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在中国,性研究一直充满争议,性从来是不能随便做也不能随便说的。李银河当初选择了这个方向来做研究,无奈只好冒天下之大不韪把研究心得公之于众。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欢欣鼓舞;有人痛心疾首;有人说她是英雄;有人还曾警告她会下地狱。尽管如此,她坚定的认为,目前的中国需要这样的声音,这样的道理,这样的争论。近日,她接受了我们的专访,谈过往,谈社会上的敏感话题,谈性研究的点点滴滴,不论在研究中碰到什么样的障碍,她仍然坚持往前走...【阅读访谈全文

李银河,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曾登广告征集同性恋受访对象

搜狐读书:怎么想起研究性学方面的问题?

李银河:我是从美国拿了社会学博士学位,当时我的研究领域主要有三个,一个是婚姻家庭,一个是性别,第三个是性。但是这个性大家比较关注,因为处于性观念非常激烈变革的时代,大家在性的问题上争论比较多,所以会更关注这个。另外其实我也做性别研究,也研究妇女问题,只是大家关注的少一些。

搜狐读书:是什么原因使您转行到性研究?

李银河:不是转行,这一直是我的研究领域,我从美国回来以后,开始做这项研究,在当时来说是非常早的。那时候费孝通是我的导师,我在他那儿做博士后,那年是1988年,当时全中国成立了第一个文科博士后站,在过去博士后都是理工科的。因为费老在北大成立了第一个文科博士后,当年紧急要找拿了博士学位又愿意回来的海归,那时候我在美国,所以费老就找到了我。可以说我是中国第一个文科博士后。

搜狐读书:您在这方面领域做起来还是比较顺利的吗?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李银河:记得在同性恋研究的时候有一个困难,就是线索不是太好找,比如研究一般的妇女就很容易找,可是同性恋在大街上就很难找,即便有,人家也不告诉你,当时同性恋是很受歧视的。我第一个同性恋调查对象是当时做一个单身的研究对象,这些研究对象他们是独身主义的不结婚的人,独身的人实际上也是很难找的,如果随机抽样的话是抽不到他们的。我就在《北京晚报》上登的广告征集这些人,大概征集了40多个人来参加我的单身研究,其中有一位男士当时是30岁,我访问到他的时候问他单身的原因,他回答的时候就也答不清,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后来他就跟我说:"我看你留学回来也不像个坏人,我告诉你吧,我单身的原因是因为我是个同性恋。"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同性恋调查对象。

李银河:当然有的时候也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有一些特别年轻的同性恋者不愿意跟女的谈,这个时候王小波就会来帮我谈几个。一边谈一边记,我不是特别习惯用录音机什么的,有一些调查对象他见到录音机也紧张,就拿手记一下回来整理。[详细]

中国的性教育:上面支持基层抵触

搜狐读书:您的书出的不是很快,但是您的人气一直没有下降,好多人在不同场合可以看到您,对您有各种各样的评价,包括您的一些言论大众认为有的时候比较出位,或者别人不敢说您敢说的一些话,对于这样一个看法您是怎么想的?

李银河:社会变迁会导致一些新的思潮进来,而真正新的、指明方向的、引领潮流的一些思想也还是要靠有人来把它提出来,实际上就是告诉大家咱们社会将来会往哪儿发展,现在到目前为止有哪些东西是过时的,哪些东西是错误的、应该批判的、应该改变的,而我涉及的一些领域尤其在性的领域因为正好是社会变迁非常厉害,在这个方面争论非常多,所以会引起人们的重视。你比如说性教育现在教育部也是三令五申发了文件希望在全国推动,但是底下抵制的力量非常大。

搜狐读书:在那个年代我也听过这样的故事,其实也不算是故事,身边发生的现实例子,而且我了解到中学的一对老师俩人结婚很多年不怀孕,俩人睡觉躺在床上,以为精子和卵子像分子一样自动跳到身上,多年没有怀孕,到医院一查医生发现俩人还没有性生活。这样的笑话还有很多,这个也是中国性教育的一种缺失。您在做这种研究的同时有没有发现仅仅是我们中国这样,还是说在其他国家也存在这种现象?

李银河:不太一样,比如像美国有一批宗教保守派也非常非常反对把性教育普及到学校,他们坚决反对做性教育,比如美国有一个组织叫"爱家协会",它是非常保守的基督教右派组织,他们到中国的一些学校来跟他们签约做婚前守贞教育,守贞教育就是大家都别做这个事。这个其实不叫性教育,而是守贞教育,完全是一种片面的希望大家不要有,一直守贞守到结婚,所以美国也就有相当一批人分为了开放自由派和保守派,斗争也是非常激烈的。可是实际上后来他们到中国来做这个遭到中国的性学界的抵制,一是他们的守贞教育态度非常非常保守,再一个它的效果也是非常差。因为有人曾做过调查,做过这套守贞教育和没做过守贞教育美国的孩子发生首次性行为的时间都是14.6岁,这就证明它的教育完全是无效的,他要求大家守贞实际上是一种说教,并没有人听的。[详细]

卖淫非罪化是消灭卖淫的唯一途径

搜狐读书:您提过卖淫嫖娼无罪化,这个好像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您觉得最终的呼吁能成功吗?

李银河:这个东西确实是争议特别大的,而这种观点卖淫非罪化的观点是西方女权主义提出来的,是从怎么样能够最有效的帮助妇女这个角度提出来的。因为这些妇女她们也是女人,而且她们往往是社会底层的女人。而我们现在的做法只是一味打压她们,罚款、劳教,用这些方法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女权主义最终的理想是消灭卖淫,通过什么途径?是骂她们打她们游街示众罚款,用这些方法解决想最终消灭卖淫的问题,还是用一种比较和缓的方式好呢?比如为她们提供就业机会,为她们提供培训,让她们有除了卖淫之外其它的生存手段。这也是需要下长期工夫的,不是说简单的扫一下黄就行了。而现在实行的这些办法所造成的问题比能够解决的问题要多。我是从这个角度分析,警察腐败、官员腐败,使这些活动转入地下,有需求一定有人做这一行,如果处于非法境地的话,就会有黑社会,自然这些人落入黑社会的盘剥和保护之下,黑社会就会打点警察打点官员,结果造成一个是黑社会一个是官员腐败警察腐败这样的问题,最终推迟了最终消灭卖淫的进程这种步伐。而用非罪化的办法才能够慢慢的或者说从长远来看可能是更快的能够最终在整个社会消灭卖淫的这样一种途径。

搜狐读书:您觉得有希望合法化吗?

李银河:非常非常困难,有一位叫时颂生的人大代表,她是一位律师,多次在人大提过这样的建议,但是推进非常非常困难。这里面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意识形态的原因,因为大家都觉得从50年代开始消灭妓女之类,是新中国的新气象的象征,新的意识形态,是绝对不允许有妓女的。可是大家忘了,50年代那种所有的人全都一个基本工资,30几块40几块那种基本工资,仅够吃饱饭,根本就没有任何闲钱拿出来往这方面来消费,这也是一个当时的具体的社会环境造成的。而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人们一旦有了闲钱之后,手里有了钱之后就要往这儿投,只要一有这个需求马上供给就会来,这是没有办法,这是经济规律,没有人能够管得了,不管你怎么扫,这个东西就是50年代的情况,再也回不去了。另一个是客观环境的原因,一旦有利益链形成了,妓女那儿能罚出钱来。警察或者不敢说主观上,客观上他也不希望这个东西彻底消灭,因为有利益链形成了。[详细]

从未提倡过乱伦但不反对换偶

搜狐读书:您写出这样的观点发在微博、博客上有没有把你屏蔽掉?

李银河:那倒没有,但是我发现一个非常气愤的现象,有些人用我的名字在上面乱发言论,提倡乱伦,我因为这个事跟百度提出抗议,百度把它放到这个网站特显著的位置上,说我提倡母亲跟儿子发生性关系什么之类,后来百度听了把它撤下来。还有人在网上乱说,最近又说你不是主张官员嫖宿幼女应该无罪。我说我什么时候主张这个了?后来我跟他们说,最近有一个案件是贵州的几个官员嫖宿14岁以下的幼女,那绝对是要严惩的。不要说他去嫖14岁以下的少女,如果说14岁以下的少女是完全自愿跟你发生关系的都不行,都得是奸淫幼女罪。法律有这一条,不到14岁的孩子,她没有决定自己行为的能力,她即使是自愿都不行。我怎么能说我去赞成官员嫖宿幼女呢?

搜狐读书:这是一方面,我个人认为就是因为有好多东西也许你没有说太透他没有理解,有人就以讹传讹,借风又开始把别的语言创造出来了。有些事情说清楚了说明白了,让大众都理解了,可能有人对这个问题看得比较透彻一说就明白了,关于卖淫嫖娼,李专家认为它是无罪的,更加合适。

李银河:另外还有一种,有这个权力他不应当被抓起来或者怎么样的时候,人家以为我是提倡,这个也是一种误解。好比说聚众淫乱,聚众淫乱这个罪名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有这么一个过程。在1997年以前《刑法》里面有一个流氓罪,惩罚所有婚姻之外的性行为。我见过一个案例,一个女的跟好几个男的发生关系,也都是单身,也不是卖淫,只不过人家送给她一些小礼物之类的,实际就是婚姻之外的性关系,被判为流氓罪抓起来了。这么严厉的法律在全世界都是没有的,但是1997年我们的《刑法》就是这样的,97年《刑法》修改的时候流氓罪取消了,等于说婚姻之外的性行为现在是可以了,不会被当流氓抓起来了。但是它还留了一个尾巴,就是聚众淫乱,聚众淫乱惩罚的不是所有的婚姻之外性行为而是三人以上的,只要三人以上就会被《刑法》判罪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有一个大学的副教授,22个人搞了换偶活动,这个案子在当时闹的非常轰动,引起轩然大波,这个人最后被判了三年半,根据聚众淫乱罪判的。我认为像这样的东西,非常的有问题,判3P全世界没有这样的法律。我觉得是过去那种特别反性时代的残留物,就该批评这个东西,所谓聚众淫乱罪应当取消。我这么一提好多人马上就会说,那你是提倡聚众淫乱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像这种人搞换偶的人他不应该被判刑,或者说他们不应该抓起来。作为一个成年公民他们只要是自愿的在隐私的场所应当是随他去,政府不要管,《刑法》不要管,仅仅如此。[详细]


《同性恋亚文化》:"我们认为,中国的同性恋现象是一种真正的事实,不能对它视而不见,必须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这个研究的唯一目的,就是想知道中国现有的同性恋群体是什么样子的。"

《性爱二十讲》:什么是性,什么是爱,什么是真正的性爱,人类到底有着怎样的性爱史,又有着怎样的性心理,处女的禁忌,性爱的技巧,非正常的性,肉体之爱与精神之爱,性与道德、政治、文明有着怎样纠缠不清的关系,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本书所选的20篇文章都是西方性爱思想的经典之作,这些作家的观点代表了西方世界在性爱问题上的基本价值。

"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由搜狐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我们有字里行间书店提供的专业摄像摄影团队。本栏目将致力于打造成为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字里行间书店为面向现代都市人,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目前在北京有六家分店,分别为慈云寺店、德胜门店、三元桥店、中央美院店、万寿路店、阿里巴巴店。

搜狐读书、北京字里行间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贺鹏飞 主编:魏萍 统筹:李小米 陈乾坤 制作:李小米 陈乾坤 剪辑:王照希 摄像:王照希 高高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读书频道、北京字里行间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