师的精心组织,你们三位背景可以说是真正的国际化的一个概念,我看了下你们三位背景非常国际化,你们三位其实这个教育背景有所不同,最终可能回归到终点是差不多,你们如何看待现在这样一个现象,低龄留学,特指十岁到十八岁这个区间,有很多人送出去读初中高中,在这个阶段你能够想到的就是说最大的优势和最大的弊端是什么?

  黄娴:确实留学是我们的老本行,很多家长经常问我说,我应该什么时候送我孩子去出国去,我经常回答晚一点没关系,不是说具体的年龄,或者是时间,晚一点的意思是让你的孩子做好准备之后,才出去。你要离开你自己舒适区,去到一个国外的环境,从文化的适应从你的学习方式跟方法,我相信大家都会很大的感受,就是说这个教学的方式方法是很不一样的。有自己独立的生活,生活的压力,就是不一定说是财务上的压力,但是你平常怎么样从一个家庭到你个人这个环节里面,所以很多的东西其实是需要有一定的过程,当然语言、文化等等的。

  我会说,晚一点出去是其实你并不着急去做这个事情,把你自己可以准备的先准备好,然后你过去的时候更好地去在那段时间里面,无论是两年、三年、四年的这样一个时间,更好地去接收新事物,去拥抱你的变化,从这个过程里面去享受那几年待在国外不一样的一种生活。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不在于时间节点,在于你的准备充分了没有。

  黄征宇:其实我们知道,我在美国也看到很多,我们中国留学生一去美国就扎入华人圈子,可能两三四年之后,英文不一定有太多的改善,有句笑话说,普通话可能反而进步了。更重要的是他也没有真正融入到美国的主流社会,而且回来的话,跟中国,发展这么快,反而有一定脱节,其实这样的人我们看越来越多,尤其所谓的一些富二代,他们家里很有资源,一点资源都不缺,但是不代表他们的留学是成功的。但有些家长他们错认为是只要低龄化,孩子早去可能这些就不是问题,我觉得黄娴刚才回答得很对,这跟年龄没关系,这跟准备是非常有关系的,这跟心态是非常有关系的。这里我还要再讲另外一个点,我觉得其实对大家可能也有一些启发,就是去美国不只是融入主流社会,因为美国其实是个移民国家,它的主流文化是各个不同的移民文化它们的碰撞冲击,甚至有时候一定的博弈,最后形成的。我觉得下一代中国人去美国,不仅是融入,更重要是融合,而且有贡献。因为中国人有机会在美国也留下自己的足迹,在这点上我希望很多同学们记得,不仅要具备适应的能力,而且还有好东西也可以跟我们的美国同学们朋友们分享。帮助他们更加完善他们的世界观。

  郑毓煌:下面给一些直播的同学他们机会,问了很多个问题挑这么一个问题,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到现任总统,特别请黄征宇老师来回答。这位书友叫贾北提(音),名字也很特殊,他的问题是在特朗普治理下的美国和在奥巴马治理下的美国友什么不同?为什么过去支持奥巴马的人现在反而支持特朗普?看起来两个问题,可以只回答一个,或者串起来。请黄老师回答,有一定难度,CNN级别的。

  黄征宇: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最近时间其实我在一些国内的新闻节目上可能针对尤其特朗普的突起和当选做过一些分析,这个问题不一定中国朋友在问,其实美国朋友也在问,我记得我当时是在三藩市看这个大选,然后是再一个私人会所他们专门请了一个有三十多年经验的一位分析师,当时一开始大家都很高兴,主流媒体没有一个觉得特朗普可能赢,一点可能都没有。纽约时报每天都会登一个比例,希拉里获胜比例每天都是高于80%,我就记得那一天当他们逐渐逐渐宣布特朗普可能有机会,到最后大概会,直到特朗普赢了总统之后,那里人一半没有声音,另外一半人开始哭了。过了一周之后有几个朋友过来找我,都算硅谷精英,他们都说我觉得我们活在一个泡沫里面,我们怎么,觉得自己很优秀,我们都有什么大数据分析等等,我们怎么会对美国这么多老百姓民情这么不知道,甚至有几位说,我决定我要去了解一下,我真正热爱的国家,很多美国人都很热爱他们的国家,为什么跟我的想象当中差异这么大?所以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这个问题现在在美国还有很多人在不断讨论,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像我刚刚所说的,其实现在我们看得出,所谓的大众群体跟精英群体的一个分歧,一个分化,而且这个分裂越来越大,很多美国的所谓的中产阶级他们发现,他们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了,他们可能上升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对他们来说这么大的改变高科技带来的国际化带来的改变,对他们只是危险,不是机遇,而这些精英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机遇。因为很多他们是走在最前面的,他们能主导这些改变,对他们来说他们非常开心,因为这样的一个差异,越来越多他们对整个国家的方向整个国家的目标都开始有很大的差异了。所以这样的差异分化,我觉得不只是在美国已经出现,在欧洲等等国家已经看得到,这样一个差异也是希望大家可以认识到,在我们个最成功的时候,就像郑老师说到,不要忘记我们的成功是因为有其他很多很多人,默默无声地在帮助我们,默默无声地在奉献,只有记得这一点的话,真正对社会有付出的话,我们才能真的坐得稳我们的位置,坐得好我们的位置,这也是我一开始说到,真正的领袖他的定义是付出,不是只是得到。

  郑毓煌:所以这个真的是我觉得非常精彩的一个问题,非常有挑战性的一个问题,但是回答更加精彩。

  我们再给一位直播的同学的提问,咱们有两位书友都提到接近的问题,我想有一定的共同性,一位叫远方的远方,一位叫陈惠芳都问到了领导力,陈惠芳同学说,成为领袖是不是代表有领导力?如何培养领导力。远方的远方提问是领导力源泉在哪儿?个人天分还是后天努力,其实都说到了领导力,两位老师都是非常有领导力的,观察到很多领袖的这种领导力。不妨一起来分享一下,好吗?

  黄娴:其实我觉得领导力如果说我们很难讲说是一个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我跟大家做一个分享。大家能猜想我念书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子吗?第一我是那种写写诗词,然后躲着不敢见人,不愿意跟人家沟通的,让我上台讲话,简直要了我的命。所以如果说从这个我一度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可能因为一些的教育也好,或者是你的家庭的原因也好,不一定说天生就有这样,当然也看过很多很多的天生的演说家,但是我相信是领导力其实一个最重要最重要衡量是在于你能影响多少人。而这个影响可能有些时候不仅仅是你的话语,我可能不是一个最好最有煽动力的一个演讲家,但是假如说你真心热爱一个事情,而你持续在那个事情上面坚持十年二十年,你身边所有的人都能看见,而他们就会因为你的这个理念所看见的这份精彩投入,愿意去相信你,愿意去受到你的影响,另外一个我想特别分享的是,领导力或者是一个所谓的领袖,其实很多时候要考虑的不是说我站在台上振臂一呼,就多少人跟随着我,领导力里面我觉得更重要的一个环节是你能怎么样去成就你的团队,你这个当老大的是不是其实更多的时候是站在台下让你的团队的人都能在台上发光发热,这样子的一个可能会是一个更长久的一个领导力,这个是我做了二十年CEO的一个简单分享。

  黄征宇:大家有哪些同学喜欢打篮球的?我个人很喜欢打篮球,我想在座每一位可能跟我都一样,在打篮球的时候,都会想到假设到自己是迈克尔乔丹,没有一位打篮球会想到自己是个三流球员,自己是坐板凳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在职业规划的时候,我们在工作的时候,就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小职员,我又不是CEO,我干吗要尽CEO的责任,你想想如果你把自己已经规划成这么小的话,你不可能成为CEO,你不可能成为领袖,真正的领袖难道是最优秀的一个人,他难道是最成功的,他可能是,但是不一定,为什么呢?你想,打篮球五对一,迈克尔乔丹虽然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但是一对五他肯定赢不了,不仅是自己促使自己成为最优秀的球员,更重要的是能激发其他的那些球员,他其他的伙伴一起带他们打赢每一场。所以我跟黄娴的感受很相似,我现在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找一批在他的专业方面比我优秀的人,因为如果不比我优秀我找他干吗,我自己可以掌握我一定要找比我更优秀的人。第二点要让他更成功,你想想不管你多成功,你下面的人如果你们有机会管理一个团队的话,不一定会敬佩你,不一定会喜欢你,唯一会敬佩你会喜欢你,会原以为你付出,因为他觉得你让他更加成功,你让他做到他以前没有想到能做到的事情。我现在我觉得很简单我一定要找到比我更优秀的人,而且我一定要让他在我的管理下更成功,只要做到这两点,他们成功我也成功,我们的企业也成功。

book.sohu.com true 搜狐读书 http://book.sohu.com/20170504/n491756629.shtml report 23524 黄征宇主题演讲2017年5月3日晚,原美国白宫特别助理、著名投资人黄征宇携新书《征途美国——站在金字塔尖看美国》做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伟伦楼,做了一场“如何塑
(责任编辑:黄勇 UB003)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