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总第3期

一战第1辑

搜狐读书频道出品

  • 巴黎和会:英、意、法、美四国领导人

中国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美国人曾是国人心中的救世主

导读“二战“造成了几千万人死难,改变了世界的格局。然而二战的起因是什么?爆发于20世纪10年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与二战之间有无因果?是不是正如丘吉尔所说,一战的结束仅仅是为下一次世界大战提供休战期?

   值此之际,搜狐文化中心专访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国琦,以人文的视角,驻足一战与二战,尤其探讨一战对中国的影响。徐先生甚至认为,相较于二战,一战对中国的影响更大。

一战对中国影响深远

对中国人来说一战比二战更重要

一战地图(红色为同盟国,绿色为协约国,黄色中立)

搜狐读书宋晨希: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同盟国(编者注:同盟国包括德意志第二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保加利亚)的失败而告终,当时欧洲签订了《凡尔赛条约》,还形成了著名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这个体系对当时的世界格局产生了什么影响?

徐国琦:我在哈佛攻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入江昭(Akira Iriye)教授曾在上世纪60年代写过有关“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专著,由哈佛大学出版社1965年出版,书名翻译成中文叫做《后帝国主义时代》(After Imperialism)。在该书中他提出一个非常有名的观点,认为“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维持世界和平大概只有十来年就崩溃了。

一战前,因为欧洲列强势力彼此纠缠,实际维持了一个均势(“Balance of power”)体系。但此体系受到德国挑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也崩塌了。当然,当时西方媒体并不将这场战争称之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经常被叫做“大战争” (The Great War), 中国人当时也用“欧战”一词。2005年,我在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专门研究中国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著作,书名就叫《中国与大战》(China and the Great War)。该书中文版在2008年由复旦学者马建标先生翻译并交上海三联书店收入人文经典文库丛书同中文读者见面。一战这个词的出现主要是因为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二战后,那场“大战争”也就变成了所谓“一战”了。

个人认为,一战对西方文明体系的摧毁程度要比二战严重得多。今年正值二战结束70周年,国人有理由好好反思其遗产。但我们也必须记得2014-2018年为一战百年纪念。当我们思考二战教训的时候,我们务必要回过头去对一战作一番真正了解。

一战对英国和法国这样的国家之影响可能比二战重要,对中国人来说,大家可能普遍认为二战更为重要,但如果我们平心静气的分析一下,我们也许会得出结论说,一战对中国人来说,同二战比,可能意义更为重大。我最近在中华读书报上发表过一篇小文说,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创造性提出“以工代兵”、并因此把自己的命运同所谓的“大战争”(The Great War)联系在一起的一百周年纪念日。

在全人类正大张旗鼓地反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百年遗产,并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之际,也许我们应该把两次世界大战放在一起进行思考,回答下述问题:二战是否是一战的延续?或者,是否因为一战的后遗症,造成了二战的最终爆发?在这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哪一场战争造成的影响更加深远?何谓第二次世界大战?或二战开始的时间及定义,是否对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回答?中国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贡献如何?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中国历史进程的巨大影响何在?而且从相当大的意义上,一战的重要性远胜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因为不仅二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延续,更重要的是直到今天,在一战爆发一百周年之际,我们对这场所谓的“大战争”的全球意义仍缺乏真正了解。人们仍在辩论其影响及后果。

就相当大的程度上而言,我们在检讨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中日关系及两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影响时,也许我们应该把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联系在一起来分析。我们甚至应该进而把两次世界大战作为一体,并进而同中日甲午战争放在一起来透视,换句话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可能是中日从1895年到1945年五十年战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唯有从这一角度出发,我们对中日两国的近现代进程可能看的更透彻,得到的认识和理解也可能更为深刻。老杜诗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也许从中日五十年战争的角度来俯视二战,许多似是而非的观点可能就露出真面目了。

二战起始点因地而异

一战的重要甚至在于其开始和终结的时间没有多大争议。但从国际史而言,二战的起源可谓因不同地区而异。对欧洲来说,二战起源于1939年应无问题。但从美国人的角度,二战可以说是被日本人炸进来的。1941年12月7日本偷袭珍珠港,一举把美国人拉进战争,美国人的二战便因此载入史册,并从此把美国人变成我们中国人的重要盟友。但对中国人或日本人来说,二战如果从1931年所谓九一八事变算起,可能是15年战争。如果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算起,则为8年战争。我个人认为,要真正认识两次世界大战对中国的影响,我们甚至必须从甲午战争开始算,即从1895到1945年,正好是50年。从中日50年战争视角来说,我们可以认为,1895年甲午战争一举奠定日本的东亚大国地位,并让日本成为西方意义上的殖民帝国。因为甲午一战让日本攫取台湾将其变为日本殖民地,并为其将朝鲜在1910年正式变为日本殖民地打下了坚实基础。一战是日本的所谓“天赐良机”。日本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一举成为世界强国,在巴黎和会上跻身世界五强之列。1895年甲午战争同时也是中国救亡图存的起点。

巴黎和会

一战是日本历史的转折点

一战对日本来说是天赐良机,西方列强在欧洲决一死战的时候,给了日本一个绝好机会,所以日本人派兵抢占德国管控的山东。而日本人在一战的时候,死伤一共才不到两千人,都是在中国的山东省,他们把山东打下来之后,日本人就不再派兵参加一战了。日本人的第二步,就是在1915年的时候,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日本通过各种手段,想把中国变成日本事实上的殖民地。

一战是日本历史上的转折点,日本有史以来,作为第一个非白种人国家,进入世界五强之列,这五强为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日本。这对日本外交来说极为重要。

我们知道,日本从明治维新之后,就一心想要脱亚入欧,日本人通过一战,渴望进入西方社会,一战在某种意义上使日本的地位得到了承认,被承认为世界五强,日本的势力达到顶点。但是西方列强并未把日本当成一个平起平坐的对手,在巴黎和会上,日本人还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议案,叫种族平等,可惜被英美列强一口回绝。

西方列强对此议案一致拒绝,在西方列强心目中,“尽管我们承认你是世界五强之一,但作为一个黄种人的国家,你们仍然没法跟我们平起平坐”,日本人跟中国人一样,在西方国家是受到歧视的。对日本人来说,这对他们的精神上造成了一大刺激,所以日本人对“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心情极其复杂。一方面自信,一方面自卑。

日本人终于意识到,不能一味追随西方了,西方人随时可以欺负她,日本就开始走武力征伐的道路。1933年日本正式退出国联,一心一意把亚洲和中国作为他们的后院,他们不再把自己当成西方阵营的二伙伴,日本的这个政策直接影响到中国,也就造成了亚洲的“二战”。

对亚洲和中国来说,二战的起源更早,可以说从“九一八”开始,也可以从1932年日本建立伪满洲国开始,但整个伏笔都在“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里面,只不过所有人看不明白而已。当然,巴黎和会促成中国人“五四运动”的发生,这是中国现代历史的转折点。

再说一战之后的俄国,首先我们说一下俄罗斯帝国。俄国在十月革命之后,被西方国家踢出了国际体系,俄国人没有被邀请参加巴黎和会。俄国人没有亲身参与创建这个体系,所以他们本身成为了这个体系之外创建的一个孤儿。

中国对巴黎和会抱有过高期望

此外,一战还促成了两个大国强力崛起,即美国和日本,但导致传统的大国在没落,比如英、法、俄、德。

只有从这一宏观角度,我们才可以更好的回答你关于“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对世界格局影响有多大的问题。实际上,是一战造成了二战,一战其实是二战的起源。“凡尔赛体系”是不公正的体系。当时,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和民族一样,对巴黎和会的世界格局是抱有幻想的,中国人的幻想尤其大。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在《凡尔赛和约》签字的当天,即1919年6月28日,中国是唯一拒绝签字的国家,当天,在签字仪式中为中国保留的两张椅子是空着的。中国人用拒绝签字及两张空着的椅子向世人宣告他们对一战后的国际秩序极度不满。中国人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以及高超的外交策略,尽管在巴黎和会上失败,但占领了道德高地,把日本押到了国际道德的审判台上,从而为华盛顿会议上中国成功收回山东埋下伏笔。

德国人作为战败国,对“凡尔赛体系”虽无法象中国人一样,大义凛然的拒绝签字,但他们的心态可以套用一句中国成语叫“卧薪尝胆”,他们发誓要打破这个体系。因此,这个体系刚建立时就埋下了毁灭的种子,德国人要一雪前耻。

北洋政府在一战中为中国谋生存

北洋政府为中国利益绞尽脑汁 用了高超的外交谋略

鲁迅设计的北洋政府“国徽”

搜狐读书宋晨希:当时,北洋政府是如何面对一战这一危局的?

徐国琦:当时中国的合法政府是北洋政府,北洋政府作为一个贫弱的政府,其合法性并不被后来的国共两党承认。但北洋政府不管怎么说,它还是为中华民族的利益绞尽了脑汁,并且可以说运用了非常高超的外交谋略。

“凡尔赛-华盛顿体系”跟中国是密切相关的。所谓“华盛顿体系”是1921年、1922年的时候,由美国倡议,在华盛顿召开的会议,这个会跟中国是密切相关的。“凡尔赛体系”摧毁了日本从1895年以来精心构筑的国际体系,为了在中国建立起霸权地位,这个被梁启超称为“强盗邻居”的日本,可谓绞尽脑汁,步步为营。从 1902年开始,就跟英国建立了英日同盟,并通过一战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进而成为亚洲强国。在巴黎和会上,日本迫使列强承认其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并吃进山东。但在华盛顿会议上,英国拒绝继续英日同盟,强迫日本废除“日英同盟”,取而代之的是“四强公约”,把日本放到火架上烤。美国等国并且用九国公约等条约迫使日本吐出山东,并不准其在中国继续胡作非为。如果说,日本受惠于凡尔赛体系,但无疑受制于华盛顿体系。一受惠,一受制,加上日本在一战后国力大增,自信心增强,最终导致他们走向二战的不归路,像希特勒的德国一样。

我刚才提到日本在一战时的势力达到顶点,凡事物极必反,这也是它走向灭亡的开始。对美国来说,战后“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是美国一手参与创建的,美国总统威尔逊是凡尔赛体系的直接创始人,但可悲的是,美国国会拒绝批准“凡尔赛条约”,所以美国并没有加入国际联盟。尽管美国也参与发起华盛顿体系,但是美国还是选择与这个体系不即不离,当30年代日本人步步紧逼中国时,美国躲在孤立主义的旗帜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由于日本偷袭珍珠港,造成日本人把美国人“炸”进二战,所以美国的二战是从1941年开始的。

美国人的所作所为,它的心路历程,通过一战划分得很清楚。今天中国的学者或者中国政府,实际上对美国的判断有好多失误,它以为美国好像一直是争霸主的地位,但照着这样的思路,我们无法理解美国国会在一战期间会主动拒绝“凡尔赛体系”。当时历史已经把美国挤进了世界霸主的地位,美国人反而自己退下来,而且几十年内没有世界霸主野心。

回到中国与一战关系,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一战的爆发,对当时的中国而言可谓一次重大“危机”,必须强调的是,这里所谓的“危机”包含双层涵义。一是“危”,即危险或挑战。二是“机”,即机会或机遇。把握得好,中国则可能一举摆脱内外枷锁,以平等身份进入国际社会。把握得不好,则会堕入深渊。幸运的是,一战时期的中国有许多有利条件。一是中国急切寻找新的国家认同,加入国际潮流的浪潮在中国波涛汹涌;二是中国有一批学贯中西及对国际体系有深刻认识的精英;三是对中国不利的现存的国际秩序因为一战的爆发正在崩溃。一战的爆发对中国政治社会精英而言,堪称史无前例的重大国际事件,是大“危机”。一战使他们兴奋和着迷。中国人急于改变传统孤立主义的世界观,一战被认为是中国加入世界新秩序的绝好机会。中国渴望加入世界,成为现代民族国家和强大的国家,这种国家主义的观念催生了中国的革命、内部革新以及国家转型。中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活力就在于她在处理国际事物过程中融合了政治上的民族主义(political nationalism)、文化上的破坏偶像(cultural iconoclasm)和外交上的国际主义路线(diplomatic internationalism)。中国参加一战的短期目标是为了获得协约国的财政支援,收复山东主权等;长期目标则是以平等身份参与国际社会。上面是就大的层面所说。从具体上看,一战爆发对中国人而言,也是典型意义上的“危机”。当时中国处境非常危险,列强在欧洲一决雌雄,无暇顾及日本,给了日本一个很好染指中国的时机,一战摧毁了国际秩序,这对中国是不利的。但反过来,又有好处。在一战刚爆发的时候,袁世凯曾要求参战,但被英国拒绝。1915年的时候,中国再次要求参战,被英国、法国、俄国接受,但是遭到日本强烈反对。

梁士诒

被拒参战 中国“以工代兵”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考虑怎么办?梁士诒提出“以工代兵”,中国既然不能派部队去打仗,但我送人力给你总可以吧。1915年的时候,中国提出“以工代兵”,这对法国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法国男人在欧战的第二年已经死伤惨重。“以工代兵”的提议最早提交给英国,被英国拒绝了。一直拖到一年后的1916年,才被英国人接受,那时候,英国人也撑不下去了。

当时的袁世凯政府,在法理上还属中立国,作为中立国家,你不能在政策上公开倾向于战争的任何一方。所以,当时是以私人名义派出劳工的。梁士诒在天津建立一个惠民公司,假装是私人的企业,法国政府也送了一个退役军官来,但也假装是私人身份。北洋政府非常精明,尽管我们表面上是私人行为,但实际上,中国外交部跟法国外交部和英国政府签订条约,必须要保证这些华工到欧洲之后,在法律上与欧洲人平起平坐,在经济待遇上白纸黑字也要写得非常清楚,你不能欺负华工。

所以一战西线战场的中国人不是苦力也不是“猪仔”了,而是以平等国家的国民身份堂堂正正走出去。受国家保护。其次,当时德国人也无法指责中国,因为中国人政府说这是私人行为,是农民自发去的。

多年来中国精英们,包括蔡元培、李石增、汪精卫这些人,从19世纪末就有一个考量,要改变中国社会就必须要改变中国国民。当时有一个民国元老叫吴稚晖,他有一句名言,说如果每个中国人出国之后回国后哪怕改造一个厕所,这对中国的社会都是一大进步。一战期间一共有14万华工到法国,这些劳工尽管绝大部分都是文盲,在出国之前大多没走出过乡下。但他们到了法兰西这一欧洲文明的中心,亲睹西方文明的优点和缺陷,这对他们的世界观,国家观无疑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19年后, 一批后来共产党的精英步华工后尘,赴法勤工俭学。周恩来, 陈毅,邓小平等都来到法国。一战西线华工们跟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等世界各国人民在一起,为战争服务。他们改造了历史,他们亲身经历了西方文明最好的一面跟最坏的一面。所以,一战华工们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虽然我的这个观点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代人非常了不起,所以我觉得一战华工的历史,我们需要重新研究。

中国曾寄希望于美国 崩溃后寻找新出路

中国100年前已实现中国梦 首次在法律上与洋人平等

搜狐读书宋晨希:很多华工留在了法国,是不是对法国的发展也产生了影响?

徐国琦:去年我在北京有一次演讲,我开玩笑,中国人现在都说中国梦,其实一战华工在100年前就已经实现了中国梦。那些在法国的一战华工,娶了法国人或有法国女朋友,还拿着较好的待遇,在法律上跟洋人平等,这些华工在法国把美国大兵打得嗷嗷叫,美国人还得向他们道歉。

如果说法律平等,经济独立,人格有保证,这就是中国梦。华工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实现了中国梦,一战华工的历史意义因此非常重大。我们要知道,1882年,美国颁布了《排华法案》,在1882—1943年之间,中国人在美国连二等公民都算不上。华人当时在许多国家包括加拿大都是低人一等,任人宰割的。

一战时 美国对全世界人民都是救世主的角色

威尔逊总统

搜狐读书宋晨希:有人认为,当时威尔逊总统的“十四点原则”让中国人看到了曙光,觉得可以拿回山东,但最后山东还是被日本夺走,这导致当时学生和知识分子对于美国彻底失望。于是有一个推论,正是因为这个情况,知识分子不再相信美国的理念,反而去苏俄寻找共产主义。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徐国琦:我个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同意这个观点。第一,威尔逊不仅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救世主。当年法国总理,外号老虎的克里孟梭,当时酸溜溜说了一句话,上帝给了我们十戒,而威尔逊先生给了我们“十四点”。威尔逊当时对欧洲人,对日本人,对印度人,对全世界所有的人民来说都是一个救世主的角色,威尔逊本人也可以说踌躇满志,似乎要为万世开太平,给世界一个全新的国际秩序国际体系,提出了“十四点”,归根到底其实就三条。

第一,废除秘密外交。第二,民族自决。这条对小国和像中国这样的半殖民地国家来说,就等于是曙光。第三,建立国际联盟,保证世界和平。当年威尔逊这一套不仅中国人喜欢,欧洲发达国家人民也喜欢,大家都对战争感到厌恶, 对和平充满憧憬。所以威尔逊在法国、英国都成了救世主的角色。

毛泽东敬佩美国总统 意欲与美国结盟

至于中国人呢,我最近出了一本书,讲中美关系的,去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翻译成中文叫《中国人与美国人——一段共有的历史》(Chinese and Americans :A Shared History),在这本书里面,就可以发现中国人对美国人的心路历程非常复杂,对美国长期以来有莫名其妙的亲近感。威尔逊总统当时在中国人心目中也如同救世主,像胡适、蒋廷黻、傅斯年这些人对威尔逊所提倡的“十四点原则”都耳熟能详,有人甚至可以全文背诵。当威尔逊宣布自己要亲自参加巴黎和会的时候,中国人认为这是天赐良机。所以中国人不仅派了出类拔萃的外交官,如顾维钧、陆征祥、王正廷等人,而且像梁启超等好多中国精英都自费或半自费到巴黎去游说。梁启超跟蒋百里1918年底就到欧洲,一直在欧洲住了一年多,梁启超回来写了《欧游心影录》。当时不仅是中国的北大学生或者中国的知识青年,而且一批像陈独秀这样的中国精英,都极力推崇威尔逊。

陈独秀当时是北京大学教授和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但陈独秀先生在一篇文章里面,称威尔逊是“世界头号大好人”。毛泽东当时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当时对于中美之间的关系甚至有一个梦想,就是中美结盟。毛泽东对美国人对威尔逊也是一度非常钦佩的,直到巴黎和会期间,他才醒悟过来,说威尔逊充其量像热锅上的蚂蚁,被人家一逼就不行了。

所以,当时中国人对威尔逊和巴黎和会是希望越高,期待值越高,失望越大。我在为哈佛大学所写的博士论文里,曾把当时的中国人及其时代叫“天真浪漫的时代”,中国人的确在当时还不太成熟。中国人一度以为世界上有一种绝对的公理可以战胜强权,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威尔逊不管怎么样说都无力回天,甚至没法左右美国人的思考,他是一个悲剧人物,他后来意识到美国国会可能要否决他想建立的国际新秩序这一套体系的时候,就进行全国巡回演说,结果他到科罗拉多州就中风了,他为自己的原则付出了生命代价,从此没有再复原,直到1924年去世。

威尔逊连美国社会都不能左右,他怎么能左右国际社会呢?我为什么说当时的中国人是天真浪漫的一代,就是因为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有救世主情结。当时中国人在寻找救亡图存的道路,中国人把宝押到美国人身上,但后来山东被出卖等一系列事件使中国人意识到,世界没有什么救世主,就像日本后来意识到西方不管怎么说还是西方,无论日本多强大,西方人还是欺负日本人是黄种人一样。

胡适

中国人心里崩溃到极点之后 接受了共产主义

于是,中国人也要开始走自己的路。中国人当时被“双重出卖”,一个是被自己的传统出卖了,所以他们不能再回到“天朝大国”和“儒家文明”老路上去。在巴黎和会上,中国人又像日本人一样感觉到被西方出卖了。那中国人怎么做?像毛泽东后来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马克思主义”,其实这句话是非常有问题的。

第一,大家都知道,十月革命是1917年发生的,为什么这个炮声到了两年之后中国人才听到?第二,中国的年轻人,包括毛泽东、陈独秀这些精英们在巴黎和会之前都是信仰西方的,直到巴黎和会之后,山东没有被收回,中国人才反思,按照心理学说法,中国人最后心里崩溃到了极点。中国接受共产主义,并不是所有人都赞成的,因为中国有非常复杂的历史原因,最后是一小部分激进派左右了历史的洪流,中国变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巴黎和会是一个起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教授比尔德在一战后曾经编过一本书叫《人类的历程》。其中文版在上世纪30年代中国就出版了。最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再版了。可谓独具慧眼。这本书是用来回答一战后甚嚣尘上的西方之没落和科学破产等观点的。里面有一篇文章是胡适写的,这是这本书收录的唯一一篇由亚洲学者所写的文章,胡适那时候还是亲美和主张西方化和相信科学的,但是胡适这些人也已经无力回天。

胡适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时的老师美国人杜威一度被认为是中国五四时期风靡一时的两大口号“科学”与“民主”的个人化身。一战爆发迄今已经100年,但当年围绕这场大战争进行的全球讨论,这场有关世界秩序、东西方文明的兴衰、科学及机器的论战,到今天仍在继续,也仍无答案。在二十一世纪的现在人们仍旧继续在讨论,继续疑惑,观点仍旧莫衷一是。事实是,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巨大考验,西方文明照旧处于优势,跟一战时期比,科学和机器在人们的生活中在今天扮演着甚至更为重要的角色。并为全世界所推崇和追求。中国自一战以来无疑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积贫积弱发展成为今天的世界强国。今天的中国不仅国力大增,国际地位与日俱增,与一战后任人宰割的局面有天壤之别。但五四时期我们的先辈所讨论所纠结的问题今天仍旧存在。例如当时广为讨论的“何为中国、何为中国人”,中华文明在国际地位如何,中国究竟需要有什么样的国家认同等问题到今天仍旧是我们全体中国人共同关心的核心问题。中国国家领导人目前大力推行的实现“中国梦”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计划同五四先辈们所追求的理想无疑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战给世界和中国沉重的一击,二战因一战而起,中国也因一战而爆发了五四运动。五四运动的爆发真的是因为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么?关于一战,现在有一个不被大家关注却异常重要的事件,就是中国曾派遣了14万华工远赴欧洲参战。这14万华工又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了什么影响呢?请继续关注明天推出的《世界重启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高端访谈系列第四期。

  • 一战对中国影响深远 ››
  • 北洋政府在一战中为中国谋生存 ››
  • 曾寄希望于美国 崩溃后寻找新出路››
嘉宾档案

徐国琦教授简介:安徽枞阳人。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哈佛大学历史系博士。其主要英文著作有中国国际化历史三部曲:《中国与大战》; 《奥林匹克之梦:中国与体育, 1895-2008》 ,《西方战线的陌生客:华工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文版名为《一战中的华工》)。目前正撰写共有历史(Shared history)三部曲:《中国人与美国人:一部共有的历史》 。现正为牛津大学出版社撰写的英文版《亚洲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一部共有的历史》一书为第二部。尚属研究阶段的共享历史的第三部暂定名为《何为中国:一部共享历史的解释》。

浏览读书频道更多>>
  • 出 品: 搜狐文化中心读书频道
  • 采 访: 宋晨希
  • 制 作: 王雨馨、宋晨希
  • 时 间: 2015.05.11
  • 希特勒杀犹太人是因仇视苏联?

    德国何以成二次大战的策源地?

  • 德国至今未对被占领土提异议

    德国如何从根上消灭纳粹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