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一本书始终牢牢占据各大书店的好书排行榜榜首,这就是美国著名学者傅高义先生倾十年之力创作的《论小平时代》。傅高义是美国哈佛大学的教授,同时也是费正清东亚中心主任,被认为是美国唯一一位精通中日两国事务的学者。他认为中国社会的发展不平衡,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同时,他也在著作中提出:小平是总经理,不是总设计师……【阅读访谈全文

傅高义,费正清东亚中心前主任,社会学家,精通中文和日文。被认为是美国唯一一位精通中日两国事务的学者。撰有《邓小平时代》《日本第一》等著作。

中国学研究盲点:理论过多、课题狭隘

主持人:中国人有很多熟知的美国学家比如史景迁老师,比如迈克法夸尔,这些人的研究您以前有关注吗,他们的研究对你有借鉴作用吗?

傅高义: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认为他们每个人都不完全一样。迈克法夸尔是我的同事,是我的同龄人,他(的著作)基本是靠材料,访问中国机会不多。他是专门研究文化大革命的,还有一批(其他学者)。但我花了十年时间专门研究邓小平以及邓小平的时代。他们两个人都是在教书,没有时间专门做研究。我读博士以前已经(开始采用)跟人谈话的研究方法研究邓小平了,因为我是社会学家,所以我用谈判的访问的研究方法比较多。

主持人:现在对于中国学的研究要比以前热了,您觉得美国或者西方研究中国学还有没有什么盲点?

傅高义:我认为现在研究中国的学者越来越多,但是大多数人只研究理论。中国这么大,没有实际了解,只用简单的理论和所谓的科学研究方法,依我看是行不通的。想了解真正的中国,就应该很广泛的去学习中国的历史、文化、社会经济、政治等等,这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要还原到整个中国大的历史背景中去?

傅高义:是的,所谓学者应该多了解全面的情况,跟自己的研究课题联系更广泛。[详细]

如此重要:美国学者了解与否都谈中国

主持人:在您之前有没有西方人曾经系统的研究过邓小平?

傅高义:邓小平是伟大的,研究中国的人不能不谈邓小平。但是花了这么多时间,这么系统的了解中国的学者,目前除了我没有别人。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我的编辑催我快点写,他说这个题材有很强的竞争性,很多人都想写。但后来发现,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写,直到现在也没有。

当然我的情况是很特殊的,因为我正好在哈佛大学,认识很多中国的领导和高干子弟,还有在邓小平身边工作过的人。我凭借哈佛的关系和个人的关系还可以见到外国的一些领导人,我认为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同时我觉得我也有责任,让外国人更多的了解中国。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的关系当然是中美关系,美国人应该多了解中国社会,美国的学者有这个责任,我是这么认为的。

主持人:有一种说法,您的这本书在中国反响很热烈,但在西方学术界的评价没有中国这么正面这么热烈,您怎么看?

傅高义:美国学术界特别知名的新闻报纸和杂志也都关注评价(这本书),《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还有英国《经济》杂志等等,都评价《邓小平时代》写的非常好。当然,在中国对邓小平的关注比美国要高的多,但是美国的报纸、杂志也非常肯定这本书。哈佛大学去年出版了差不多100多本书,卖得最多的也是这本,虽然书比较厚,价格也不便宜,但是在哈佛大学(出版的)这么多书中,这样的成绩是很少见的。

主持人:美国人也非常想了解邓小平吗?

傅高义:我不能说所有老百姓都想了解他,但政治界、经济界的领导人,以及学术界研究世界关系的人都对他格外感兴趣。现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这么重要,对中国有兴趣的不仅仅是相关专家,连搞政治、搞国际关系、搞经济的人,不管了不了解,也都会谈论中国。[详细]

我最想了解的问题邓小平不会回答

主持人:我看到您在书的前面写道有一个遗憾:没能和邓小平本人交谈或者探讨过,假如给您这个机会您最想跟他讨论些什么?

傅高义:很可惜,我最想了解的问题他不会回答。第一是因为他保护党的秘密,很多事情都不会谈。比如,他对毛泽东怎么评价,恐怕他不会直率的跟我说。以前都只是我自己根据资料,以及通过跟别人谈话,来联想邓小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是如果有机会跟邓小平本人亲自谈话,那我能了解的历史肯定会更不同。但是这些内容恐怕他不会谈:例如他79年是不是已经考虑农业的改革?已经考虑过人民公社不太合适?他在改革之前考虑过这些问题没有?这些事情我很想知道,但是很可惜,就算有机会跟邓小平谈话,他也不会告诉我的。

主持人:您想了解他对党内的看法还有他的改革思想是怎么形成的,现在还处于猜测中所以想要验证一下?

傅高义:我觉得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要是他自己写日记,学者的工作就更容易了。但是因为他没有写过,作为一个学者来说,挑战是很大,但也更有兴趣。要是他直接谈把这些历史都写出来了,我也就不用花这么年的时间来研究了。就因为邓小平没有详细的表示,为了多了解多猜测,以及别人对他有什么看法,这些让我更有兴趣,给我的挑战也更大。

主持人:主持人:您的书已经出版了,但是您对邓小平的研究还没有结束,现在还再继续研究他是吗?

傅高义:我的好奇心还在于,我写了这本书以后,一些认识邓小平或了解情况的人告诉我,关于某事你说的太对了,为什么外国人会这样说,为什么中国人会那样说。

但是也有的人说那些小细节你写的不对,某某会议不是这个情况。我一直有好奇心,所以在中国跑来跑去进行演讲,我利用这个机会见了一些人,去了解邓小平时代的情况,所以我会继续学习。[详细]

未来发展最大障碍或为环境问题和腐败

主持人:我看到您在中国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就是您对于30年来中国印象发生的变化,发展有目共睹,从您的角度来看,发展的这30年当中中国人有没有丢失什么?

傅高义:我认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城市化也在继续,全世界的秩序在提高,中国的地位在全世界也提高了。这个情况都将继续下去,但是还有新的问题,比方说贪污的问题、腐败的问题等等,比80年代严重,这些问题越来越复杂,需要人处理。还有新的外交关系,中国的实力提高,现在很多人担心中国力量增加以后,中国会做什么事,是不是像邓小平说的那样,不会走霸权主义那条路,邓小平这么说,但是他的接班人将来会不会继续这样做,他们实际上有强的军队以后,会不会按照邓小平本来的思想去做?还是会有自己的新的看法?这些都是很多外国人担心的问题。

主持人:您在最后一章《转型中的中国》里也专门提到,邓小平的接班人可能会面临很多改革遗留下来的问题,这些问题中哪方面会对中国发展形成最大障碍?

傅高义:空气污染当然很大,因为大家都知道北京、上海大城市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并且越来越严重,我认为肯定要处理这个问题。腐败问题也是,现在的问题非常严重,影响到普通老百姓对政府对领导人的态度。另外一个问题,西部大开发也要继续,先富起来的人还得支持后富起来的人提高生活水平,这些事情都得做,但是我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腐败问题、以及空气污染。

主持人:您未来还有什么关于中国的研究计划?

傅高义:现在我82岁,我身体怎么样还不知道,有的中国朋友认为我应该研究胡耀邦的那个时代,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这个最合适。有的人建议我们应该让外国人去多了解中国普通的老百姓的思想、生活情况如何,可以考虑。我认为制度的变化比较系统的研究,经济高速度发展到慢速度发展的这个过程,有很多新的问题、新的组织,那个是值得研究的。[详细]


哈佛大学傅高义教授倾十年心力完成的巨著《邓小平时代》,是对邓小平跌宕起伏的一生以及中国惊险崎岖的改革开放之路的全景式描述。作者以丰富的史料、国内外重要的研究成果、档案资料和为数众多的独家访谈为基础,对邓小平个人性格及执政风格进行了深层分析,并对中国改革开放史进行了完整而独到的阐释。

“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由搜狐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我们有字里行间书店提供的专业摄像摄影团队。本栏目将致力于打造成为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字里行间书店为面向现代都市人,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目前在北京有六家分店,分别为慈云寺店、德胜门店、三元桥店、中央美院店、万寿路店、阿里巴巴店。

搜狐读书、北京字里行间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贺鹏飞 主编:魏萍 统筹:李倩 陈乾坤 制片:李倩 胡曼 陈乾坤 剪辑:王照希 摄像:王照希 高高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读书频道、北京字里行间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