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赵广超有很多身份,香港设计师、建筑师、央视大型纪录片《故宫》的总顾问,同时,他还是儿童版《故宫100》总策划,现任故宫《紫禁城》杂志的编委。这次他做客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带来的是他新出的一套作品《我的家在紫禁城》系列。区别于其它的图书,赵广超“做”出来的这个故宫系列充满了各种精湛的工艺,他说希望小朋友们通过这套书喜欢故宫,热爱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也是一个热爱传统文化的港人赵广超传播传统文化的另一种独特方式。【阅读访谈全文

赵广超,平面设计师。现任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客席讲师、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设计系兼任导师,教授东西方艺术、设计与文化理论分析。2012推出“我的家在紫禁城”系列。

评世博会中国馆:结构太硬!

主持人:我们知道故宫也好,去过故宫也好,但是在之前,故宫并没有引起大家广泛的热度。从2011年开始,有“故宫热”的形成,这个原因应该是很多的,有艺术品收藏热,古董买卖这些,很多人都会到那里学习、观摩。还有故宫2011年出过一系列负面新闻,比如有展品丢失,有建福宫被传成为私人会所,还有某工作人员送锦旗的时候,锦旗上面出现错别字,虽然有一系列负面的新闻,但大家反而集体去关注故宫了。然后还有一个可能跟您有关,“故宫热”您也有一份力量,2011年《故宫100》播出。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跟故宫结缘的?

赵广超:这个有点复杂,本来我写有关文化的书,第一本就是有关建筑。那是95-96年的时候,在山东孔庙,那个时候我就花了好几年研究有关中国画、清明上河图这些事情。决定以比较系统的方式接触中国建筑相关的。后来我离开那个地方来到北京,是2005年,我花了一段时间,到故宫去当游客,永远的游客。每天买票去看,之后写了第一本有关故宫的书。我觉得我是挺幸运的,因为故宫王亚民副院长,他也是故宫出版社的社长,他看到这个书,可能是我的机缘吧。他有一次到澳门去开幕一个有关故宫的展览,就约我在那里见面,结果他给我讲,如果他给我一个机会去在故宫里面比较自由的,在它不开放的地方,在故宫这边东面,最后在南十三台这个地方,因为它在宫里面,可是也在宫外面的,这里有一个很高的墙壁在这里。这个墙壁这边就是花园,出版社给我一个小小的空间,我觉得我这个是走运,就从那个时间开始,大概就是05-07年。我就从一个门外汉开始去了解,每一个有关中国文化的书。我是怎么样学习这个命题的过程?就是把它记下来。我就是这么学习,这么去看的,把它记下来。清明上河图也是这样的。

就是这个过程,好象我写一本有关中国画的书,我希望这个书今年在国内出来,这书前面有一个小船,这小船是我在01年香港艺术馆看到一张国画,那个时候拿普通的一支化学毛笔,我就用手画了一张,大概用了不到一分钟,画下来我比对了一下没有什么分别。就很奇怪,因为照理应该说我的水平也跟明代、清代四大名家差不多,我就不明白,我就用这个小船开始了一本书,这本书里面说我是怎么重新了解中国画的。写了一本书以后,我的学生他们觉得好象太复杂了,我就觉得没可能了!我本来就是门外汉,我都会了照理应该不会太复杂的吧,可是他们令我失望,我在里面再出一个章节出来,等于白送了,写了独白。清明上河图,就是这个书里面的一个章节。最后这章清明上河图有自己的命运,跑到世博会去了。

主持人:您是作为世博会的解说是吗?当时好像是解说清明上河图。

赵广超:我参加他们两个会,第一个就是他们在讨论中国馆那个设计,那个有中国情调的设计。那是几年前,我坚持中国的结构是不会这么硬的。另外我是挺反对参观这么电子化的,电子化是可以反映技术水平,可是没有古感、触感。但好处是电子化可以随便在苹果上进行分享。

做这个清明上河图说来也是很奇怪,他们负责做这个的人找了很多资料去看,可是只能看明白我说的是什么,这个是比较有趣的事儿,其实我是说的最简单的。请我当他们的顾问,王亚民副院长觉得我也许可以把这个平常一般人觉得是陌生的东西,把它变成一个有亲和力、比较强的文化元素。从2007年开始,一直到现在。[详细]

公共财产受到公众的关注,是最好发展

主持人:可以说是一本书跟故宫结缘了,当然这之前你把这个理念呈现出来,故宫的副馆长看到了,邀请你去了。

赵广超:副院长,一般来说这么大的博物馆的是是非非的问题,我想这个不是一个故宫的问题吧,是我们在处理比较传统的事情上面,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法。另外故宫它有它的问题,现在这个新的院长,我觉得他处理得非常好,从现在开始故宫每一个礼拜它会关半天,以前是没有一天的。就是每一天每一天,最多的时候每天有十万多人进去。维持在一个正常的状态。

王培公:没有啊,新的剧本我没有看,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没有看。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好在就是反正我的书出了,大家要知道我心目当中的楚汉什么样可以去看书。

主持人:所有东西都能休息。

赵广超:从这个空间到每一个空间,每一个事情都很累,建福宫我是看到它从一片烂地,由他们这样一点一点收拾起来的。在这个形势下面,故宫本身是一个最重要的展品,所以它是跟一般的博物馆,博物院不同的展品。这个展品里面有一块是最重要的,用来跟其他最重要的水平沟通,我觉得是有这个必要。平常出现了其他的问题,我想这个是因为以前我们不去留意它,如果我们公共的财产现在受到公众的关注,这个是最好的发展。

主持人:以前可能信息不流通,没有微博,很多事情只是不知道而已。

赵广超:我想从专家到他里面的工作,超过一千人,我在这里面工作的,我跟两个工作者过了两天买了一个脚踏车,因为在这里你会忘记什么东西在那边,回来再去取很麻烦。

主持人:溥仪也骑脚踏车,在故宫。

赵广超:我想我比他幸运,我可以进进出出,来来去去,其实现在每一个游客在任何情况下,都比当时任何人都幸福,以前你是谁,你就怎样活动,你是皇帝,你就这样活动。

您说书要让读者看起来有趣,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有趣跟传统之间,会不会有冲突?

赵广超:我们学习任何的东西,就好象艺术一样,我们不会说这个古典主义没趣,他是有趣的,就像NO5这个香奈儿的香水,这个阿玛尼的,全都是传统的。只有把它变成一套我们可以接受的理念,每个时代也有它有趣的东西。当然了,我不是说我们做得很好,我是相信这个,所以我愿意去尝试。[详细]

真实的是看历史的态度,而不是历史本身

主持人:我们经常看韩剧,虽然韩剧里面的陈设是比较简单的,韩国那个皇宫好象几间房给我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韩剧里面的宫廷老是让我们觉得更加的威严,国内剧虽然设备摆设很华丽,宫殿很雄伟,反而没有那种古代的威严的气息。您觉得是怎么回事?

赵广超:这个只能代表我自己个人的看法,就跟韩国的泡菜似的,比我们的泡菜香,我也没办法说什么。这是非常主观的东西。我觉得在包装文化、展示文化上面,其实我们不应该这样干预,我们把皇宫表现的俗艳了。其实清代的皇宫真的是有一个少数民族的习惯,就是喜欢繁华,喜欢热闹。可是韩剧里面那种情况,我想可能是另外一个命题了。我写过小文章,从结构上来说,在这个世界上,从任何一个中国以外的地方找一个木结构出来,都比不上紫禁城里的一个角。我觉得有一些遗憾,为什么我们总是带着一种非欣赏的方向,当然你很好,我看它这个有一种感觉,这个对观众来说其实是一个很高的享受。我们本身应该怎么样呢?我觉得可能就是我们现在还有机会去面对,还有机会去表现,我们应该要好好反思。

主持人:我曾看过一本书叫《我在故宫守大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故宫里有一个楼好像叫“影壁楼”,当时北京饭店新楼刚建成,有要人登楼视察工程,突然发现楼顶可以窥见中南海,大惊之下,立刻下令严禁外人上楼顶。后来听说补救之策是在故宫西华门两侧建造“影壁楼”,以遮挡北京饭店新楼楼顶上向西的视野。当时建北京饭店时,在北京饭店是可以看到中南海的。为了这个原因,在故宫里边建了这个楼,挡住北京饭店看中南海的这个视线。

赵广超:在故宫里面,你要看比较敏感的地方,有些现代建筑在这里。它是中国历史第一博物馆,挺有趣的,这有一条河(展示图册),河这面有些空地,很窄,很长。满语里叫:塔塔。其实我们对故宫的了解比我们预想的小,比如从明代到清代,清代康熙时候统计,发现原来清代宫殿的名字的数量只有明代宫殿名字的三到四成,很多宫殿没有了。

另外一个比较神的说法是以前紫禁城里面有太监10万人,我想皇城10万人勉强可以接受,紫禁城里面柱子也没有10万条啊,怎么有10万太监呢?他们住在什么地方呢?在这些地方,那就比我们想象的条件艰苦多了。现在电视剧说的怎么样,我看见有学者提出,一个太监一生只有一个小包袱,睡觉只有一条板凳,很简单。他其实是很动人的,在历史里面我们看到这么大的皇宫,一般人是怎么样啊?下人是怎么样的?里里外外都是人生。他有他的悲喜。再说珍妃井,现在有井圈封起来了。按照记录应该是那个井。在我的历史观来说,真正的真实的是你看历史的态度,而不是历史本身。乾清宫据说里面有27张床,又说明代皇帝如何荒淫无道,其实,到清代,还是管椅子叫床。其实乾清宫里面是有27张椅子。如果这件事是发生在康熙名下,大家也不一定这么想。

主持人:您写故宫这套书会参考史料吗?

赵广超:一定会,跟央视合作《故宫100》,我的想法是未来的观众不会光看电视,也会拿着手机看,那它应该有时间量,所以我提议做5分钟6分钟,当我们确定这么做之后,做调研结果是每一个选题52分钟的调研才缩成这个,所以《故宫100》还可以推进一步,可以更活泼更实用。说儿童故事也是这个问题,其实看上去很轻松,因为牵涉的起码的历史,所以就不能胡乱说,故宫专家给我很大帮忙,《十二美人》里面的花花草草这些身上的纹饰。[详细]

“现代化”的说法在逻辑上是荒谬的

主持人:我们之前采访过日本设计师原研哉他就说过,好多设计作品就是有一种唤醒力,我觉得您说的这个就是有一种情感唤醒力。

赵广超:我们是证明它存在的原因,如果你不能证明这个,另一代器物出现,它就不见了。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我们当下在找传统,到底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我们这种找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和立场?

赵广超:我想首先我们在客观的历史发展中有自己的规律,我们以前有个怎样现代化起来的说法,在逻辑上它是荒谬的。因为一个现代人站在叫现代的时代,他不应该化什么,他本来就是一个现代人,不用再现代化了。现代也是这样,传统其实是一个现在跟现在之前的事情的问题。我第一眼看到你,现在我就根据第一眼跟你接触的基础、沟通、信任什么的,这个把它放大就是传统和现在,现在我们说传统,好像它是一个课题,其实不是这样的,总是我们在传统里面学习安全、信任、警惕、希望,所以我是挺反对去另外说一些命题。我以前在国外受教育的时候,我看见他们年轻人对以前的东西现在叫传统的东西有兴趣,他们喜欢,这个社会已经准备养分给他们了,我们十三亿人不用全说什么传统,只要有兴趣那些人他有好奇,养分已经在了,我们不用推动他们,我们要好好准备这些养分。

主持人:从二战之后的现代主义工业革命之后,技术性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生活的便利,但是我们自己在书写,某些感官的功能就退化了,你怎么看待技术革命带来的本能与感官的退化。

赵光超:我跟我父亲那一代,我已经有所欠缺,失去了一点。因为我也接触电脑,我也明显感觉到,我们现在品味、结构没有改变,但越来越粗糙。我很遗憾。我以前是当老师的,是我的问题,那一代的问题,我们没有好的例子给他们,我们没有告诉他们效率的好好在什么地方,我刚才跟朋友说,北京这个天气我冷的要死,因为这个冬天会叫我等待春天,等待是没有效率的,可是你会等待一个希望、一篇文章、一张画、一首诗、一段音乐,什么也可以等待出来了。有些东西你就品味它,这是中国文化最美丽的地方,在这个情况下。一切对它有利的技术我们要发挥一下,一切与它对立的技术我们要小心利用。[详细]

北京很前沿,可是它的价钱不文明

主持人:您的教育计划,有没有计划在大陆推广,大陆需求量非常大的。

赵广超:有,非常有。我想首先我是跟大家分享这个书的常识,另外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在故宫里面,可能跟央视他们去构想。我们觉得我们的孩子在这个文化生态理念里面,他不是刚刚打开这个叫意义的书,比方他看电视,比方他看书,有没有可能有这样一个诗,儿童故宫一百,这个怎么样做呢?这个我是想得很浪漫,我不敢说这样做一定会成功。可是我觉得好歹应该尝试一下。尤其是我这个书,现在看书的环境已经很好很好了,一个很好的东西就要把它推广出去,多推广用来分享。

主持人:您现在对于中国的儿童书市场有了解吗?之前有没有做过调研?

赵广超:从我第一本书开始,我没有做过什么调研的。一般来说,我会听出版社他们的意见,可是少提怎么样做,我总是相信我不是要做一个20到30印次的书,怎么样做一个空间内,先跟他们好好的沟通,我相信其实应该这样说,我不会站出来,这件事是罕见的。我们因为这样沟通,我跟他们说过很多遍,我根本不是镜头下面的材料,我也不是一个说话说得很动听的人,我觉得我们做这个事情就是用心,说得好听就是中国文化怎么说都说不了,还是用心去做吧。如果真的用心去做,总有人跟你有共鸣。

  

主持人:您的书中加了很多Q版的人物的形象,画得很可爱的那种,包括小猫咪这种,怎么从厚重的历史里面来挑出一部分可以供孩子看的,这是有标准的吗?

赵广超:做这件事情,我是没有太大的战略思想,也不是有什么特别计划,可是我观察人时,觉得我们现在在和动物建立奇妙的感情,我觉得一个人他走进这个历史空间里面,比方我在考虑小猫和小狗之间,我觉得小猫有一种奇妙的骄傲,它很有它的生活。所以我是做了真的小猫模型出来。

主持人:您也很少出差,就在香港和北京来回穿梭,您对北京这个城市的印象是什么?您喜不喜欢这个城市?

赵广超:作为一个大城市嘛,我平常一般的说法一个大城市,它就是吸引人才的,他会产生人才。所以北京和现在每一个大城市都是这样的。我看了一下从纽约到巴黎,毕加索不是都是在巴黎长大的,这是一个舞台,大城市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北京我觉得它的文化魅力是满分,堵车也是满分。

主持人:人多也是满分。

赵广超:太堵车了,北京是很前沿的,可是它的价钱不文明。太贵,就是一种不文明。

主持人:如果说量产的话,不应该很贵,如果很贵的话是生产环节的问题。

赵广超:其实我们每个城市最好的状态是富裕,英语是比较合格的、比较准的,是wealth,富裕,而不是rich有钱,有钱是富裕下面的。有钱是量化,富裕是品级。价钱有些地方太贵,其实是不富裕的。其实富裕是整个城市同时富裕起来。 [详细]


《我的家住在紫禁城》系列分为《故宫三字经》、《皇帝先生,您好吗?》、《你们这里真好——小动物起宫殿》、《前朝后宫》、《幸福的碗》、《在紫禁城》、《中国建筑·自然组曲》7本。以妙趣横生的经文、精致的图画和可爱的绘本来表现厚重的传统文化。该系列丛书的主创人员由来自香港的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创立人赵广超及其工作室年轻成员担纲,著名设计师陆智昌负责装帧工作。2010年,该系列丛书在香港首次出版。不仅如此,该工作室还开办儿童工作坊,举办拓展性教育活动,由此形成了《我的家在紫禁城》儿童教育计划。如赵广超所说,它就像耕作一样,为中国传统文化播种,透过活泼生动的展览、出版及教育活动,在中国儿童及青少年心灵播下一粒粒文化承传的种子,以此孕育既富内涵又具创意的新一代。

“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由搜狐读书频道、字里行间书店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我们有字里行间书店提供的专业摄像摄影团队。本栏目将致力于打造成为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字里行间书店为面向现代都市人,贩售图书及相关文化生活百货用品,结合咖啡休闲与人文分享空间的经营,打造最具人文与生活之美,助益心灵提升的复合式文化休闲空间。目前在北京有六家分店,分别为慈云寺店、德胜门店、三元桥店、中央美院店、万寿路店、阿里巴巴店。

搜狐读书、北京字里行间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贺鹏飞 策划统筹:魏萍 李小米 陈乾坤 制作:李小米 田果 剪辑:王照希 摄像:王照希 高高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读书频道、北京字里行间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