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1894年7月,中日两国为朝鲜前途发生了一场战争。翌年4月,两国在日本马关签订“讲和条约”,战争结束。由于这场战争发生的1894年为中国农历甲午年,因而历史上又习惯称这场战争为“甲午战争”。

    甲午战争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一个分水岭。前此三十多年平和、不改变体制的学西方,至此终止,先前中国人自信不疑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成为历史陈迹。此后的中国,变法、维新、新政、宪政、共和、民主、社会主义,短短几十年,中国尝试了人类历史上几乎一切美好的体制。[详细]

搜狐读书会

    甲午战争历时9个月,分为陆战和海战两个战场,日军攻下平壤,大败北洋水师,之后又攻下中国的旅顺、威海,于1894年11月22日在旅顺进行大屠杀。战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日本国力军力迅速强盛,逐渐走上军国主义对外扩张之路。

甲午战争前,中国并未学到西方的真经

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后,中国开始学习日本,这就意味着中国人通过这场战争对之前的事情有所反省。国人的反省包括了甲午战争中的组织、动员方式。比如,军事上,清政府1895年就开始了新兵建设,实际上这是对甲午战争的反省。这个反省对我们后来的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一方面是我们中国的研究者看到这场战争的失败的原因,当然和清政府的腐败、统治者的无能有很大关系。



洋务运动带来了西方的坚船利炮,但没有带来安宁和平,中国仍饱受侵略

另一方面,中国在甲午战争之前一直在向西方学习,之前三十年的洋务运动就是学习的例子之一。但有没有可能中国人一直未真正学到西方的真经?中国在很长的时间段,有没有像日本那样去真诚的、全面的学习西方?这应该是早期解读甲午战争失败的一个很重要的看法。所以我们看早期的作品中,不论我们看蒋廷黻的叙事,还是后来到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叙事,基本上都没有完全站在中国的立场上骂日本,都在分析、反思清政府政治上的腐败,军事上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 [详细]

甲午海战实际上并没那么重要

宋晨希:清军或者北洋海军在这场战争中输得应该不应该?或者说它是不是一种必然性的失败?

陈悦: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输的肯定不应该,我们肯定希望打赢,但是最终的历史结果是输掉了。这个问题困扰了此后的中国人120年,120年间我们一直在想这个事情,北洋海军如果不输该多好。



看似强大的北洋舰队在甲午海战中惨败

很多人把北洋水师想的十分强大和重要,但是事实上关于北洋海军亚洲第一、世界第八的排名本身是一个误区和误读。再一个甲午海战在这场战争中的重要性这120年被中国人评估过高。这个问题日本人也有过评估,评估的结果令日本海军十分生气。日本海军的大本营中陆军派居多,这场战争结束时陆军派瞧不起海军,说海军在这场战争中只不过担当了运输船的“保镖”而已。不论黄海海战、丰岛海战战绩如何,它们都是围绕着海上交通运输这个目的而发生的。如果黄海海战日本海军战败了,无所谓,因为日本陆军已经在朝鲜半岛了,我们无非是沿着朝鲜半岛从陆地打到中国去。所以,实质上甲午海战在甲午战争中所占的比重影响力并不是很大,之所以后世不断提到这支军队,主要是有不同的政治需求。另外,这支军队在当时的中国社会是不招人待见的一支军队,因为在整个社会封闭的大中国环境里突然间冒出一个近代化运动的成果,很多人是很反感这样的事情的。所以这场战争爆发的时候很多中国人对于这支军队的表现有两层心理状态,一层心理状态说你们花了这么多钱,起码得出去打仗,就催北洋海军上阵。另外一层心理期待,可以说很多人带着一点点看热闹,看着他们会不会出洋相的心态来等待这支军队。所以北洋海军的失败在当时对中国人来说很多人是很期待的,这样终于有理由骂洋务运动了,你们不应该修铁路,不应该挖煤矿,不应该建海军。所以在甲午海战之后出现了一个阶段的真空期——北洋海军编制被取消,整个海军机构、学校统统被撤销。这是一方面的误区的影响,就是甲午战争中海战的重要性。 [详细]

北洋水师亚洲第一、世界第七是误区

另外一个误区就是北洋海军历史的排名。很多人做过文章进行分析,北洋水师亚洲第一没问题,但是亚洲第一实际上并不怎么荣耀。北洋水师在1888年确实是亚洲第一,但那个年代里我们亚洲有几个国家有海军呢?只有中国和日本。所以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说第二我们也挺重要的。如果算上土耳其的话,我们算不上亚洲第一,他们比我们厉害。说世界第六、第七、第八,这个排名是怎么来的呢?应该说北洋水师排名世界第七是相对比较标准的。在那个时代世界上也会有军事年鉴,它介绍全世界各国军队的情况,中间有海军的年鉴,有陆军的年鉴,1895年英国出版的《布雷赛海军年鉴》是一个全世界的海军年鉴,它的权威性类似于现在的《简氏舰船年鉴》,全世界的海军都得翻一翻,看看它上面有什么新军舰。它每一年都会介绍全世界军队的状况,介绍各国海军排序时英国肯定是第一,接下去就按ABCD出场,非常巧中国排在第七,然后我们就有了世界第七海军的说法。实际上是世界海军年鉴上介绍中国的时候把我们排在第七,并不是中国的实力是第七。 [详细]

日军1分钟射15枚炮 清军5分钟仅1枚

1891年后日本海军已经超越我们,这一切的原因是装备。甲午海战中看似我们的舰队很现代化,但是事实上关乎海战最直接的因素上我们就能看到差距。因为军舰作战不是你撞击我、我撞击你,它靠什么?最直接的不是航速或者吨位,最直接的是同一时间内能发射出多少炮弹、炮弹威力大不大,是比火力。

一比火力我们就输定了。以黄海海战为例,黄海海战首轮参战的军舰,中国是10艘,日本是12艘。我们的10艘军舰中口径在10公分以上的大炮一共是47门,这个数字好象并不夸张,不多也不少,但是日本联合舰队10公分以上的大炮总数是100门以上。从火炮上我们已经看到非常悬殊的差别,这就意味着同一时间里人家有100门大炮在轰我们,我们只有40门,扣掉一半就是20门,20门跟人家50门对抗。日本100多门火炮里大概有64或者67门的速射炮,其总数超过北洋海军10公分以上火炮总数。所谓速射炮其实是加装了制退复进机,这个东西听着名词好象很怪,其实很容易理解,就是大炮发射完以后会有后坐力,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后坐之后需要靠人力或者机械力把它推回去,很费劲,装了这个东西它自己就回去了。现在的影视作品里都能看到这种场面,发射之后炮手一拽火炮,火炮猛的往后一跳,然后猛的又回去了,靠的就是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靠什么实现的呢?今天说起来也是一个让人觉得很意外的事情。



甲午海战两军火炮对比:左为日军主舰“松岛号”速射炮,右为北洋军老式火炮

北洋海军是什么射速呢?人家日本是以1分钟为单位计时的,看1分钟发射多少枚炮弹。而我们反过来是看1枚发射多少分钟,所以,这一切就不用多说了。北洋海军有40多门炮,10分钟或5分钟打一发火炮,人家100多门里有60多门炮是1分钟发射15发炮弹,这在海战场上就变成什么影像呢?当时有个老外就记录过,北洋海军的军舰上像下雨一样,弹如雨下,日本联合舰队的军舰上面可以安然行走。 [详细]

陈悦:北洋水师军费没挪到颐和园工程

所以,虽然战败,但这5个多小时的战斗是很可贵的。战败的直接原因我们看得很明显,是技术装备的落后。

技术装备为什么落后?不是说我们不知道国外有速射炮,有先进的军舰,就是因为1891年之后北洋海军的军费被停掉了,中央说你们不需要向国外买军舰和换装备了。

很多人认为是慈禧太后修园子造成的,关于这点我不太认同。一个慈禧太后修园子也造不成这样大的原因,再一个慈禧太后修园子花那么多钱,先不用说她没有挪一分钱的北洋海军的军费。大家老觉得北洋水师买军舰的钱是从军费里出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区,因为北洋海军的军费只管这支军队发工资、烧煤、维护、修理等。要买新的装备的话,是需要北洋大臣向中央直接申请一笔新的临时经费。因为那时清政府是没有海军预算的,需要的时候就直接去申请。而当时户部一下子就卡死了,不让购买,甚至连申请都不允许申请,技术装备落后是因为这个导致的,这跟北洋海军的军队半点没有关系,更不用说修颐和园的事情了,根本没有一分钱的北洋海军的军费挪到了颐和园工程里面去。



慈禧太后(左)斥巨资修建颐和园(右)

另外还有一点,很多人认为颐和园工程造成了中国财政紧张,这其中固然是有它一定的因素在里面,但我觉得即使当时颐和园工程正在进行,可如果想买军舰的话,颐和园工程也不会对其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们注意到颐和园的造价,整个工程的代价大概是两千万两白银,但事实上并不是说清政府财政或者是它从哪里搜刮两千万两现银造颐和园,这个认为是错误的。它的资金来源比如说江苏省今年要上交价值100万的木料,湖北省得出价值50万的人工等等,这么以价值来出东西,把这些价值拿起来能跟英国人换军舰吗?肯定不行。所以,我们有时候把颐和园的事情想得太重要了。 [详细]

陈悦:定远、镇远舰威势大于辽宁舰

事实上,我认为导致北洋水师在战场上失利的一个深层的原因要从它建军的原因开始谈起。这个话题我今年在各种场合反复的说,症结的根源并不是1874年为了防范日本建北洋海军进而组建北洋水师,实际上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的观念上的误区。

虽然我们有很漫长的海岸线,并且我们也自认为是海洋大国,但我们骨子里认为自己是陆地大国。我们最熟悉的生活舞台是陆地,海洋对我们而言,其概念就和长城是一回事。所以我们中国人特别在意一个词,叫做海防,我们不是利用海洋,开发海洋,而是把海防起来,让它发挥和天堑一样的作用。我们不跟外面的世界接触,就像马勇老师说的,甲午战争不只是甲午年突然发生的一个莫名其妙的战争,它事实上是中日两个国家在面对世界大变局时所作出不同反应后导致的必然结果,不是中国踩日本就是日本踩中国,而以中国的反应必然要被人踩。我们把海防起来,不跟世界接触,希望世界也不要来惹我们,因为我们在自己的陆地上就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所有东西,这样我们所有的传统都能保存的很好——这就是清政府的梯度。



“镇远”号铁甲舰是当时北洋海军主力

建立北洋水师的主要目的不是让这支海军开出去护航,而是要让这支海军把我们的千里海岸线守住,不让一艘外国军舰开进来,结果出事情了。1886年我们的铁甲舰买回来了,那时候定远、镇远就是亚洲第一军舰,它的威势可能要超出现在的辽宁舰,因为辽宁舰毕竟还没有实现真正的作战意义。 [详细]

清廷嫌海军贵:提督年薪280万人民币

北洋水师成立后清政府发现它带来的好处非常实在。1874年日本人侵略我们,给我们找事,是从海上开始的,1882年、1884年日本在朝鲜向我们挑事,法国在马江给我们挑事……为什么1885年、1886年定远舰、镇远舰购回来后一瞬间日本人就老实了呢?清政府会有一种想象,当然,今天我们会去想日本老实了,那我们去打日本吧,但清政府不是这种心态,他觉得我们是东亚最大的帝国,我们向来不去扩张、不去侵略,是一个非常和平的国家。



清朝提督官从一品,带红宝石帽顶、着麒麟官服(图为关天培着提督官服画像)

在这种局面下,既然我们的防御目标已经实现了,那我们还要不断的往这个无底洞里砸钱?海军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军种,不光是这些军舰昂贵,建北洋海军是花了2000万两白银,这之中并不包括那些维系基地运转所延伸出来的费用。再一个是北洋海军全军的军费开支非常庞大,当时北洋海军的工资是按照英国海军的标准,就好比我们现在在北京工作,但工资标准按照美国纽约的工资换算出来拿。北洋海军提督一年7000两白银的俸禄,按照现在算就是7000×400等于280万,这就是他一年的年薪。由此,就可以推算出当时清政府为这支军队的投入到了什么地步。即使到现在来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军舰也是一个非常昂贵的投入,因为军舰在海上开一圈就像我们开汽车一样,它的排量很大,柴油机轰一下一瞬间几十万人民币就没有了,出去逛一天几百万就没有了,这是一条船,如果几十条、上百条船这样的开法话海军的投入有多大?这么大投入的军种它能够带给国家的利益究竟是什么?[详细]

甲午战败根本原因:清政府海防观错误

在这种层层约束下面,这支军队自己还能作出什么样的努力呢?我认为他们已经努力到了把自己能干的事情全干了。那么这场战争、以及这场海战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清政府自己头脑中的问题,那就是海防观的错误。

并且还得延伸,不光是清政府,而是当时举国的知识精英阶层。为什么当时户部把北洋水师外购军舰的门关起来那一刻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不同意见?平时议论很多,但是就是这件事情没有议论,大家都默认,都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策。结果一瞬间整个中国社会亲手把这支海军送上了断头台,所以最后的海战只是一个必然会发生的结果。所以,北洋水师今天不被日本人打败,明天也会被法国人打败。但是这个结果北洋水师已无力自己改变,它的能量就那么大。



清朝海防封闭被动,近岸修建很多炮台,不重视海军。图为虎门出海口附近的10个炮台

我们总把北洋水师看得很高,但它的司令官丁汝昌只不过是个提督,李鸿章也只不过是个北洋大臣,是直隶总督,都没有列入军机处。他后来的高升,那是甲午之后的事情了,已到晚晴时期。

所以说这场战争,海军失败的原因要往深层次去看,往国际层次去看,就能看到一些更抓到历史真正要害的地方。而且这种要害可能我们拿来检视今天的海军、海防发展,会成为有用的镜子。如果海防观不端正的话,我们造一百条、一千条军舰,欢呼雀跃,今天下水一条驱逐舰,明天又下水一条航空母舰,失败的阴影可能还会存在,这是我的一些想法。 [详细]

李鸿章无国际意识:中国死撑老大姿态

现在中国的资本已经内部消化不了了,于是开始外移和出口,但是我们过去一百多年来中国自身的资本没有出口,我们只有一个市场和意识,那就是你外国到我这儿来做生意。因此中国的海军只是防,只要你不进到我这儿就行,从没想过为什么我们不能向外寻求新的利益呢?所以,中国经济从一开始的路径就给错了。到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我们从未想过中国经济能够在170年之后的今天成为世界性经济。



无论功过如何评说,李鸿章都是近代中国历史的重大推手

当然,老大帝国的转身,同各种因素都有关系。李鸿章那一代人,包括这些年来大家争论比较多的,就是北洋水师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引领中国在往前走,我认为很重要的就是引领国际意识。李鸿章认为中国不能和世界过份的争夺,包括甲午战争。今天看这场战争我们是打败了,但是我们应该反过来想一个问题:从一开始李鸿章就没想打?6月3日中国决定出兵,李鸿章仅仅派了两千多人去解决东学党的问题,这说明李鸿章并没想去打。到6月下旬,日本提出中日共同改造朝鲜内政时,李鸿章仍然不认为中日之间可以为朝鲜真正去打一仗。李鸿章这种军事思想究竟该怎么评估呢?毕竟这场战争已经打败,就不好说了,如果当时这场战争按照李鸿章预想的,能够在任何一个环节停下来,可能这个结局和历史就要另外去说了。李鸿章这种利用国际上的外交谋略来化解冲突的方法,可能是另外一个评估的方式。

当然,可能这一代人当时没办法超越历史条件来评价说李鸿章的海洋观不对,这可能同中国本身不发达有关。 [详细]

是否该在外建海军基地保护经济利益?

最近几年我国经济充分的国际化之后,从亚丁湾护航其我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就走上了正确道路。而下一步就不是护航的问题了。利比亚发生大的动荡时,中国经济利益受损,我们就不应该只是撤侨,海军应该在第一时间赶到,保护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在那儿有基地。外国人在中国设基地我们骂了一百多年,但是你要理解,他们设基地他就是要保护自己的资本利益。如果我们这个价值观不改变,那么,我们在世界上也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利益。

遇到这种大的动荡,并且这种动荡往往发生迅速。比如,伊拉克的动荡没结束,其他地方又动荡起来了。如果中国海军还是原来的海防意识,肯定没有办法同中国的经济发展相配合。

中国经济世界化之后,中国对海洋的意识,对海军充分建构的意识肯定已经不一样。近代历史走过来的路,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去讨论,可能会有很东西都必须重新看,重新讨论。 [详细]

甲午年清政府权力交替 李鸿章不想打仗

宋晨希:有人认为李鸿章太轻信俄国人,他认为俄国可以制衡日本。有研究表示,甲午战争发生之前,李鸿章已经跟俄国人定了一个秘约,如果朝鲜出现问题,或者说朝鲜政局发生变化,涉及到中国,俄国就会出兵。

所以,甲午战争之前,李鸿章是不是曾把希望寄托于俄国人身上,由此导致了李鸿章在甲午战争上的准备不足?

马勇:我在书上是这样讲的,这场战争李鸿章不想打。

当年,国内有一个最重大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内部政治的权力交接。 [详细]

抗战时国民党海军仍沿用北洋海军阵型

除了舰队的实力之外,海军进行远洋活动还有两个东西必须要保证,第一个是军舰需要的动力——煤。北洋军舰开到出去它还要回来?中途的煤在哪里?中途在朝鲜半岛有没有补给煤的地方,有没有水?第二个是情报,你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你要知道明确的日本舰队的方向所在,哪怕是一个大致的范围,这些北洋海军都一概没有。

所以北洋海军注定无法采用这样的决策,当时很多言官出主意,日本打我们,我们集中主力打日本本土不就行了,这都是很荒唐的想法。先不说日本本土都是炮台,如果我们想象我们对日本的时候,往往把日本想象得一点没有防御,认为日本岛上已经没有兵了,他们的港口都是我们随便可以进出的,而事实上它的港口的炮台数量不亚于我们,所以这些是我们在讨论甲午战争时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详细]

日本并未把战争赔款全用在教育上

陈悦:我今年两次去日本,跟很多日本甲午战争研究的专家交流这个话题,他们的答案是非常惊人的相似。首先是日清战争的胜利奠定了日本的国际地位,在战前日本只是东亚不入流的小国,所以被中国瞧不起,中国才是东亚总的霸主,这一战意味着一个小国翻身了,把之前的老大帝国掀翻了,它可以当列强在东亚的代言人了。

其次,因为这场战争,日本在中国攫取了很多的利益,直到今天说起日清战争的时候,日本的学者包括亲华的学者都有一个观点,就是日清战争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个好的事情,使日本崛起了,明治这么多年终于苦熬快熬到头了,就是让日本开始有腾飞的迹象了。

对于日本的影响,其实是两层的影响:首先,就是让它有了国际地位,让它的军力有了一个资本进行急速的扩张。我们知道马关议和时候日本获得的赔偿是2亿两白银,以前我们有一个错误的传闻,说这2亿两白银大量的是用于建学校和教育。事实上明治时代近代化的教育在甲午战争之前已经初具规模,而用不着这个钱。《马关条约》赔款的2亿元中有将近一半的数量用于日本海军的军备扩张,所以《马关条约》的赔款直接让日本有了力量,在几年之后的日俄战争中可以跟俄罗斯的海军进行挑战,而且在那场海战中,日本又把俄罗斯打败了,打败欧洲人以后,日本人更觉得自己是世界的老大。所以甲午战争这场胜利对于日本来说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详细]

清代官员在战场更多靠乡情和亲情

所以甲午战争刚打起来的时候,两广就立刻给了北洋几十万两的援助,这不是因为战场上的同仇敌忾,是因为亲兄弟。有时候在战场上不是靠爱国大义,反而是靠着乡情、亲情可能更有效,这是广东水师的情况,它属于被冤枉的部队,实际上它已经把所有的主力贡献给了北洋,两条军舰沉了,一条军舰被日本俘虏了。广东有个军官最后不肯回家,跟日本人说我回去没法交差,两广总督让我把军舰带过来,一条都没有回去怎么办?最后日本人说那我就给你一条康济号,它虽然是北洋的军舰,我给你写了一个推荐书,写给北洋海军的人,让他们改派你为康济舰的舰长,你跟两广总督就好交代了,我有一条康济舰可以交差。 [详细]

中日之间的政治家应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对于日本与中国的未来,我觉得我们要有一个好的心态,因为亚洲很可怜, 1900年甲午战争之后不到五年,中日的政治家都觉得亚洲应该整合,不管是中日共同主导还是中国为主、日本为辅,1900年应该说中国还可以为主,当时提出大亚洲主义,共建亚洲,结果一百年过去了,欧洲整合完了,就连非洲都整合完了,结果现在最早动议区域整合的亚洲确完全没有整合,亚洲还是不能团结。

如果是战争,如果我们现在盘算中日迟早有一战,我们的发展规划就得考虑战争因素,至少国贸三期、二期就不要做了。因为我做过这段研究,1931年到1937年蒋介石做过多少工作,一方面压制说不发动战争,攘外必先安内,另外一方面确实把故宫的宝贝因为都是中国文明的精华,要装箱,当然这个装箱也是历史的不巧,一装就没有打开过,一直弄到台湾去了。

我觉得没有永远的敌人,中日之间一千多年走过来,怎么到我们这一代又打一次?可能还得寻求妥协,外交家就是要妥协,我们看一百多年来的外交家真的很优秀,多少可以打的战争就因为外交家三寸不烂之舌就不打了。其实中日之间都有问题,中日两国政治家都应该为亚洲的和平去谈,用专业的知识还原历史的真实,不能用感情绑架人民。 [详细]

马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学术史及儒家经学、近代中国文化、中国近代史、中国现代化史、中国文明史等研究,对中国近代史许多重大问题都有自己的思考和研究,领域广泛,思考深刻。编著有《中国现代化历程》《从维新运动到义和团》等数十部。

陈悦:海军史研究会会长,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委员会委员、北洋水师网站站长。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近代国造舰船志》等。曾参加中央电视台《解密甲午》《走遍中国 再寻甲午魂》等专题片的拍摄。电影《1894甲午大海战》顾问。电视剧《铁甲舰上的男人们》总顾问。

  搜狐读书会由搜狐读书、搜狐文化共同创立,主要形式为线下沙龙+线上专题,邀请名家亲临现场,针对人文社会领域的好书、热点话题展开讨论,并与读者进行沟通、碰撞。
  欢迎关注搜狐读书官方微信账号“阅读中国”获取更多好书内容、读书会信息。



阅读中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