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 法治的红利:江平、王涌漫谈立法、执法、司法与守法
    搜狐阅读中国读书会第三期
  • 吴晨光:若无法治 国将不国
    搜狐网总编辑吴晨光开场致辞
  • 读书会后嘉宾与主创团队合影
    左起:王涌、江平、吴晨光
  • 江平挥毫泼墨
    休息间隙,江平留下墨宝:法治中国
  1. 1
  2. 2
  3. 3
  4. 4

嘉宾介绍

主讲嘉宾:江平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曾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校长。著有《罗马法教程》(合著)、《中国司法大辞典》(主编)、《商法全书》(主编)等。

主讲嘉宾:王涌

  曾师从江平教授,现为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学院商法研究所所长。发表论文《现代公司法人人格的本质与结构》、《作为民法方法论的分析法学导论》等。

特约主持:汪华峰

   搜狐网财经中心主编。2001年进入媒体行业,专注于财经领域报道。曾任《中国经营报》主任编辑、主任记者。2010年加入搜狐网。

  • 江平:十八届四中全会司法审判方面四亮点
  • 王涌:依法治国是给中国人民最大的福祉
  • 党政机关不能干预司法审判

     我们知道,过去宪法里只讲到要保障司法独立的审判权和独立的检察权,但没有提到如何防止行政机构、社会团体和其他个人的干预。这次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任何党政机关都不能干预审判,对审判权和检察权的独立行使起到了保障作用,是一个非常大的亮点。

  • 司法行政权与法院审判权的管理应分离

     我们知道,法院就应该负责审判,它行使的是独立的审判权,不能再去管财务、管房子、管设备和车辆这些事情,因为这些事会分散法院的审判权。所以如果未来实行了这个变化,即法院只管审判工作,涉及到法院的人、财务、财产等的调动管理都由其它部门来执行,也可有效避免司法腐败。

  • 立案审查制改为登记制 法院将不能推脱案件

     法院是老百姓伸冤、解决纠纷的最后一道关口,这个关口不能够随便关掉,四中全会规定了,将从现在的立案审查制改为立案登记制,如果能坚持下来,就解决了法院无故推托,把当事人的诉讼拒之门外的错误做法。

江平观点:

四中全会提出,要让每一个群众都能够在具体的案件里感受到公平正义——公平正义既是最高的标准,也是起码该做到的准则。如果有些证据是刑讯逼供获得的,就不应该成为立案的凭证,也不能作为判决的依据。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很难在具体的案件中伸张正义。平反过去实践中出现的刑讯逼供或采取其它非法的手段获取证据的案件,会使老百姓心中获得很大的安慰,对我们的政府、对依法治国就有了更大的信心。

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中,我对四个亮点印象很深:一是任何党政机关都不能够干预案件;第二,我们的司法改革要把审判权、检察权和行政管理分开;第三,任何案件登记只要符合标准就可以立案;第四,要让每一个人民群众在具体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 江平:有罪推定、忽视程序 酿呼格案悲剧
  • 王涌:制度建设对避免冤假错案意义重大
  • “有罪推定”和“不按程序办案”酿呼格案悲剧

     这个案子给我们很大的一个教训,就是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是以“有罪推定”作为刑事侦查、刑事判案的依据,这是很可怕的现象,直到最近几年,才确立了“无罪推定”的判案思想,这种模式在很多法官的理念中影响深远。

  • 板子该打在谁身上 冤假错案如何追责?

     我们国家是有错案责任制的,但为什么这个错案责任制不能够很好的贯彻呢?可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过去我们法院的判决虽然由审判员做出并签了名,但往往还需要经过另外一些领导的批准,案件最后怎么判,并不是参与审判的人就能独立决定的。

江平观点

“有罪推定”长期以来我们作为刑事侦查、刑事判案的依据,直到最近几年,才确立了“无罪推定”的判案思想,但这种模式在很多法官的理念中影响深远。

运用《刑事诉讼法》来审判刑事案件非常重要,这要求证据必须扎实,否则如果有些证据还没有落实,案件还是悬案,怎么能够做出死刑判决?但我们却不太注意程序。死刑的判决在许多方面有着基本的条件,必须满足这些基本条件,才能执行。

  • 江平:对“依法执政”的考核如何量化?
  • 王涌:司法威信不建立 司法部门无法独立
  • “依法执政”如何纳入官员政绩考核?

     我们所说的依法治国可以分解为立法、司法、行政、执法、培养人才等等,我们为它制定了很多指标,但这些指标的确定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它们都是由人提出来的。指标的确定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有机构内人员的评定,还有机构外人员的评定。

  • “法治指数”人为因素大 或流于形式

     杭州市余杭区搞过一些法治指数的试点。实行了很多年,有一些成绩,但是也有些问题。因为它还要参照其他地方的考核指数,总觉得“我不能比他们的法治差太多”。所以每次制定分数的时候就会受到一些人为的因素干扰,最终流于形式。

  • 政法委的任务 在于坚持党的领导和协调

     政法委员会还有相当长的时间存在。政法委员会现在主要有两个任务:一个是用来坚持党的领导,一个就是协调各部门。因为党的领导这一任务在四中全会决议中特别强调了,而政法机关里体现党的领导部门就是政法委员会。

江平观点

四中全会之前,我也曾经到过一些地区,有的省提出来近一百项的考核指标,分得很细。我觉得这个做法有利有弊,好处是把考核具体化了,甚至可以量化到多少分。但是也有缺点,这个缺点就是弄不好会变成一个形式主义的东西。

我们说政法委员会不得对具体案件过问,但个别地方也许会说下面的党员要服从上级,这是铁的纪律。所以党的领导要求下级服从上级,而法院则没有下级服从上级这一说,法院法官的职责就是按照法律来判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两点之间如何协调,就是最重要的事。政法委员会的协调方式就是把公检法工作都放在一个总的盘子里面来考虑,来改革,但也可能削弱各部门的相互监督作用。

  • 江平:能够公正地审判每个案件就是法治的红利
  • 王涌:一万起贪腐案不如一个仓促政策危害大
  • 让国务院负责税收方面的立法 既不科学也不可行

     长期以来,我们都把税收和财政立法权让渡给了国务院。现在看来大大落后了,因为税收的问题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是立法的头等大事,你完全授权给国务院来制定税收方面的立法,本身既不科学也不可行。

  • 财税问题是我们要实施依法治国的关键问题

     反观全世界,各国议会最重要的就是决定税收的问题,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国至今还没有一个统一税种的立法,这实际上就造成了税收方面各种突出的矛盾问题。所以我们要实施依法治国,财税问题就成了很关键的问题,解决它,将对我们国家的发展有重大的意义。

  • 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 是对公权力的制约

     四中全主要是强调要依法治国,这就偏重于对公权力的制约。我们可以看出,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解决的问题重点不太一样。三中全会重点在解决市场经济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而四中全会偏重在对于公权力的制约,依法治国。

江平观点

三中全会着重讲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而四中全会则讲的是治国方法现代化。我们用现代化的治理国家的方式模式来治理的话,那么就可能做到事半功倍。不同的治理方法,不同的治国的模式,不同的理念都会造成效果上很大的不同。

三中全会解决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它特别强调以市场为主,政府干预为辅。从这种变化我们可以看出,市场经济虽然是法治经济,但它更强调保护私权的作用。

如果我们的立法科学了,我们可能对改革的法治有更大的贡献,如果我们每一个审判案件都能做到公正,那同样我们也能够产生很大的政治红利,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更好。




搜狐文化中心 读书频道出品 | 总监制:吴晨光 | 总策划:魏萍 | 总撰稿:朱利安 | 总顾问:雪珥 | 本期责编:李倩 宋晨希 | 设计:黎明 | 栏目合作:樊雅和(010-56603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