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曾靠青春校园小说打开读者市场的八月长安,最近凭借《被偷走的那五年》电影小说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这个北大光华学院毕业的80后妹子,一直坚持80、90后就该写身边发生的故事:喝高粱酒长大的一代同样不能体会喝可乐长大一代的苦闷,对于近年风靡影视、文学界的“萌腐”大潮更是语出惊人:腐圈昌盛是对传统媒体宣传的反叛,大家想要更多自主权…

八月长安,高考状元昵称二熊,作品有"振华高中三部曲"、《你好,旧时光》、《最好的我们》等,改编电影小说《被偷走的那五年》

乱拆故事"承重墙"致大导演拍出"蠢电影"

搜狐读书:前段时间《被偷走的那五年》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同名电影书由你来执笔,电影虽然是一种艺术形式但它毕竟承载了很多娱乐化、商业性的东西,怎么样能够达到一个艺术和商业的平衡?

八月长安:我觉得首先在创作上心态要端正,如果你本身并不对故事或对你要表达的东西感兴趣,纯粹要做一个艺术片或票房大卖的商业片,都很容易失败。就像《泰囧》或者《致青春》火爆之后,无数家跟风做青春电影、旅游电影,结局却大多很惨淡。观众也不是傻子,在观影过程中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电影到底是为了圈钱还是真的想讲故事。

搜狐读书:现在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影视公司去搜集这种网络上的作家把他们的作品版权买过来去推出,但作者本身可能没法从中获得他们应得的东西。

八月长安:要分两个角度来讲,第一点不是最近才有网络作品改编热潮,以前冯小刚包括姜文还有张艺谋的很多电影其实都是根据传统作家的一些非常有名的中篇甚至长篇小说改编的。

以前很多大导演到后期,大家对他的作品有了一些非议,觉得好像故事都讲不圆了,没有以前那种厚度了,可能跟他们失去了一开始的文学作品或者一开始的那种很有底蕴的剧本做支撑的原因。所以早期和后期的作品差距很大,我觉得这是文学的力量在发挥作用。就现在来讲,网络上很多的小说提供了非常新鲜的原创的血液,情节、人物包括一些主题性题材方面都是极大的丰富和开阔,对影视来讲是好事情。

第二,作者能不能真正从中获益,我觉得这个行业并没有真正重视作者,投资方、制片方还有后期宣传、发行每个环节可能都是不同公司、不同的人在运作,作者权益即使在合同里已经约定好了,往往仍会在一个个环节的衔接中流失掉。一些年轻的网络作家,更容易天然失去谈判的筹码,最后变成布景板。

搜狐读书:第五代导演当时拍了很多很好片子,现在投资上去了,很多作品质量却下来了,质疑声不断,你觉得这是因为没有好剧本支撑的结果吗?

八月长安:大家很多时候吐槽一些大型古装片,其实吐槽的都不是厚度问题,而是剧情好蠢。甚至情节完全说不通,人物的逻辑是混乱的,行为更是前言不搭后语的。第一想法或许是:你这个故事是在玩我吧?

但以前文学作品改编的电影先不说主题深度,它本身人物是立得住的,而且里面的行为逻辑、故事情节的环环相扣性,作者本身在写故事时经过了多次锤炼,即使在影视改编过程中作者仍会提出很多意见,拍摄方很克制、很尊重原著的内容,后来投资方或导演有非常大的主导权,他心里想的故事未必是完整的或者说本来可以更完整但没有时间让他把这个故事再圆一圆了,仓促拍出来后给观众的第一直觉就是:故事都没讲好,谈什么主题?想表现的东西再多,却没有支撑点。

任何故事打动人心的内核只有作者最清楚,作为看故事的人包括拍故事的人可能不太明白这个故事它动人的地方不在情节,把这个情节换掉那个情节换掉无损这个故事的光辉度,如果有一些东西换掉了那就真的完蛋了,这个东西像一个楼有些墙是承重的有的墙不是承重的,要留下承重墙,作者知道承重墙在哪里,片方知道打通哪些地方最好,双方这样的合作是最好的。

“腐女文化”昌盛是对传统宣传的反叛

搜狐读书:刚才讨论了些严肃的话题,下面讨论轻松的话题,资料说你很喜欢《银魂》这个动画片,沉迷于二次元里面的妹子十个里面有八九个是“腐妹子”,你自己是吗?

八月长安:我看的耽美小说不是特别多,原创的耽美很少,动画片会找相应的CP文来看。

搜狐读书:是什么让腐文化这么有生命力蔓延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很多人认为腐文化很不堪,你觉得它真正吸引大家的是什么?

八月长安:首先更正一点,我不算真正的腐女,但是也有所涉猎,我不是好好的吗,不是很猥琐。(笑)另外一点,很多时候在网络文学刚兴起的时候也有很多前辈觉得是洪水猛兽,拉低了整个文学圈的质量,因为门槛太低了,谁都可以写,写成什么样都能发,觉得对文学的纯洁性是一个非常大的侵害。

但是发展到现在,市场会选择,坏的东西的确没人看,好的东西会浮出水面,渐渐朝更健康的方向发展。腐文化圈也是一样的,腐圈之所以现在这么昌盛是因为大家希望有更多的自主权,而不是像以前传统媒体我扔给你什么,你就要接受什么,我说它好就好,我说它不好就不好,我说这两个人是一对就是一对,不可以再想其它的关系。对于这些妹子来讲,可以自己自由发挥,在故事本来的架构之下写出更多更丰富的一些延展的篇章,把我喜欢的人凑成一对,这也是她自己作为主人公的过程。每个人都享受这件事情由我来掌控的感觉,我觉得蛮好的。

腐妹子萌出商机 影视、文学策划"卖腐"

搜狐读书:两三年前,还很少有人知道“腐”是什么意思,“同人”是什么意思,但几年后不仅是女生,甚至很多男生和片方都加入到“卖萌卖腐”的阵营中。你怎么看待“腐文化”从网络开始的突然蔓延?

八月长安:我第一次开始看耽美文是在初中的时候,那事家里面用猫拨号上网看的是《灌篮高手》的CP文,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笑),现在的“腐文化”更昌盛,形成了一个亚文化圈而且带起很多小文化圈,捧红很多影视和文学作品。于是有商业头脑的人开始有意识卖腐,传播力像流感一样,在网络上可以迅速带火一个潮流,应该很多商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不止是中国的商家,我觉得卖腐卖得最成功的是日本和韩国的娱乐圈,当时韩国经常会推出五个甚至十个这样的偶像组合,成员都是男生,他们自己就会组织写一些CP小说包括拍一些带有很大的暧昧倾向的小短片、微电影什么的,把一群妹子忽悠得抓狂,追着明星团团转的状态。

是他们最早注意到这个群体,并且把他们的商业价值挖掘到最大。中国慢慢在这样进行,因为第一网络越来越成为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上网变得越来越方便,各种通信方式越来越发达,第二,当初腐的那群妹子比如我成为消费群体,大家有了话语权、有了足够的消费能力能够推动自己喜欢的CP或者喜欢的圈子,能让市场最大化、大家都赚钱,这总是件好事情。

搜狐读书:你是说有些东西是被商家推出来的?

八月长安:是的,但是有时候过度也会引起反感,任何一个圈子兴起的时候最先注意他们的就是商家,他们是关注盈利的人。好的利益可以促进圈子的发展,双方各得所需,不会妨碍彼此,过度的策划营销会激起反感,对方反而不买账,觉得你在消费我,是在卖腐。

80、90后的内心苦闷上一代无法想象

搜狐读书:有一些人会觉得80后90后这些年轻作者没有吃过什么苦,没有多少经历,因此对人生也没那么深的感触,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八月长安:不认同,一点都不认同!我们也许没当过知青、没有下田地“锄禾日当午”,但是老一辈的人也没有像我们一样,天天从6:30上自习上到晚上10点钟在教室里坐着,这是另外一种苦。

他们的苦是在田地里面做苦力,在工厂里面做流水线工人,是体力上的苦;但是80、90后的这群小孩每天困在教室里面,父母逼他们学习,自尊心强一点的还要每天比学习成绩,遭受智力上优越感的侵害,这种内心的苦闷也是那个年代的人没有经历过的。

有些人说80、90后的作者没法去写农村题材、知青题材,但是问题在于,我们为什么非要写呢?就像60年代的作者没法写出一个小孩子在学校里面的心情、跟同学之间微妙的关系和老师给他的一些压力,为什么我们非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呢?我觉得没有必要。

也许历史上有些天赋非常棒的作者,可以超越阅历写出他一辈子都想不出来的事情,但是对于大部分普普通通、正在慢慢在努力的作者来讲,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阅历当中去生出感悟,去架构出一个虚构的故事。我是80后,在很小时候经历过那种非常严苛的爱国主义教育,大家在升旗仪式上说错一句话就能被老师训斥整整一堂课。但以现在的价值观会认为这个老师做得不对,这不是什么大事情为什么你要这样苛待孩子,是老师师德有问题。但是在我小时候,价值观不是这样的,觉得老师这样做非常正常,这个老师是个严苛的好老师,孩子就该被骂。这种价值观的转变过程我觉得也是50、60后没有经历过的,而我们经历过,对我们的写作来讲是很有益处的。喝可乐长大的那一代未必要去写喝高粱酒长大的那一代,大家做好自己的本分,把自己的东西写好就没有问题了。

90后更有主见 没像80后被管的那么狠

搜狐读书:现在80后获得了话语权,你觉得从完全“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90后、00后跟80后又有什么不一样?

八月长安:说实话我觉得都是在进步,虽然掌握话语权的那一代总是有点看不惯比他们小的那一代,有一点“多年媳妇熬成婆”的感觉。但我接触到的90后和00后,虽然他们有些很荒诞的部分,但是总体来讲我回忆起我16岁的时候,和他们现在16岁的时候,我觉得远远不如他们。

他们现在成长的环境、接受的咨询,包括见多识广、观念的开放、价值观的多元化,都远远比我小的时候要进步得多,时代从来没有退步过,它会越来越好。90后、00后写书,拍电影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比以前的人差。

搜狐读书:我曾经听80后的朋友抱怨,我们小时候受到了太多的正规教育,以至于不管你长到多大还是把自己当孩子看,但很多90后、00后的小孩子却更有主见有决断,你有这样的感觉吗?

八月长安:应该是小的时候没像我们被管得那么狠。我们小学第一堂课就在学习怎么背手坐,一堂课都不能动,美其名曰“小孩子的纪律性”,其实没什么意义,长大后依然可以看到很多80后买票的时候插队,那些教育都去哪里了?其实都是没走心的教育。

但对90后来说,因为时代的开放,价值观的改变,社会商业性的变化,他们从小没受到这种管束。很多事情由他们自己来决定,他们手头零花钱比较多,有Ipad、Iphone,手机拿的也比我们早,同学之间的联络不再说只是往家里打个电话,家长接到还要问“你谁啊”“是不是他同班同学”“你男的女的”?现在的孩子很多事情都不被束缚了,想到什么就干什么,也许会做一些荒唐事,但是谁年轻没做过呢?又不是没有修正的机会。



生于盛夏八月,但求此生长安,于是这个美女作家给自己取名“八月长安”。她说她热爱的东西太多,于是苟活至今,抓着青春和梦想的尾巴,哭爹喊娘地死活不撒手。这本书讲述了一个被偷走了五年记忆的爱情故事,究竟这段爱恋能否走到尽头?

"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由搜狐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我们有字里行间书店提供的专业摄像摄影团队。本栏目将致力于打造成为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字里行间书店为面向现代都市人,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目前在北京有六家分店,分别为慈云寺店、德胜门店、三元桥店、中央美院店、万寿路店、阿里巴巴店。

搜狐读书、北京字里行间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贺鹏飞 主编:魏萍 统筹:李倩 陈乾坤 制片:李倩 陈乾坤 剪辑:王照希 摄像:王照希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读书频道、北京字里行间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