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第3期  

郭敬明:

我不是"二代"我只能靠自己

一个时代不可能每个人都是郭敬明

采访:朱利安    嘉宾:郭敬明

  • 封面人物 ››
  • 不敢出散文 因太过暴露我的内心 ››
  • 我对书名有理解 不想讲太直白 ››
  • 财富地位没让我丧失写作热情 ››
  • 幻城是"高中生"爵迹是"成年人" ››
  • 一个时代不可能人人都是郭敬明 ››
  • 评论请进 ››

嘉宾档案

郭敬明:中国大陆“8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最小说》、《最漫画》等杂志主编。

郭敬明

代表作品:《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夏至未至》、《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小时代》三部曲等。

编辑手记

    从少年成名的80后作家代表,到身披荣耀的多面偶像,他的《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曾被一代人奉为青春经典;他的《小时代》引发争议无数却票房稳坐……

    11月23日傍晚,而立之年的郭敬明携最新作品集《愿风裁尘》做客搜狐读书,并在新闻客户端在线直播,与搜狐网友在线交流,十几年里郭敬明一直走在浪尖上,他说:我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所以我只能靠自己。

不敢出散文 因为太过暴露我的内心

    朱利安:你的散文产量不高,为什么要用散文而不是小说来表达这十年心路?

    郭敬明: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出版了很多长篇小说,差不多是一年多就有一本长篇小说问世,这个产量对于我来说已经挺高了。同样的,十年里面虽然散文产量不多,但是每年会写个几篇,十年累计下来也有几十篇的量了。

    但是我自己对散文有一定的情结,因为这种题材最能涉及到自己的真实情感、真实经历。毕竟小说大部分是虚构出来的,可以让作者、读者之间保持一个安全位置,有一段安全距离;但散文是非常真实的,你经历过什么事情都会呈现在你的散文里。所以在出版散文集方面,我是比较谨慎的,除了在最初刚开始出道时,也就是2002年到2003年间,出版了两本散文集之后就再也没出版过散文,当时出版完之后就发现被大家猜测或者议论的太直接了,因为在散文里你是没办法虚构、做假的,所以大家就会潜意识地认为说:“哦,他的散文就是他的人生。”

   在这个过程中,让很多不管是读者还是好奇的人太过于走进我的内心世界了,所以那段时间我是有点抵触的,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过散文集了。可能渐渐到了这几年心态慢慢成长、慢慢更豁达,也更懂得怎么去保护自己或者把握那个分享情感的度,去控制好中间的平衡。所以我觉得到现在可以再次有这样一个散文集面世,确实是因为很多读者都在问:当初很喜欢你的散文,现在怎么没有了?而且在这些年间也确实发表过一些散文,发现大家对散文这种载体很喜欢,对我来讲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把过去十年的散文整理一遍出版,也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

我对书名有理解 不想讲得太直白

    朱利安:你希望通过这套书,向读者展示一个什么样的郭敬明?

    郭敬明:其实还是一个更内心的状态,大家接触郭敬明有很多很多的层面,新闻上面、电影上、小说上,包括财经杂志、电视媒体…大家接触的方方面面,这些都是符号化、比较外在的东西,真正散文里面存在的才是作者内心比较细腻的情感,或者平时不太会在公众媒体上面去探讨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近距离的分享,这是散文的魅力。

    朱利安:这套散文集有三部,《愿风裁尘》为其一,另两部是《守岁白驹》和《怀石逾沙》,书名分别有什么含义?

    郭敬明:我自己有理解,但是我也不想讲得太直白,我觉得还是留给观众遐想就可以了,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理解。

    朱利安:有人说这三部曲是郭敬明“十年磨一剑”的作品,是否认同这种说法?

    郭敬明:也没到那么严重,因为确实也没有真正花了十年的时间来写这些散文,而是这一路上只要有机会写,我都会多多少少写一些,其中有些散文发表过,有些没有发表过,有些可能只是某一个杂志登了一下,看到的人很少,真正结集出版还是一个很郑重的事情,等于让这些作品直接面对所有的公众。说到创作上面我自己有一个困扰,其实编辑当初问就问过我,郭总你在04年05年年轻时写的那些文章有一些还是比较稚嫩、比较幼稚的,要不要重新修改润色一遍,我当时也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我决定还是呈现当年我创作它的原貌,因为这个最能代表我当时的想法。其实很多青春时候的感受,那种少年时代的一些对于这个世界的偏激也好、脆弱也好,那种心境一旦过了青春期就再也没有了,比如我现在再也写不出那样的东西,所以留下当时的原貌反而对我来说更有价值,对这个散文集更具有意义。

财富和地位没有让我丧失写作热情

    朱利安:你的社会身份不断增加,财富不断膨胀,是否还有精力投入写作?

    郭敬明:其实这几年我的写作上面确实面临很多很多外界的事务或者我自己工作的干扰,但这也没办法,只能自己去平衡或者说去进一步压缩你的私人的时间。

    我觉得其实写作对于我来讲一直是一个很值得热爱的事情,我不觉得完全没有时间去做或者丧失兴趣,都是能克服的,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最大的困扰是你本身就已经没有创作的热情,但这对于我来说还不存在,因为我还有很多东西想要写,只是时间问题的话很好解决。

    朱利安:您还是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写作者?

    郭敬明:对。

幻城是“高中生” 爵迹是“成年人”

    朱利安:从幻城到小时代,你和你的读者在一起长大。所谓三十而立,你今后的创作方向会偏向哪类题材?

    郭敬明:《小时代》之后写的长篇小说《爵迹》就是一个奇幻题材,对于我来说没有局限自己怎么样或者到了一定年龄该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还是去写自己想写的就可以了。

    我在去年的时候出版了《爵迹》第一部的上下卷,明年应该会出版第二部上下卷。其实《爵迹》是一个分四部,每部两本书,其实是八部曲的故事,《幻城》之后,我写的小说题材都是现代都市的,包括《梦里花落知多少》、《悲伤逆流成河》、《小时代》…《爵迹》也算是我回归十年前《幻城》的状态再写奇幻,但是《幻城》是高中生眼里的奇幻世界,现在的《爵迹》更接近于一个成年人眼中的奇幻世界,中间还是很不一样。

    朱利安:你会加强对现实题材的描写,甚至加大作品的批判力度么?

    郭敬明:要看状况,有一些作品适合批判的力度,比如说我之前写的《悲伤逆流成河》就是对女高中生怀孕激起学校、家长、朋友对这个未成年小女孩的压力,最后导致她自杀的批判,其实那部小说就放了很多的这方面残酷的现实题材的东西进去。但是你说像《爵迹》这种奇幻的故事,它可能不能承载所谓我们需要的批判,关键看你那个小说选择什么样的题材,而它的内容适不适合承载这样的东西。>

一个时代不可能每个人都是郭敬明

    朱利安:您旗下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作者,您本人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导者?秘诀是什么?

    郭敬明:这个很难讲的,一个时代不可能每个人都是郭敬明,那也不现实,一定是有人好有人坏,但是你把目标定为比现在的自己要好那是很容易做到的。

    朱利安:有评语说:“郭敬明在统帅、谋略、布局和坚韧方面,在除却官二代、富二代的中国80后男人里几乎是最强大的一个”你自己如何看待?

    郭敬明:这么高的一个肯定(笑)。跟其他80后的年轻人相比,正是因为我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所以我只能靠自己去做到或者完成自己的理想。这中间我受到的自我挑战肯定更多。这也注定我比其他的同龄人成长得更快。遇到问题我没办法说:爸爸你来帮我解决。所以我只能自己解决。解决以后,我的成长肯定就更快了。所以这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劣势,但同时也是一个优势。

“阅读中国”简介

由搜狐读书频道创建,包含访谈、策划、荐书、阅读等一系列内容。“阅读中国”旨在通过对名家、名作、热点话题的展现与发掘,映射社会的过去、现在与未来,认识中国、体味中国。

搜狐读书 出品

总策划:魏萍  监制:朱利安

本期策划/采访:朱利安、刘莹  专题制作:李倩  头图:刘晓巍  版面:黎明  页面制作:韩帅

特别鸣谢:长江文艺出版社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