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读书

  《长眠医生》是《闪灵》的续篇。成年后的丹尼·深受超感预知能力"闪灵"之害,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沉溺酒中。他加入AA戒酒协会,酒瘾得到控制的同时"闪灵"之能也重新得到释放。他在一家医院供职,利用自己特殊的能力安抚处于弥留之际的病人,被大家称为“长眠医生”。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失去、成长与衰老的故事,也是尚未经历这些便被骤然夺走生命之人的故事。《乐园》是斯蒂芬?金叙事才华巅峰时期创作的作品,它具有与《肖申克的救赎》和《绿里》同样的情感冲击力,同时融合了悬疑、惊悚和苦乐参半的成长小说等多种类型,足以打动最挑剔的读者。[阅读《长眠医生》] [阅读《乐园》]

搜狐读书会

   2016年8月,由上海九久读书人、搜狐读书与西西弗书店联合主办的“闪灵归来,乐园相会:读斯蒂芬·金新作"读书会在西西弗书店举行。斯蒂芬·金作品资深译者、作家于是,资深出版编辑,译者任战就斯蒂芬·金生平、“闪灵”前世今生及电影拍摄趣闻、斯蒂芬·金作品中的宇宙世界观、美国文学与美国文化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斯蒂芬·金出书太快都来不及翻译啦!

任战:大家晚上好,我是斯蒂芬·金这两本新作的责编,也是《乐园》的译者,这位是《长眠医生》的译者于是。今晚很高兴能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们对斯蒂芬·金本人以及这两本新书的一些观点。

于是:大家好,我是于是。我先来跟大家介绍一下,任战跟我,以及跟斯蒂芬·金的关系。斯蒂芬·金就不用我们太多介绍了,他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一个恐怖小说家。说恐怖小说家也可以,说惊悚小说家也可以,他在2003年的时候“美国国家图书奖”终身成就奖。

我们知道,奥斯维辛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一个关于随意屠杀的偶然现象,它其实是一个富有现代性设计的历史事件。集中营里面有着非常多的医生(尤其是医学博士)、生物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这是一帮现代专家在进行屠杀。其中一类重要的存在就是化学家,他们所体现的是集中营试图利用现代文明在化学上的成就更有效地去杀人。我觉得这是大屠杀最恐怖的一个方面。而莱维就是这样一名化学家。正是由于他的化学家身份,他在集中营中受的迫害相对少一些,因为他有着自己的独特性——可以为奥斯维辛的统治阶层做点事情,所以他的特殊性就在这里。

以我们不能把他限定为一个普通的类型小说家。斯蒂芬·金的小说引进中国已经很多年了,这几年他出书的速度甚至比我们翻译的速度还要快。关于斯蒂芬·金有多少书在中国出版,还是要请任战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任战:好的。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斯蒂芬·金的作品已经跟中国读者见面了,最初是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后来就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出了很多他的作品。再后来就是99读书人的介入。我们跟上海文艺出版社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合作,陆续出版了他的旧作。这两年新作也出了很多。




斯蒂芬·金

于是:我跟大家一样,在我们青春期的回忆当中,《闪灵》是一个很重大的回忆。能够有机会作为第一批读者来读它的续集,作为一个译者来翻它的续集,我觉得都是一件蛮开心的事情。[详细]

库布里克拍"闪灵"自创造:斯蒂芬·金不喜

于是:《闪灵》电影后面出来的。斯蒂芬·金1976年写完《闪灵》的第一版,1977年出版。大家看到的由库布里克版执导的电影,是1980年的时候拍完的。拍完之后就被评为史上最吓人的电影之一。我是在九几年的时候看到这个电影的,之后才看到书。然后就发现,原来书跟电影有那么大的不同。

任战:对,好像斯蒂芬·金也说过,在他作品改编的电影中,他其实对《闪灵》不是很满意。虽然它是恐怖电影史上的经典,被很多榜单选中,称其为一辈子必须要看的恐怖电影之一,但是可能因为库布里克在里面加入了很多他自己的诠释,所以跟作品本身大相径庭,这也是作家觉得有一点不太满意的地方。

于是:对的,我看了很多的资料,里面有很多八卦。大家刚刚正好看到那个镜头,电影中扮演丹尼的孩子,现实中也叫丹尼。所以这个电影在电影史上也有另外一个巧合,就是叫杰克的演员演了叫杰克的人物,叫丹尼的小孩演了叫丹尼的小孩。库布里克当时选这个小演员的时候,据说在半年当中看了五千个孩子。




小男孩丹尼扮演了片中“丹尼”

然后最终才选定这个演员。当时库布里克为了保护这个7岁的孩子,不想让他被吓到(他认为他拍的这个电影很吓人),就不想让他知道大家在拍一个很恐怖的东西。所以,这个小孩在片场所有的经历中,甚至连一个恐怖的场景都没有看到。一直到拍完这个电影,丹尼都不知道自己拍的是一部恐怖电影。直到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在电视上看了完整故事,才发现自己原来当时演的是恐怖电影。

任战:那就是说电影里面最经典的镜头,小朋友骑着他的童车,看到双胞胎女孩的鬼魂,鲜血喷涌而出,这个镜头是小演员单独拍的?

于是:肯定拍的时候,在走廊里面一个单独镜头,所以小孩演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库布里克保护他到什么程度呢?其中有一场戏,最后这个男主人公不是疯了吗?他要追杀他们母子的时候,有妈妈抱着这个小孩跑的镜头。其实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小孩子只露出一个后背。是当时库布里克找了一个人偶来代替这个小孩,就是不想让他受到刺激。 [详细]

电影改姐妹为双胞胎:对称视觉更加惊悚

任战:然后刚才提到双胞胎小女孩,我记得书里应该不是双胞胎对不对?

于是:书里并没有这样恐怖,电影对书的改编有非常大的出入。我认为从《长眠医生》的角度来讲的话,按照库布里克这个电影是拍不了续集的。因为库布里克电影里酒店还在,但黑人不在了。

任战:黑人在电影里已经死掉了。

于是:电影中有很多不同的改编。本来书中,在这个酒店的前面是一些动物型的树林,就是把树修剪成比如兔子或者是大象的形状。当时库布里克觉得,这个在拍摄的时候做不到。不仅是外景,特效也做不到,因为没法让它动起来,就把这部分砍掉了。

在书里面,动物形状的树对小孩子来讲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恐怖因素。还有消防拴上面的绳子、水喉的管子……这些在书里面也是非常经典的被描绘对象,但是在电影里丝毫没有得到表现。




电影《闪灵》经典惊悚形象之一:双胞胎女孩。被无数后人膜拜、模仿和致敬

任战:我的理解,有时候导演的改编也是出于一种视效的考虑,因为书中被谋杀的小姑娘好像是姐妹俩,一个8岁一个6岁。但是在电影中呈现的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于是整个画面呈现出一个完成的对称。我在想,可能也有这方面的考虑的。 [详细]

斯蒂芬·金:《闪灵》真正含义是家庭伦理

于是:电影肯定要从视效的角度来考虑。最重要的就是原作者斯蒂芬·金跟电影导演库布里克,他们对这个电影的一个分歧在于,斯蒂芬·金认为库布里克只是拍一部吓人的电影,根本没有领会到《闪灵》这本书的真正含义,他本人始终认为这本书不仅仅是一个恐怖故事。如果大家看过这本书,一定会觉得打动你心的,是家庭当中的关系。

任战:对,就是夫妻之间、亲子之间的关系。

于是:夫妻、亲子,他们之间的爱跟恨。在书中,父亲也并不是这样一个形象,他到后来不是因为纯粹发疯,要把自己的亲人给杀了,而是因为最后有一个锅炉会把整个房子炸掉。锅炉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小孩子跟爸爸,他们有很多心灵上的沟通,爸爸最后是为了救小孩和妻子,把所有的恶灵消除掉,才牺牲了自己,去把那个锅炉炸掉。

任战:对,我记得书的最后父亲是为了对抗这个恶灵而进行反抗。他拿着一个球杆,恶灵控制他想要砸向他的儿子,但是他用球杆砸向了自己。

他是宁可毁掉自己的肉体,也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详细]

为什么斯蒂芬·金想写《闪灵》的续集?

于是:为什么斯蒂芬·金想写《闪灵》的续集?在1998年的时候,他参加一个读书会,跟我们今天差不多这种。他讲完之后,就有一个读者问他,当时你写《闪灵》的时候,大家都认为《闪灵》里面的父亲杰克,他最大的问题出在于酗酒,为什么你没有让他参加戒酒会呢(美国有这个AA戒酒会)?

斯蒂芬·金就开始回忆,他说1976年的美国,AA戒酒会并不像现在这样普及。所以这之后,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当时的主人公如果参加了AA戒酒会,这个家庭是不是不会毁掉。

一门就是数学,还有一门是他很不感兴趣生物学之类的课程。因为美国高校可以结婚的,菲茨杰拉德就跟这个女生谈,我们可以谈婚论嫁了,都相处这么久了。那个女生说,你家境不是那么好,你的前途也不是很稳定。我这么美貌如花,又是青春正当年,怎么可以把我的终身托付给你呢?说玩玩还行,结婚没门。

于是:还有一次是他在签书的时候,有人问他说金先生你有没有想过《闪灵》中的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斯蒂芬·金开车回家的时候,就在想这个孩子要是活到现在应该也有40岁了……

任战:然后他在想他估计有其父必有其子,可能还是会有酗酒的问题。

于是:他想这个孩子经历了这个事情,40岁的他会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所以他在这样一种心理推动下面,写了续集。

任战:不过他写续集的时候,也是心存疑虑的,因为大多数的续集都是失败的,所以他也是担心这个问题。[详细]

任战:作家写到最后永远在讲自己的故事

于是:我看了斯蒂芬·金的《写作这回事》,这是他车祸之后觉得自己不得不写完的一本书。我非常喜欢。

在《写作这回事》这本半自传体的书当中,他提到了很多人生第一次。这些第一次,我觉得都对他的写作或多或少的影响,比如小的时候得麻疹。

于是:在《长眠医生》当中,他把坏人“干掉”就依靠麻疹。然后他小的时候最想成为的人,就是他第一个所谓的理想,是想成为一个游乐场当中的大力士。

任战:在《乐园》里好像也有描写,他专门设置了一个游乐场的场景。

于是:对,在《乐园》里面可以看得到这个场景。他小的时候,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这些你在他的书中都看得到。他好像把自己的人生当作一个宝藏,每本书都挖一点出来,他给我是这种感觉。

任战:有的人说作家呢,刚开始是写别人的故事,但写着写着,写到后来永远在讲自己的故事,也许有这个因素在的。 [详细]

为何斯蒂芬·金迷恋写超能力与劫后余生

于是:其实我看到这句话之后,就回想了一下斯蒂芬·金所有的作品,我觉得这个里面他所说的主题性的东西,其实是很明显的。大家可以回想一下,斯蒂芬·金的第一本书是《魔女嘉莉》,但是在这个之前,在《魔女嘉莉》之前,其实他写了很多短篇,但那个时候他就是一个穷哈哈的文艺青年,写了些不太成器的东西。




1976年版《魔女嘉莉》海报

一直到《魔女嘉莉》一下子拿了20万美元,他才算真的能够成为一个职业作家。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写的所有东西,中短篇除外,只要是长篇,基本上都是在一个劫后余生的情节当中讲的故事,很多跟超能力有关。如果要说斯蒂芬·金的世界的话,我觉得有两个大类,其中一个就是超能力和超能力者的故事。

还有一部分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鬼故事。他的很多故事是把这两个世界扭在一起的。像《乐园》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一个超能力的故事,好像有一点侦探故事的意味。

没想到这次舞会决定了他的终身,就是在这个舞会上,他认识了一个女生年龄才18岁。这个女生是蒙哥马利这个市的市花,是校花也是州花。因为她爸爸是州高级大法官。这个女生叫泽尔达。两个人一见钟情,当时人们都称他是金童玉女。

这一见钟情两人开始出入成双,菲茨杰拉德把他的军事训练科目,把他的小说创作又抛在脑后了,进入了人生第二次恋爱。这个第二次恋爱进行的轰轰烈烈,两个人都开始买上情侣装了,穿一模一样的衣服招摇过市,相处的挺亲密。

任战:对,这本书是兰登的硬派犯罪这个品牌写的第二本书。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你可以把它归到犯罪小说里。它的情节核心其实是一桩发生在“乐园”的谋杀案,主人公是一个大学生,来这个游乐场打暑期工,无意中跟这个案子牵扯起来,然后想要找出真相,大概是这样一个故事。有意思的是这里面有一个小男孩,他的能力也是有闪灵的。[详细]

斯蒂芬·金写青春成长小说是种什么感受?

于是:可以这么说 。但是这个小男孩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我看过你写的一个书评,是关于《乐园》这本书的,你提出的一个观点我觉得挺对的,就是这本书其实是一个青春成长小说。

任战:对,我觉得这本书是在斯蒂芬·金的整个作品谱系中,比较特殊的一本。我们做书其实都是这样,在国外没有出版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拿到稿件,进行审读。我当时读这个英文原文的时候,就觉得这本书好像跟他以前的书感觉不太一样。

不管是这种叙述的基调也好,描绘的情感也好,其实都很像一本青春成长小说。这个不仅是说它的主人公才21岁,而是书里面描写了主人公从青涩到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的过程,在乐园的经历让他完成这样一种蜕变。

所以我觉得这是他以前的作品中比较少有的一个题材。 [详细]

关注下层人,从没当自己是富翁大作家

于是:正如斯蒂芬·金在他在70岁的时候,写一个20岁童男子的故事。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斯蒂芬·金会把同一个主题,在自己漫长的写作过程当中,不停地写,不停地锻炼,直到把它写到最好为止。他还有一个非常关注的人群,就是美国的中下层。

任战:对,他很多主人公都是这样的,生活比较窘迫。

于是:所以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形成“我是一个富翁大作家”的心态,他一直都还是美国中下层蓝领的心态。我记得看过一个评论,应该是拿国家图书奖的时候。他在《写作那回事》当中有嘲讽过,说他妈妈在一个熨床单的熨衣厂工作,因为妈妈要上班,他们家就会找保姆。在“黑暗塔”当中提到过一个非常重要的保姆,肯定原形也是从他小时候的记忆中拿来的。

那个保姆喜欢恶作剧,就是喜欢在他脸上放屁。保姆跟他非常要好,小斯蒂芬·金非常喜欢这个保姆的幽默感,那种中下层人奔放的幽默感。他把这个屁比喻成什么呢?把在小男孩脸上放屁这件事情,比喻成了文学评论家对于类型小说家的一种评论。

任战:他是有多恨这种对他的评论啊。[详细]

美国文学圈种姓制度盛行,评论家会维护

于是:他说美国评论家其实有一种倾向:他们会保护文学圈当中的种姓制度。因为他写的大多数都是中下层的人,所以基本上不符合高层知识分子的趣味。从这就可以看出,类型文学在美国的市场上也很难登上更高的台阶。

任战:但是2003年他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也有人认为这是通俗文学的一次逆转胜利。

于是:这次逆袭还是非常艰辛的,他虽然后面每一本书都还是畅销书,但他作为一个纯文学作家的这个定位,并没有得到全世界的认可。

任战:可是我觉得他很多的作品,其实你不能单纯地当作类型小说。就比如说他最著名的,大家当然通过电影来认识的,《肖申克的救赎》。其实《肖申克的救赎》是收录在《四季奇谭》那本中篇集里面。非常棒的这四篇小说,完全不是大家所理解的那种通俗。

于是:对,我个人最喜欢的《尸体》那一篇。那个故事其实也显示出了斯蒂芬·金写作的一个特点:喜欢写小孩。[详细]

电影摇滚乐文学让灵异超能成通俗文化

于是:我觉得《长眠医生》这本书里面有一个倾向:斯蒂芬·金写超能力,从来是不给任何解释的。这个逻辑是怎么样的呢?19世纪末的时候,大家对于超能力还是有讨论的。比如说,19世纪的科学家、物理学家,包括文学家,他们会去研究,会去测试探究那些闪灵或不是闪灵的现象,他们会从中寻找一种科学的解释。但是到了20世纪 50年代之后,随着电影、摇滚乐这些东西出来了之后,其实大家不再追究它的原由,而是把它作为一个通俗文化来接受。

在这个过程当中,文学,尤其是小说,就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包括像斯蒂芬·金的这些小说,还有后来在他的基础上出现了非常多的影视剧。




20世纪70年代另一经典恐怖电影《驱魔人》经典转头情节……

任战:对,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类。 [详细]

大IP"闪灵"源自列侬歌曲Instant Karma!

于是:《闪灵》这本书当中,开始提到了“闪灵”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是怎么来的?比如“闪灵”是一个大IP的话,这个IP的由来是什么?我们先来分析一下,闪灵这个词是从哪来的?

任战:是生造的吗?

于是:不是,这个词是斯蒂芬·金当年喜欢的列侬的一首歌,那首歌叫 Instant Karma,然后在Instant Karma 的副歌部分有一句一直在轮唱的词,叫做We all shine on,他很喜欢这首歌,他就把这个词作为一个超能力,就是灵光一闪的那种。




Instant Karma! 单曲封面(约翰·列侬 1970年作)

然后这个词怎么样确定的呢?《闪灵》中有个哈洛兰,是这个黑人先生的奶奶给这种能力起了这个名字,所以它是跟一个人物有关的。 [详细]

并非恐怖:他永恒主题实是信任与帮助

任战:其实《长眠医生》中的小姑娘艾布拉,我觉得她比当年的丹尼更幸运,因为帮助她的人更多。

于是:没错,是这样的。到了《长眠医生》这本书的时候,你看到是一个团体来帮她。然后这个艾布拉可以说是斯蒂芬·金超能世界中有史以来能力最强的一个人,绝对的大咖。她的能力已经能够让长大的丹尼震惊,就是“她比我强”。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需要帮助的。

所以呢,这个故事的后半段,其实是两个有闪灵的人在一起形成了一对组合,然后跟坏人作战。在他们的周围,有很多人会帮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没有一个人有超能力。但是这些人的本领是什么呢?就是“我信任你”,这个信任本身,信任跟爱,是帮助他们的最大力量。

任战: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斯蒂芬·金小说中永恒的主题。虽然大家都称他为恐怖小说之王,但是他的小说读起来,始终让人觉得有一种很光明正面的东西。[详细]

影响斯蒂芬·金作品销量的原因是书太厚…

任战:他的作品,我觉得影响在中国销路的一个挺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太厚了。像《乐园》这样不到300页,是非常少见的。

于是:好像他信手拈来一个小作品那种感觉。但是你要仔细想斯蒂芬·金的小说,为什么那么厚也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假如要问你的话你会怎么回答,为什么斯蒂芬·金的小说都那么厚?

于是:我觉得其中有一个美国文化的因素。斯蒂芬·金是一个非常美国化的小说家,他笔下的所有人物也好,他提出的价值观也好,都是非常美国化的。前面你也讲的,他提倡爱、包容、宽恕,这些价值观他自己也讲过,说在我的性格中狂野跟保守主义,这两个是密不可分、交接在一起的。

所以这个狂野的部分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吓人的那个部分,想象力脑洞大开的那部分。保守的那部分,就是他从来没有希望自己的人物是因为恶而成立的。他所有的人物都是因为爱而成立的,这个我觉得是他保守主义的一部分。然后美国化的另一方面,就是我前面讲到的,他描写的对象都是中下层的,这些中下层的人,有一些人还是有美国梦的。




《肖申克的救赎》海报(来源:网络)

我记得关于《肖申克的救赎》很多的讨论当中,大家都在讲《肖申克的救赎》为什么那样感人?就是因为它讲的是自由,它讲的是一个美国梦。 [详细]

度假"包场"酒店:"闪灵"灵感从这而来

于是:我再举一个例子就是《闪灵》,大家知道怎么会有《闪灵》这个故事的吗?

是因为有一次,他们全家去科罗拉多的一个酒店度假,到的那天刚好是酒店冬季休假,他们到得比较晚。整个酒店,别的客人都在往外走,基本要空了,他们入住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节点。然后斯蒂芬·金当时看到有一群客人要离开,这些客人是修女。他看到修女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就是说这个地方现在没有上帝了,上帝现在不管这里了。后来他就把这个小说建筑在这么一个点子上面。

为什么小说《闪灵》当中是217房间,因为当时他们家住的就是217房间,他把自己家住的房间写成了小说里的情节。[详细]

相爱相杀的斯蒂芬·金和库布里克

于是:库布里克一开始被这个故事吸引了,然后斯蒂芬·金要帮他做剧本,他又不肯。他一定要自己写,结果他写了,斯蒂芬·金又不满意。




库布里克vs《闪灵》vs斯蒂芬·金

斯蒂芬·金跟他讲你没有明白这故事,但库布里克不管,他找到钱还是要拍,必须要拍。当时他们只找到一个外景地,那个酒店。电影里所有的内景,全是搭景搭出来的。当时他们在取外景那个酒店是现实存在的,观众们都可以找到,所以书里面写的217房间,千万不能用,否则酒店的217房间——

于是:大家会把这个217房间,跟真实的217房间联系在一起,所以他就改了一个数字,成了237房间。 [详细]

库布里克一场戏拍127条创吉尼斯纪录

于是:库布里克对所有剧组里面的人都很严格。比如扮演男主角的尼克尔森(编者注:美国著名演员,12次奥斯卡提名,三次捧得金像奖)最不喜欢吃奶酪三明治。但库布里克为了让他能够完美诠释片中男主角的疯狂、不高兴的心态,培养情绪,要求他必须吃奶酪三明治。




那个拍了127条的场景……

还有这个妻子的扮演者谢莉·杜瓦尔也一直表示《闪灵》这部戏,是她拍的所有电影当中最难的一部,期间被折磨得简直没法活。比如说她拿着棒球要后退走上台阶那场戏,好像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一个镜头拍了127条……打破纪录这样的事情这个电影很多。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美国文化的一个细节,就是从《闪灵》这个IP开始的一个细节。

斯蒂芬·金也从这个细节中得到了很多信息,比如电影该怎么拍等。他后来也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所以一直都去片场。

他亲眼看着电影在片场拍完,然后片场被拆除。他们拍得太久,比预计的时间要久,因为库布里克每一条都要拍很多遍,耽误了半年多。这个片场下部电影是什么呢?是《星球大战》。[详细]

斯蒂芬·金最好的作品翻拍不出来

任战:你看,斯蒂芬·金的书差不多在全球卖出了4亿册,基本上每一本有都超过百万册的销量,但在中国,他的影响力就远远低于欧美市场。我在想是不是由于这种十分典型的美国特质,才会影响它的销量?

于是:我认为这是最大的第一原因。还有个最大的第二原因,就是大家接触斯蒂芬·金,一般都是从影视开始的。

任战:对,从影视开始。比如,你问中国的读者,斯蒂芬·金知道吗?不知道。那《肖申克的救赎》知道吗?知道。然后我说斯蒂芬·金就是写《肖申克的救赎》的,这下他们才知道斯蒂芬·金是谁。 [详细]

斯蒂芬·金最好的作品翻拍不出来

任战:你看,斯蒂芬·金的书差不多在全球卖出了4亿册,基本上每一本有都超过百万册的销量,但在中国,他的影响力就远远低于欧美市场。我在想是不是由于这种十分典型的美国特质,才会影响它的销量?

于是:我认为这是最大的第一原因。还有个最大的第二原因,就是大家接触斯蒂芬·金,一般都是从影视开始的。

任战:对,从影视开始。比如,你问中国的读者,斯蒂芬·金知道吗?不知道。那《肖申克的救赎》知道吗?知道。然后我说斯蒂芬·金就是写《肖申克的救赎》的,这下他们才知道斯蒂芬·金是谁。 [详细]

抓狂!斯蒂芬·金的"生造词:是翻译噩梦

任战:曾经翻“黑暗塔”的时候,遇到难点我还专门问过系里的教授,也说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词语。可能真的要本土人士才会知道,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在美国长期生活过,就有很多很难查到。

于是:最怕的是生造词,斯蒂芬·金是一个非常喜欢做生造词的人。

任战:“黑暗塔”就特别多。我们这个词汇表做了有上百页大概。

于是:我们当时做了非常多翻译生造词的工作。生造词多少有一些词根可以参考的,但是也架不住那么多,说真的招架不住。而且斯蒂芬·金的词汇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来源,比如说印第安人的用语,有一些乡下人的用语。还有一些比如他提到吸血鬼的时候,什么匈牙利语、南斯拉夫语,都可能会成为那个词的词根,这个真的很为难译者。

任战:这也是他作品翻译中一个很大的难点,也造成了他的作品翻译起来,往往周期会长,经常有拖稿现象。 [详细]

写作像怀孕 译者努力易被忽略

观众:我想请教两位译者,像斯蒂芬·金的作品都戏剧性蛮强的,而且还有很多比较吸引人的元素,然后很多导演就喜欢把它变成影视作品。在两位看来,原著和影视之间的的这种再创造,包括你们自己对原作进行翻译也是一种再创造,你们对此是怎么理解的呢?

任战:我们翻译中的再创造,这个问题……经常有人说翻译不可能完全传达作者的意思,经常好像会有这样对翻译的质疑是不是?所以有人说翻译是一种再创造,但是我们跟影视的再创造是截然不同的,因为我们不可能在里面加入自己的发挥和自己的理解。

于是:前一阵子跟一位作家聊天的时候,他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用在这里还挺妙的。他说写东西的,你写长篇的时候,可能要写很久很久,所以你其实像怀着一个孩子一样,你把他带在身上,你带着他走,你到哪里都带着他。等你写完了,这个书出来了,就跟你没关系了。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已经成年,自己走了,他再发生什么事情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是作者还可以请一个助理帮你校对,但其实全世界那么多的译者,在翻译作品的时候都是孤军作战,找不到任何人来帮你。当然,你可以求助,这是另外一码事;你可以求助词典,你可以求助网络,可以求助教授,可以求助朋友。甚至住在这个国家的人,你都可以求助。但是谁都不能够把这句话翻出来,让所有的人都满意,而且这也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觉得从这一点上来讲,翻译这个改造过程可能是最辛苦的吧。不像影视,它最后成立的是独立的作品,影视创作者本身也能够得到他应得的尊重,但是译者常常就会被忽略。[详细]

细思极恐:小说中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

观众:他写的东西尽管恐怖,但是我觉得他对人性的描写最好看。他是写恐怖小说出身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他的恐怖小说里面都是有原因的。

于是:你说得对,斯蒂芬·金小说里面经常有一个让你感觉非常触动的,就是最恐怖的是人啊。




电影《迷雾》中,众人被围困在超市中产生恐慌的场景

我举一个例子。《迷雾》那部电影你们有没有看过?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恐怖小说的格局,一片大雾包围了整个小镇,有很多人困在极大的美国式超市里面,就是这么一个场景。你说恐怖在哪里呢?当然,迷雾当中出现的怪物吃人,这个是恐怖的……

任战:怪物吃人其实就是美国式恐怖片,它的那种血浆式的恐怖其实不会对你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

于是:对,这个其实大家都有期待,但是真正吓人的是这个超市里面的人的反应。有一些人是宗教狂,他们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宗教的狂热性,让你觉得更恐怖,因为他会杀人。 [详细]

于是,作家,译者。著有小说《六翼天使》《一只黑猫的自闭症》《事后》和评论散文集《慌城孤读》等十余部个人作品。译有《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失落的秘符》《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记》,斯蒂芬·金作品《黑暗塔》《穿过锁孔的风》《杜马岛》,恰克·帕拉尼克《比虚构更离奇》等二十余部英语文学作品。

任战,资深出版编辑,译者。参与编辑了斯蒂芬·金简体中文版的大部分作品,并翻译了他的短篇小说集《日落之后》和最新长篇《乐园》。

  搜狐读书会由搜狐读书、搜狐文化共同创立,主要形式为线下沙龙+线上专题,邀请名家亲临现场,针对人文社会领域的好书、热点话题展开讨论,并与读者进行沟通、碰撞。
  欢迎关注搜狐读书官方微信账号获取更多好书内容、读书会信息。



“搜狐读书”二维码