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 垂拱而治:顾伯冲、周昌祥、雪珥畅谈中国社会基层治理创新
    搜狐阅读中国读书会第肆期
  • 顾伯冲谈吏治弊端:小吏自找米吃、文官不接地气
    直击现场:学者顾伯冲剪影
  • 周昌祥:执政党需转变思维 从管理到治理
    直击现场:周昌祥阐述自己观点
  • 左起:雪珥、周昌祥、顾伯冲
    读书会后特约主持与嘉宾合影
  1. 1
  2. 2
  3. 3
  4. 4

嘉宾介绍

主讲嘉宾:顾伯冲

  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长江大学客座教授。出版《心远地自偏》《思想有多远》《多少瞬间烟雨中》和《倾覆与重构:中国古代农民起义大起底》等作品。

主讲嘉宾:周昌祥

   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副秘书长、重庆大学兼职教授。重庆市高校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政治经济学分会副会长、重庆市经济学会常务理事、《资本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

特约主持:雪珥

   战略史、改革史学者,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学术顾问,多所商学院特聘教授。代表作有《国运1909》、《帝国政改》、《改革都有红利吗》等,善用国际化视角、跨学科的思维重新审视中国改革史。

  • 顾伯冲:国家应出台政策给志愿者提供社会保障
  • 周昌祥:政府不能承担无限义务 必须减轻负担
  • 雪珥:居民自助—社工加志愿者模式是授之以渔
  • 古代社会矛盾多 很难做到垂拱而治

     垂拱而治是治国的一种境界,也是一种努力的方向。中国古代爆发过很多的农民起义,这证明以前的社会还没发展到垂拱而治的程度。客观上,那时候统治者的思想理念和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都不具备这个条件。

  • 志愿者承担了政府部门无法承担的任务

     不论是这次北京的APEC会议,还是2008年的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以及今夏南京的青奥会,广大青年志愿者都有出色表现,受到了与会代表以及国际友人的高度赞扬,志愿者在现代社会公共治理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一是提供服务、二是促进治理、三是价值维护、四是增进和谐…

  • 中国志愿服务人数远低于发达国家

     从社会参与程度来看,我国的注册志愿者人数只占总人口的1%左右,挪威等北欧国家平均水平达到35%左右,强调社会服务工时的美国已达40%。西方一些国家志愿服务精神在整个国民心中的重要性和影响力远胜于中国。可以说,目前我国的志愿者活动还处在初级阶段。

顾伯冲观点

志愿服务的发展是一个全球趋势,我国志愿服务的发展必然有一个过程,并可以预测有这样几个趋势:

一、社会化程度加深;二、服务组织的独立性增强;三、服务人员职业化;四、法制形成体系;五、向联合化的方向发展。要做到志愿者的职业化,首先需建立长期志愿服务人员的从业职业标准,提供工作依据。其次要结合现代人力资源管理模式,更好地管理志愿者服务队伍。此外,社会保障制度方面,也应结合从事志愿活动人员的工作情况,给予志愿人员更多的优惠政策,解决他们在经济方面的后顾之忧。并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民的公益意识,提高志愿工作者的社会地位,增强社会对其的认同感。

  • 顾伯冲谈吏治弊端:小吏自找米吃、文官不接地气
  • 周昌祥:古代农民暴动不是官逼民反 是吏逼民反
  • 雪珥:基层社会治理好 可为王朝缓冲天灾冲击
  • 社会治理若失控 影响远超外敌入侵

    历代以来,社会面要出问题就出在体制内部。边患也好、外敌也好,当对王朝构成威胁的因素出现时,后院不稳固,要想抵御外侮是不可能的;只有巩固好了内部,外敌再强大也是攻而不破的。因此我觉得,前者的因素要比后者重要。

  • 中国古代基层治理三阶段:乡官、保甲、职役制

     在数千年的历史中,乡村治理模式屡经变迁,经历了几个较为明显的历史阶段。中国自宋以来,“官”与“吏”就是分离的,官以科举出身,擅长的无非是经史辞章,但对于财税、经济、司法,均一无所长,于是只能将后者委之于吏。久居地方的“吏”逐渐成为最大的地方势力和利益集团,这种社会政治现象曾被宋代大诗人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形象地把比喻为“君子斗不过小人”的历史规律。

  • 顾炎武解读古代政权:从封建之失到郡县之失

     著名思想家顾炎武有一句名言:“封建之失,其专在下;郡县之失,其专在上”,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探讨封建体制、郡县制度的弊端所在。所谓“封建之失,其专在下”,便是指西周赋于封国之主权过大,最终形成指挥失灵,尾大不掉分裂之局。顾炎武所指“郡县之制,其失在上”,就是指的自宋元明以来这种中央过于集权,造成地方无力施政的状况,可谓一针见血。

顾伯冲观点

古代的吏是自找米吃,不吃皇粮也没有财政拨款。传统中国的“县政”实质是一种“以民养官、以农养政”的基层行政管理体制。在这种正式官僚政治与非正规官僚政治交叉运行的体制机制下,就意味着县以下大量的胥吏、衙役和乡官系统只能“找米下锅”,政府则可以竭尽所能,最大程度地调动社会资源以支撑消耗。既然要自己找米下锅,收的多吃的多,人性的贪欲在这里得到无限的放大,造成了很多污吏的穷凶极恶。

而文官几乎都是考八股文和四书五经考上来的,举人状元都是精通古文和古代的治国思想,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对经济、对民生一窃不通,朝廷不可能放心把乡村以下的治理工作交给他们。

这导致了“吏”像幽灵一样始终对应着古代的王朝体制,体制是藤,基层社会治理中出现的各种各样不正常的问题,就是那根藤上长出的歪瓜,什么样的藤长出什么样的瓜。在专制体制下,吏治的弊端被不断放大,农民起义和暴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 顾伯冲:基层治理创新必然冲击迂腐观念
  • 周昌祥:四助机制改善邻里关系 推进基层治理
  • 雪珥:古代社会靠人治 主要通过道德感化
  • 治国安邦是精细活儿:应“刚柔并济”

    德治与法治的关系,大家知道两者要兼用。那么什么情况要重法,什么情况重德?这就像“弹钢琴”,如果你弹不好那就要出大事。秦朝也好,北宋也好,最后都没有治好,原因都偏重一面了,统治者没有弹好治国的这把“大钢琴”,更没有到“治大国若烹小鲜”的份上。

  • “上访”形成的历史原因

     当下谈社会治理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解决部分群众的上访问题。群众上访的数量与频率并不是社会稳定状况的唯一“晴雨表”,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基层治理的能力与水平。“上访”的形成有其独特的历史原因…

  • 转变政府角色 避免“一抓就死,一放就乱”

     西方国家在基层治理方面有它成熟的经验,那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成果,是先进理念文化的结晶,我认为不应该随便打上政治符号。“小政府大社会”的框架之下,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除了安全、国防、外交,以及经济核心领域的问题由政府来管,其它很多方面是由社会组织来管的。当然,这么说并不表示我们要直接照搬西方国家的一些做法。

顾伯冲观点

应该说,现代基层治理创新对利益板结化是有所冲击的。当年,随着资本市场的进入,资本主义在以上海、广州等地为代表的东南沿海地方萌芽,开始发育成长,资本主义思想开始注入中国人的心里。从当时中国处于封建时代的状况来看,资本主义是当时社会的进步。如果还靠衙役、靠乡绅、靠族长的威力来治乡治镇治村是不靠谱的,并且会带来很多弊端。当然这期间也出现了一批盈利性的经纪人,由此造成了清末和民国时期比较严重的所谓土豪劣绅的问题,这是客观上造成的。

截至目前为止,全国农村村委会普遍进行了好几次换届选举,规范化程度逐届提高,数百万“村官”实现了由过去的任命制到直接选举的转换。在长期的村民自治的实践中,人们总结出了指导村委会选举的一系列原则,这自然会赢得老百姓的支持,也自然会对落后的迂腐的东西是一个大冲击。




搜狐文化中心 读书频道出品 | 总监制:吴晨光 | 总策划:魏萍 | 总撰稿:朱利安 | 总顾问:雪珥 | 本期责编:宋晨希 | 栏目合作:樊雅和(010-56603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