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编剧王培公是电视剧《楚汉传奇》的原著作者,也是这部剧的剧本总监。事实上,经过我们的采访得知,《楚汉传奇》这个选题是王培公和高希希导演在09年一拍即合敲定的,剧本写了60集,可电视剧播出来之后却变成了80集,编剧席位上竟出现了汪海林和阎刚的名字,剧本真正的编剧王培公反坐上了剧本总监的虚位。而且电剧情和原著里的情节很难对应,究竟这里面发生了什么?王培公道出了不为人知的内幕。【阅读访谈全文

全书以《史记》为纲,思想为经、艺术为纬,还原两千多年前那场最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解读楚汉争霸玄机。[阅读连载]

《楚汉传奇》是我和高希希一起敲定的

主持人:我看了书也看了电视剧,我说说我的感受,后来我到网上也看了一下,很多人也是这样的感觉,就是说书看起来很利索,我是一口气就往下读。电视剧就很拖沓。而且网上现在有很多声音,说电视剧长。冗长的问题,成为大家讨论这部电视剧焦点之一了。我们也知道,王老师刚才也介绍了这本书的和这部剧有一定的渊源,所以我们想先请王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本书,以及你所知道的这部电视剧的一些故事。

王培公:2009年。高希希导演拍完了三国以后,他希望好好地再拍一两个好的历史剧,然后这时候他就找着我,说我们俩谈合作。后来我建议他搞楚汉,他当时就说他想的就是这个,他就是想搞楚汉。然后他说,后来我要把楚汉拍好了,我下面就可以不拍连续剧了。我说那不见得,还有很多题材,他说没有什么好题材了,我说有啊,隋唐。这时候我们俩就谈三国、楚汉、隋唐,就谈出这么一个像系列的感觉似的。当时就说好了,当然实际一步步做,于是就开始谈楚汉。我们对楚汉的这段历史,这个历史里面的人物稍微进行了梳理,大家在一起谈谈,我给他讲了两个故事,然后谈谈对人物的理解,因为他也并不生疏,他也是一个很勤奋的人,读了很多书。那么这里面一谈呢,就关于对项羽和刘邦的了解。我我说这部戏绝对不要偏颇,不是单写刘邦,不是单写项羽。刘邦最后是得了天下,项羽是败了。但是败也英雄,胜也英雄。我说这个戏咱们就叫它“楚汉英雄”。他非常赞同。后来又一商量,干脆别叫那么复杂,就叫楚汉。我们就三国、楚汉、隋唐搞到一块儿去了。就是这么着定名为楚汉。后来到了这个戏开机的时候,新闻发布会,高希希对外发布的是楚汉传奇,我觉得这个名字也不错,所以我没有表示任何异议。

关于这部戏的品质,当时定了一条,真实,写一个非常严肃的。还是要真实,因为这个历史已经很丰富,《史记》、《汉书》和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有些东西,当时我们就找了一大堆这种资料,我的一个助手,就是这本书的另外一个作者王亮,把东西搜过来,搜了一堆书过来。但是在搜这书的时候就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么一段很好的历史,竟然我们国家没有小说,没有小说来反映这个时代。她没找着,我当时翻了一大堆我也没找着,就是没有有关楚汉的正儿八经的小说。什么刘邦传、大传,这种东西有。那不是小说,那就是根据史料做的一种汇集和分析,什么大风歌,这种东西都有。但是真正的用小说来反映这个还真没有。相反我们找到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小说的就是日本人司马辽太郎,他写的那个项羽和刘邦。那本书相当有名,得了很多的奖,而且是作者的代表作。但是看完了以后,因为他是史学家来写这个小说,所以他基本上还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小说,跟我们的小说还是有区别,所以后来我就讲,我说怎么没有小说,我一定要写一本小说,咱们搞完了那个戏以后就搞小说,当时是这么想的,我就跟他们谈。这个戏一完了以后就写小说,是这么打算的。最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后来在那个戏的写作的,接着后来我们就签了约,签约以后我就开始工作,工作时间长达差不多两年吧,前后搞了两年,就是我写出了一部分,然后把这部分剧本给高希希,高希希看完了以后,他拿到了差不多不到一半的剧本,他就开始拿这个剧本去找投资。最后就告诉我,这个投资有了,一亿七千万。

后来这个戏就开拍了,开拍了我们就紧锣密鼓,还是继续在搞剧本。等到这个剧本搞到一半多以后,我就告诉我的助手,可以开始动手把它改小说。所以说等于这个戏的剧本和小说是同时的。等到我把全部的剧本交给导演,交给剧组。他们那边的戏都已经开拍了,他们在那拍我这边就开始继续从头开始弄小说,这个戏拍完他杀青了,我那边小说稿子基本上也拿出来了,差不多是同时。然后中间又继续修饰,最后寻找出版,最后找到长江文艺出版社,他们同意出,这个时候他们的后期做的也差不多了,大约就是这样。所以说等到这个戏真正开始播,我这个小说也开始发行了,它是这么一个关系,应该说这个就是我和高希希最初的初衷,就是我们当初想拍的那个楚汉是我现在书里的这个模样。但是小说和戏毕竟还是形式有所不同,他会有一些区别。但是基本的脉络、人物走向,甚至于这场戏的东西是没有问题的,最初就是这么想的。

那么现在出来的这个戏呢,因为拍摄过程当中东西要出现各种情况,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要求,有很多想法受到一定的限制。我后来听他们说了,最后进来了两个编剧,来改剧本。说要改剧本,说剧本最后越改越离原来的戏越远。[详细]

60集剧本被篡改成80集 王培公拒绝署名

主持人:我们在公开的电视剧的主创人员的名单里面没有看到王老师的名字,而编剧是另外两个人。

王培公:有我的名字,在编剧以前,编剧之前有栏,专门有一栏,写的是两个名字,一个是剧本总监王培公,还有是历史顾问王立群。我和王先生排在一块儿去了。

主持人:剧本总监。

王培公:对,剧本总监。但是我真的是不能够要这个名字,因为这个是不对的,我不就说嘛,等到他们这个戏拍完了,剧组来跟我讲整个的情况,就包括为什么会出现其他的编剧,为什么会改剧本,包括他们的一些苦衷,他们中间的一些无奈,出现了一些情况,不可控制的情况。我听了以后我是这么讲的,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真的离我的剧本太远,我说已经不是我自己的想法了,问题是这个剧本我不用对它负责了,所以我就自己要求的,我不署编剧,你给我署原著剧本,或者原作,都可以。但是别人,他们说什么剧本统筹,文化总策划,我说都不要,跟我没关系,因为我没做这个工作。我就是为你们写了这个剧本,既然这个剧本已经不是我的了,但是起码这个剧本原来是我写的,他是在我的剧本的基础上重新来弄的。你给我署原著剧本。而且我告诉他,我已经改了小说,小说马上出版。我说要求他们你最后给我打上字幕,说根据原著剧本改编的小说已经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这个当时都同意了,但是最后好象都没兑现。出来之后很奇怪,给我署了名字是剧本总监。我说我不能对这个剧本负责。

主持人:其实这个电视剧你没有参与过改编对吧?

王培公:没有啊,新的剧本我没有看,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没有看。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好在就是反正我的书出了,大家要知道我心目当中的楚汉什么样可以去看书。

主持人:你写了剧本,怎么到最后你不愿意对这个剧本负责了呢?

王培公:这个当中,后来我看了一些公开的东西我才知道,因为他们讲了一些东西我知道,一个主要演员,大概在七年以前就已经搞了一个剧本(《刘邦传》),最后他是接着这个剧本,但是他认为可能还是喜欢他自己的那个剧本,现在两位编剧也是那个剧本的两位编剧,就是中间有这么一个过程。[详细]

演员主导市场 导演、编剧没有话语权

邓丽丽:现在的这个市场呢,就是我们在调研当中,那么你去跟电视台,电视台第一要的是演员,比如说我有谁上,曾经开玩笑嘛,只要有张嘉译,只要有许晴,那我就一定要买这个剧,就是说为什么呢?他觉得观众会看它,会喜欢它。

所以这个问题上,这个博弈的过程中,我觉得就有好多无奈,王老师属于一个典型的,在市场的平衡当中,你作为弱势来处理了这么一件事。因为这个戏这么大的投资,如果我是投资商我会怎么想及我会觉得我要保谁,我要保电视台,电视台要这个剧。电视台要谁,要演员,演员能保这个戏。而且咱们在报道上看,就是这个主要演员像陈道明,这几个主要的大演员,杨立新,都非常投入。说陈道明都不坐着,一直站着演这个戏,而演呢,我听说身体都难受了。所以我想他们投入这一份努力,像王老师非常理解,现在这两个编剧的努力,跟着组去改剧本,然后包括导演要在不同的组织建同时拍,因为八十集的戏,就是这是个力气活。而且同时我觉得还有一个导演的二次创作,这个二次创作是不能否认的,就是不管是王老师的剧本,因为王老师很大度的就是,我把剧本一交我就不再出现在现场了,就是说我要让你导演进行充分的二次创作。你看现在很多剧都是编剧导演一个人,是编剧加导演,那么他就觉得我自己有这个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所以我觉得这个戏,出现这个情况,说王老师现在在这种弱势的状态下,我觉得这是一个中国电视剧行业出现的一个问题的集中表现。我个人是这么一个看法,就是集中表现在王老师身上了,就是碰上这件事了。但是王老师自己特别大度,就是往回一缩,只要求加原著,结果还没当成。就这么一个情况。

王培公:这次说句老实话,还好在,就是我看网上说的,这两个编剧之前人家已经有过一个很完整的剧本,那么等于说他再弄过来,反正根据你的东西再弄,但是即使不能弄也有一个问题,他现在的戏明显感觉到节奏、章法是乱的,这怎么办?这个可不是导演能够,再有本事的导演,你说我就全部能掌控到一切。不可能。

邓丽丽:另外还有一个,王老师,这个戏的线索本来就多,人物也多。再加上这个戏本身的服装,道具的背景都是那种比较暗的严肃,在电视上看着也是灰灰的,如果你在台词上,或者整个这个演员沉不住的话,线索不清楚的话,这个戏就在乱了,就是容易看不进去,而且他八十集,这么长。所以说拖这么长时间,我看那个陈道明有一个粉丝网还是什么上说,这个集有陈道明出现,这集收视率高,但是你怎么知道那集出现陈道明,就是说这个收视率会有很大的变化。所以我想没有预期的那么好,可能也是根据综合原因。[详细]

中国的审查制度:无解!

主持人:说到这个,我们来说说电视剧的创作环境。包括电视剧的审查环境、审查制度,就是说每年中国有很多电视剧是大家见不到的,你能看到的,你能在电视台上看到这个电视剧的时候,这个电视剧实际上已经很幸运了,还有很多电视剧是看不到的。而且我们作为普通观众有时候我们能感觉到,电视台播放的一阵是这样的电视剧,一阵是那样的电视剧。我看这个《楚汉传奇》也是这样,说在《楚汉传奇》上映之前,就是古装戏已经在播的不是很多了,大家就觉得,这个时候高导逆势推出《楚汉传奇》,有点往回扳的这样的感觉。就是这样一个制度环境、政策环境请邓老师也给我们简单说一下吧,这应该也是影响一部电视剧的重要因素吧。

邓丽丽:我先说我个人观点,我觉得这是两层意思,就是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方面意思你说的这个,就是咱们中国的审查制度,审查制度里边我觉得咱们中国是限娱的,就是娱乐的这种。还有一个是我们有一段时间古装出现问题了,我们就不拍古装戏了,还有警匪片,悬疑片、穿越剧,现在国家都在不同时期出现不同的政策。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不能播是不能播,什么时候能播是没有解禁令的。

在投资拍摄电视剧的过程中,他们会根据国家的政策来调整。曾经有一段时间不能拍警匪片,有些警匪片已经拍了,刚拍了一半,或者已经拍完了准备送审的时候不能做了,这就赔了。这是一个层面,从政府层面上来说的,这个我个人认为,无解。你没有办法说你让政府不去审,不去引导,或者不去限制。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问题,就是电视台,现在我们一年拍了上万集的电视剧,只能有几千集的出来。这个又是市场行为了。就是说不好的戏,不能上电视台的戏不能说全是政府不让它上的,是市场不让它上的,是电视台不买,那他就赔了。所以为什么说在中国搞文化产业,搞电视剧投资,搞动画,包括这个行业的投资,一定要懂中国政策。与国外企业他们要和咱们中国合作,我们也经常说这个话,一定要了解中国政策,你要是正好不要做的事你去做了,那你就真的是倒霉,你就活该倒霉。但是如果你一个烂戏,没人看的戏,电视台不要,这是市场行为。我觉得这是两个角度。[详细]


王培公:编剧。曾担任过《东周列国·春秋篇》和《战国》的编剧,也为陈凯歌编写过电影《荆轲剌秦王》的剧本,《楚汉传奇》原著作者。

邓丽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现任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文研院动漫游戏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动画学会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民进中央文化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民进企业家联谊会副会长。

“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由搜狐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我们有字里行间书店提供的专业摄像摄影团队。本栏目将致力于打造成为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字里行间书店为面向现代都市人,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目前在北京有六家分店,分别为慈云寺店、德胜门店、三元桥店、中央美院店、万寿路店、阿里巴巴店。

搜狐读书、北京字里行间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贺鹏飞 统筹:魏萍 李小米 陈乾坤 制作:李小米 陈乾坤 剪辑:王照希 摄像:王照希 高高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读书频道、北京字里行间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