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如果说香港文化像浩瀚海洋中的一座灯塔,北京则是世界文化的火车头……从香港到北京,陈冠中漫谈两地电影业、文化业与出版业的变迁,是谁谋杀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中国的下一个文化颠覆城市会在哪里?大陆能否继承香港文化往日辉煌?香港和北京在文化上分别扮演着什么角色?24届香港书展年度作家陈冠中解读北京与香港的双城记…

陈冠中 香港作家,现居北京,现任绿色和平国际董事。1976年创办生活潮流月刊《号外》,曾在90年代中期任《读书》海外出版人,2013香港书展年度作家。

谁谋杀了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

主持人:很多内地的人们提到香港,尤其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香港有一个光环的,头一段时间黄家驹的忌日,也举行了大规模纪念活动。但是现在不管从电影也好,文人也好,都给人一种无以为继的感觉,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陈冠中:大家对香港的印象往往来自电影跟流行音乐,这两个都很大的媒体。的确在香港的80年代这是一个高峰期,当时香港对周边的影响很大,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南方,也包括台湾。因为80、90年代其他地区的电影有些处于真空状态,香港填补了这个真空,这个机会可能现在真的已经过了。

但是90年代中后期起,香港电影已经慢慢退出了台湾,现在因为中国大陆自己的电影业也起来了,有点替代了香港的东西,比如说当年在广东,90%以上的人是看香港电视节目的,现在TVB在广东收视率可能只占20%、30%左右。以后的竞争是大家看水平,香港只是其中一个有创意产出的地区而已。

主持人:很多是历史机遇的巧合,也是时势造英雄。

陈冠中:我看到现在新的大陆的男演员跟女演员,我相信下一波该有很多能迷倒大众的演员出现。最近看的电影里,黄晓明就演得很好,尤其是在《中国合伙人》里的角色。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中,香港电影文化也好,出版文化也好,有没有走过一些弯路是值得现在的大陆吸取教训的?

陈冠中:香港电影曾在八十年代初开始输入台湾,基本把台湾的商业电影从此就毁掉了,台湾的电影产业几乎没有了,都改成香港电影。那个时候的香港电影可以一年拍一百部电影,后来发展到三百倍。

然而到90年代中期,我再去台北时,周边的年轻朋友都不看香港电影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看?他说太多烂片了,一个行业太成功,最后反而导致拍了很多烂片,把自己整个市场毁掉了,很多年轻人差不多同时站出来觉得港片不好拍了,开始抛弃港片。就这样,香港电影在台湾从占很大的市场份额,突然掉到5%都不到,又把整个台湾市场拱手送给了好莱坞电影。台北自己的电影给我们毁得七七八八,最后香港也守不住它的市场,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教训。

有些东西虽然表面看起来很繁荣,但市场步伐跟不上或水平越做越差的时候,并不一定是好事,这个繁荣一下就会过的。但在大陆我现在还没看到这个点,我觉得中国电影现在还在上升期,因为基数很大,所以繁荣期会比香港所谓的黄金十年更长一些。

很多内地出版业只关心资本市场和上市

主持人:电影业是过热,出版业您怎么看呢?

陈冠中:出版业是相当困难的一个行业,本身利润很薄,又有很多替代物,比如网络免费阅读。所以它反而可以慢慢做,虽然不受注意,但是寿命会很长。我看整个中国的情况还不像北美洲,或者欧洲一些国家的出版业那样受到很大的打击。

中国是因为受众基数大,相反,香港的出版业因为本来规模就不大,几家大的出版社都比较守规矩,没有过多的书,也不会乱砍价,还能勉强活下去,从来都没有活得太好,但是反而不会一下子死掉。台湾的情况反而更严峻,因为他们出版业很厉害,很有创意,但是出版社非常多,很多出版社甚至是一个人,做了一本书。出版的品种太多,销售点只有这几个,上架时间非常短,把利润完全摊开了,让很多书没办法拿回它本来的成本,他们生态是有问题的。

主持人:主持人:虽然说台湾有危机,可是大家一谈到书店,谈到出版都会拿台湾做榜样。

陈冠中:这的确是非常伟大的行业,因为他们从五十年代开始就开始经营,尤其到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做得非常好。所有的应该引进的书,都已经引进了。而且翻译水平比较稳定,不像这边会参差不齐。

但是台湾这么小的地方,2300万人,重庆可能都比它多,却有这么多书,所以台湾是挺了不起的。

主持人:那么你觉得未来内地的出版业比较理想的一个发展状态会是什么样呢?

陈冠中:首先是法规的问题,体制的问题,很多现在其实很有钱的出版社,不见得只做出版,他们除了有教科书,通俗书外,还有发行、有印刷,所以内地都是集团,很多出版集团,还有物业,房地产,再然后还做资本市场,做上市等等。所以他们的重点可能并不真的是一本一本出好书,这反而是影响内地书水平的主要原因。

北京有盛唐之风,是世界文化火车头

我看到您在《我这一代香港人》里提到如果用文化做引喻当代的话,以古喻今,文化上应该用盛唐来作为未来的主喻。您觉得北京现在的文化已经达到了一个盛唐发展的水平吗?这是很高的评价。

陈冠中:因为在2003年的时候,很多人看到一个电影在谈秦国,歌颂秦国,但是秦国是一个大家不应该向往的国度,也是一个相当没趣的国度,个人都是一个螺丝钉给国家驱使。如果有一个想象的话,我们应该想象自己是盛唐,盛唐是最开放的,最包容的时代,很多文化都在这边混杂,也最有平常心,不管对内还是对外。

盛唐以后的宋朝就很小心了,要保护自己,把自己好的东西保留起来,不让外面的东西进来,明朝更不用说,中间还经历了元跟清,只有唐是比较开放,接纳各种文化的时代。我们现在也有这种倾向,但是有时候不见得能那么平和的看事情,还要表现一下我们有了不起东西,不光要告诉别人,而且整天要别人赞美自己,这其实是没能坦然的面对。如果用城市来说,你看看纽约,所有电影都在纽约拍,都是把纽约拍得很黑暗很乱,他也无所谓。你不需要去赞美它,他也不求你赞美,你说它不好,拍电影反正它也不介意。如果达到这种程度,你就真的有了,根本无所谓人家怎么说你,你就是你这样子。

主持人:现在的香港为什么不能产生四大才子这样的文豪,怎么不能产生四大天王这样的巨星,您一直反对说香港是"文化沙漠",您觉得以后会重现往事的辉煌吗?

陈冠中:谁都不能说以后有没有这样的情况,"文化沙漠"这个词儿其实二十年代已经有的,主要是鲁迅有时候回答人家的问题,那个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鲁迅说不是啊,文化沙漠可以改啊,我也不觉得香港是文化沙漠。其实二十年代鲁迅说,香港不是文化沙漠。可是到今天人们还会用这个字来作为谈论香港的起点,有些形容一个地方的标签,一贴上去就很难拿掉。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说让您对于香港文化和北京文化这两个双城文化做一个简单的概括的话,您会怎么说?

陈冠中:我现在觉得香港文化如果把它放在一个七百多万的城市来看,它是非常了不起的。这么一点人口,做了这么多东西,放在全国来说,它也仅次于北京。

北京一定是现在世界文化的火车头,至少是其中一个,随着中国国力跟影响力的增加,一定会带动很多东西。香港是一个世界型城市,也很特别,目前在世界上可能不超过十个像香港这样的国际型城市。它就要靠自己继续努力,它的人才也是慢慢自己弄出来的,而不是象北京这样,有很多地方的人背着背包进入北京。相比之下,香港则是一个文化的海港。



陈冠中《我这一代香港人》,深入反思香港婴儿潮一代人的反省、体察与建议,针针见血,矛头直指自以为自己见多识广的香港人实际只是夜郎自大,香港所谓成功之道种出了现时深层矛盾的苦果。作者对于香港的描述被认为是有史以来解读香港最好的一部作品。

"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由搜狐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我们有字里行间书店提供的专业摄像摄影团队。本栏目将致力于打造成为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字里行间书店为面向现代都市人,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目前在北京有六家分店,分别为慈云寺店、德胜门店、三元桥店、中央美院店、万寿路店、阿里巴巴店。

搜狐读书、北京字里行间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贺鹏飞 主编:魏萍 统筹:李倩 陈乾坤 制片:李倩 陈乾坤 剪辑:王照希 摄像:王照希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读书频道、北京字里行间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